下载APP

浦发银行谢伟:综合化经营是银行战略转型的推进器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俊丹 北京报道
2016-11-30 12:30

商业银行综合化经营并不是一个新话题。

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欧洲、日本等等国家的银行因应监管政策的变化,纷纷建立了综合化经营模式。

但反观国内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改革的方向,浦发银行副行长谢伟认为:“商业银行开展综合化经营能够切实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

随着金融科技和金融创新推动商业银行加快了融合、跨界发展的进程,综合化的趋势日益明显,探索综合化经营已经是中国银行业改革发展的现实需要。近年来,国内商业银行纷纷加快推进综合化战略,加大对其他非银行领域的投资力度,意在形成综合化经营的金融集团。

从具体情况来看,国有商业银行在综合化经营方面相对领先,股份制银行推进步伐也较快,业态布局较为全面,城商行整体综合化经营处于起步阶段。

11月30日,浦发银行副行长谢伟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第十一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深度解读商业银行综合化经营新模式、新路径。

 

银行综合化经营路在何方?

 

谢伟认为,银行业的根本使命就是要服务实体经济,不能“为综合化而综合化”。未来时期银行综合化经营应重点关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借助综合化经营平台,探索建立特色化、差异化的经营模式。

具体来看,首先围绕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战略,服务PPP模式、产业引导基金、资产证券化等痛点需求,从更高层次上支持国民经济和区域发展。

其次以对产业转型升级的支撑为基础,通过有效整合银行集团跨业态的业务资源,在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三去一降一补”等关键领域发挥作用。例如,在“去产能”方面,通过开展泛市值管理业务,对产业链的核心企业进行批量化方案设计,建立涵盖并购、定增、质押、可转债等多种业务的产品体系,支撑核心企业实施产业整合升级与并购重组等战略。

另外,还包括为客户提供定制化增值服务和提升资产管理业务的能级。商业银行借助综合化经营平台,可以构建集团整体的资管业务链,银行与资管公司、信托、基金、投行等机构各取所长,形成银行集团资产管理业务的生态化经营格局。

二是将综合化经营作为银行战略转型的助推器。建立面向银行集团整体的、集约化的客户经营管理平台和统一产品体系,相当于在银行本体与子公司之上实现更高层次的协调发展。同时完善综合化经营的体制机制,面向综合化经营建立集团统一的资本、预算、考核、风险管理机制,提高集团协同效率和团队素质。构建嵌入客户场景的数字化综合经营平台与建立全面全流程的风险管控机制也不容忽视。

三是运用综合化经营履行社会责任。例如,在支持扶贫方面通过与地方政府共同设立扶贫基金,可以形成较为稳定的扶贫资金来源;通过数字化手段,提供支付结算和财富管理服务,提高普惠金融能力。

四是借助综合化经营,商业银行还可以对自身资产负债的风险属性与特征进行优化和转换,形成更加有效的风险识别、风险缓释手段。例如,盒式期权业务能够将传统的信用风险转化为市场风险,不仅提高了风险敞口的透明度,而且还能提高风险资产的处置效率。

 

浦发综合化经营探索:“六化”归“一化”

 

作为上海国资改革的样本,浦发银行深耕综合化经营之路,提出“六化”归“一化”的发展思路,即通过“集团化、专业化、数字化、轻型化、国际化和集约化”六个方面提升综合化水平。

谢伟表示,综合化不仅仅是集团化,更不是简单的“集群化”,而是提供“一站式”综合服务方案。

银行母体与子公司之间的业务协同是综合化经营的核心,完善协同机制也是浦发银行综合化经营重点探索的方向之一。

具体做法上,谢伟介绍,一是在合规前提下将集团内子公司间的业务内化,确保1+1=2的基本效果;二是建立集团统一的客户共享机制,推进客户共享和交叉销售,实现1+1>2的效果;三是通过跨行业的产品创新,提高多元化服务能力,力争实现1+1>3的成效。

在完成收购上海信托之后,除银行主业外,浦发银行经营领域扩大到基金、信托、租赁、货币经纪、境外投行、村镇银行、科技银行等多个金融业态。

目前,浦发银行集团内各主要机构协同业务规模有70%的增长,形成了一定的整合优势。通过深化综合经营,子公司的协同效应也逐步显现。

在信托行业整体规模增长放缓、行业效益普遍下滑的情况下,上海信托并入浦发银行后的主营业务实现突破式增长,信托收入同比增长130%,净利润增长39%。其他各家子公司也均在营收、利润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返回专题】

聚焦丨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