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毛振华:不要为防范小危机,去积累大危机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北京报道
2016-11-30 14:14

摄影/陈逸航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中诚信董事长毛振华11月30日,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举办的“第十一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发表演讲。

他在演讲中称,从历史经验来看,金融危机爆发存在四大路径,分别是:金融产品流动性丧失、债务不能延续、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和货币大幅贬值。

来一次小型金融危机又何妨?-6.jpg

在他看来,中国同样存在这些酝酿危机的因素,“我们的政府很有能力,但是我们的危机并没有消除,风险还在累积,我们应该正视这样客观现实。”

毛振华指出,中国应警惕爆发债务危机。譬如:债务/GDP增长过快,“2016年一季度末,中国总债务175万亿,债务/GDP为254%,比2008年底增加了107个百分点”。

“我们过去讲,政府、企业和个人三大部门,政府的债务杠杆是比较低的,个人债务杠杆也还很低。”毛振华表示,若算上地方政府债务,加上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中国的广义政府债务率已达109.5%,(美国102%、德国79%、巴西74%),已超过100%这一国际警戒线。

“今年下半年以来,我们的新增贷款中,居民贷款的增长比例一直在50%以上,7月份达到了98%。几乎新增贷款都贷给个人了。所以我们现在面临一个考验,就是债务在政府、企业和个人三个部门,轮番的上涨,像炒股票一样轮番炒作,哪里有空往哪里跑。”针对居民部门杠杆率低的说法,毛振华提出自己的担忧。

来一次小型金融危机又何妨?-10.jpg

此外,信贷产出缺口显著扩大,投机性融资、庞氏融资占比高企,也是中国或将面临债务危机的表现。

“金融危机是我们认为很可怕的东西,实际上在世界上很多国家体会看,危机正好是产业结构的调整,破坏性的调整,改革的阵痛还是做渐进性的改革,渐进性改革损失更小,实际激进性的改革,破坏性的危机也未必都是坏事。”这是毛振华认为“来个来一次小型金融危机又何妨”的理由。

他认为,中国具备应对危机的能力。能力源于:世界第二大的GDP总额、2016年增速6.7%;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国有企业资产总额超过122万亿元,负债约为81万亿元,债务得以覆盖;我国外债占比低,外汇储备对外债覆盖率超过200%,有强大的政府信用。

“来一次小型金融危机,不会根本改变中国经济的方向,也不会灾难性的破坏中国经济的体系。所以我们要建立一种正确的危机观,我们不怕有危机,全世界的发达经济体都发生过危机,他们还是发达国家。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要有这样一个认识,不要视危机为猛虎,为了防止眼前的小危机,而去积累风险,去积攒更大的危机,这个是我们要认识到的。”他说。

来一次小型金融危机又何妨?-5.jpg

 

附演讲全文:

毛振华:谢谢,我出这个题目并不是说金融危机已经来了,或者金融危机马上要爆发。

我想从三个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看法。因为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我只是一个想法。

首先,我们要建立正确的危机观。

我们看看世界经济的发展情况,因为市场经济的一个伴生物就是危机,世界主要发展经济体在他们发展过程当中经历很多次危机,并且1929年大危机是实体经济股票市场发生大危机,世界上再发生的经济危机都是金融危机,金融危机都是债务危机,这样使我们对危机有一个正确的判断是很重要的。中国经过这么长的一个发展,我们没有发生危机,是一个世界奇迹,我们已经创造了奇迹。但是我们这个奇迹还能延续多久呢?换言之,我们是不是说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能发展起来,又不发生危机的国家呢?

危机并不是那么可怕的,所以很多国家都经历了很严重的危机,特别是领头羊美国,经历了很多次危机。但是危机并没有改变经济增长的长期趋势,美国还是美国,发达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当然金融危机是我们认为很可怕的东西,实际上在世界上很多国家体会看,危机正好是产业结构的调整,破坏性的调整,改革的阵痛还是做渐进性的改革,渐进性改革损失更小,实际激进性的改革,破坏性的危机也未必都是坏事。所以列宁说过“危机是新生物的催生口。”我们看到危机并没有那么可怕。

危机前后各个国家人均GDP的变化趋势依然是上升的,所以特别是有着自己创造力的国家。

我一般讲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爆发有四个途径,金融产品的流动性丧失的危机,美国的次贷危机是这样的情况,它的特点是金融产品的风险爆发以后,杠杆性交易引发价值下降,最后引发金融机构本身的资不抵债。第二是欧洲债务不能延续的危机,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国债发不出去了,这是欧洲最近的危机。还有资产价格泡沫破灭的危机,还有货币大幅贬值的危机,日本和亚洲金融危机都是几个主要的方向。

中国人都储蓄,中国人的债务低,其实也未必尽然,最近发展的很快。今年下半年以来,我们的新增贷款中居民贷款的增长比例一直在50%以上,7月份达到了98%。几乎新增贷款都贷给个人了,所以在中国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考验,就是债务在政府、企业和个人三个部门,轮番的上涨,像炒股票一样轮番炒作,哪里有空往哪里跑,其实个人债务也要高度的关注它的风险,因为个人债务直接推高和个人债务相关的资产价格,这个泡沫也是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信贷产出的却显著扩大到危险的区域,我们信贷产出缺口已经早就超过了主要发达国家危机前的水平,所以这也是我们要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

另外,所有的债,所有的危机都是由某些点引发的,某些债务危机引发的,某个公司,某个系统,某一大的领域发生债务危机引发的。我们看现在的投机性融资,庞氏融资占比,大部分可以说根本没有想过还本的事,还息也是靠扩大债务来完成的,这具有庞氏一些基本的特征。更重要的是现在投机性金融,全民搞金融,问题不小。2007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我们分析的时候其中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得到公认的就是叫做过度金融化,全民搞金融。现在看中国难道不是全民搞金融吗?我们30多年的老兄都在搞金融,现在80、90后都用互联网搞金融,中国的金融不是那么不充分,有限领域不充分,大多数领域很充分,而且是过分,如果不正确的区分,不正确的判断,全民金融,所有资金都涌向金融,只会催生金融泡沫,爆发金融风险。

另外要防止金融杠杆交易和货币贬值引爆的危机,去年我们的股票市场在加杠杆的背景下飙升到5000多点,最后收缩杠杆的时候跌到2000多点,引发市场很大的抵触,债务回购市场也出现危险信号。大量资金寻找出路的时候,杠杆是大家追逐的目标,全民追逐这种所谓的高回报、高利息,这样情况下一旦加杠杆资金就会往里涌,资金拥挤就会出现溢出效应,这对杠杆性交易要高度关注,现在我们有些部门还是在推杠杆性交易,推动金融创新,现在其实应该是引起高度的重视。另外人民币贬值也是在高度关注的。当然有人说人民币对外贬值的话,对内支撑我们的资产价格有好处,资产价格的支撑对于整个金融风险的稳定有好处,所以也许我们在一个外汇的贬值通道上,对于整个资产价格的预期和整个金融风险的控制是有更好的帮助,但是大规模的贬值也会引发系统性的风险。

总结来说,我们中国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具备应对危机的能力,来一次小型金融危机,不会根本改变中国经济的方向,也不会灾难性的破坏中国经济的体系。所以我们要建立一种正确的危机观,我们不怕有危机,全世界的发达经济体都发生过危机,他们还是发达国家。所以对我我们来说,我们要有这样一个认识,不要视危机为猛虎,为了防止眼前的小危机,而去积累风险,去积攒更大的危机,这个是我们要认识到的。

当前有哪些地方我们要防止呢?首先要认识到防风险的作用。2008年以来就知道一定要稳增长,稳增长才可以防风险,风险增长中时间可以消纳,时间是最大的窗口,通过时间可以把风险消退,但是时间也是很残酷的,会积累很多很多的风险,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过去是把稳增长作为防风险的前提,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应该说我们经过美国金融危机,已经八年过去了,我们守住了这个底线。另外我们也看到,的确货币的利用效率大规模下降,2元多的M2才能换来1元的GDP,我们要1元的信贷是过去能够带来0.8元的GDP,现在只能带来0.33元的GDP货币效率下降。现在要稳增长就要防止出现危机,反过来把防风险作为稳增长的前提,在这两者之间我们今年看到的风险,看到的转化,高层也是看到了这样趋势,两者之间重心的转移稳增长作为防风险的前提,变为防风险作为稳增长的前提,过去我们八年来的双底线的思维中要把这两个前提作为一个转换,这也是个很重要的指导思想的转换。

另外建立一个长效机制,建立投资的约束机制,债务的约束机制,预算的约束机制,要防止重复过去经济计划的覆辙,80年代到改革最后建立经济体制的时候是有思考的,但是现在由于政府和国有企业非常容易,通过债务工具获得大量资本,获得大量资源的配置能力,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这是我们整个全社会最大的一个风险。

扩充股本,企业股本上升为国策,中国的问题是大家都想当债权人获得高的回报让别人干活,很少有人愿意投资别人。所以在整个市场弥漫追求高收益固定回报的风气,我们要用政策引导,大家知道总资产的变化下降是很难的,但是结构变化是可以的,我们提高股本率可以降低负债率,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选择。

另外增加可交易的资产规模对冲货币存量,风险是过度的货币化带来的,同时我们发现能不能找到还没有货币化的领域呢?还有没有货币销量的场所呢?我提出几个,一个是关于地,是很有机会的土地改革。如果说把我们土地制度进一步改革,现有的基础之上,现有确权基础之上稳定长期承包制的基础之上,流转制基础之上进一步改革,让农村的土地彻底的成为和城市土地一样的土地所有权归国家,而不是归集体,使用权归农民个人,而不是归集体,没有什么承包权,这样的话使用权可以进行交易,国家管住的是土地的使用性质,农地就是农地,不能成为非农地,我觉得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现在整个宏观经济的稳定,可以吸纳大部分的货币。像我们80年代的城市化这么高的水平情况下,加入到城市大集体人口,他们都来源于农村,他们都有很强的土地情节,有可能回去投资农村,让这部分钱回到农村去,给到最需要钱的农民他们消费也行,他们到城里摆个摊,不要光身进城,也是很好的,对整个缓和国民经济,拉动国民经济增长,改变国民经济的体制也是至关重要的。全世界的土地制度只有中国是这样的,别人的土地制度也很稳定,也没有问题,为什么中国集体所有制就是好的呢,要进一步的解放思想,进一步改革,这样对整个金融风险的消纳,对于整个国家的改革是很大的帮助。另外国有企业产权进入市场,这样也能够吸纳相当部分的资本,防止滥发货币造成的巨大冲击。

我讲的内容既不代表服务的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也不代表跟我有关的中诚信公司。谢谢!

(根据发言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编辑:闫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