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快乐跑团赵福明:跑马者都是追梦人

21世纪经济报道 饶守春 北京报道
2017-01-07 16:53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与梦想,也都在看风景的时候成为他人眼中的风景。虽然目的不同,但吾道不孤的是:都是追梦人。”

1月6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快乐跑团的赵福明说。

尽管自2015年9月才开始跑步,但迄今为止赵福明已经参与了8个马拉松,这其中也包括刚举办不久的2017建发厦门国际马拉松。

而在日常跑步与参加马拉松之余,赵福明还参与组建了快乐跑团。这个仅在去年3月下旬成立的跑团,目前已经拥有团员2000多人,且范围集中在北京地区,日常工作也只是为了跑步而进行一些例行训练,或组织大家参与到马拉松赛事中。

对于未来马拉松的发展,赵福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自己坚信这项运动会在未来发展成一项重要的国民体育运动项目,发展也会更加成熟和系统。

 

体育从业者的跑马路

在介绍自己的职业时,赵福明并没有仔细地说出具体的工作,只是强调自己是体育行业的从业者。但在说起自己与跑步之间的缘分时,却突然打开了话匣子。

“我从2015年9月开始跑步。喜欢上跑步,是因为跑步相对简单,不受场地及时间的限制,更能够享受独自放空状态的安宁。”赵福明说。

他解释,跑步作为一项简单易操作的运动,虽然开始跑很容易,但坚持下去却很难。但他也认为,正因为身边很多朋友在跑步之后有了更多的期待与追求,随之进行的一些跑步计划,在生活与工作中间接地磨练了自己的耐性与提振了自信心,因此也提升了生活与工作的质量,“只要不过度痴迷,还是很是有益的,也能为家人,朋友,同事带来积极影响”。

而在介绍自己的跑马“生涯”时,赵福明表示,尽管自己开始跑步的时间比较晚,但参加马拉松赛事却离开始跑步的时间很近。

“第一个马拉松赛,选在了2015年10月17日的长城马拉松,基于对其他赛事的陌生,所以即便这场马拉松比赛的难度较高,却也没有让自己的心里有太大的压力,甚而觉得马拉松不过如此,最终以3小时55分完赛,谈不上满意或是不满,倒是有些平淡如水,终究并没有为自己留下太深的印象。”赵福明说。

正是在这样的起点中,赵福明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已前后跑过了8个马拉松赛事,以及一堆半程马拉松赛事,但也在中途弃赛了一个马拉松。

谈起自己印象中最深刻的马拉松赛事,赵福明想了想,最后还是认为2016年的北京马拉松让自己印象最深刻。

“姑且不提这场比赛圆了自己的破三梦,也不提人员众多高手云集,姑且感受一下在祖国心脏跑马,在儿时教育中的祖国圣地跑步,便会让人兴奋不已。”赵福明解释。

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交流中,赵福明亦谈到了刚跑过了2017建发厦门国际马拉松(下称“厦马”)。他描述,厦马的路线设计在国内一定是属于顶尖水准,路途风景非常美,但同时也属于难度很高的一项赛事,原因则是“厦马的路线很多上下坡,这给身体带来的负荷很大,也让自己跑步时调整配速带来了难度”。

 

跑马者与追梦人

虽然跑马时间不长,但对于赵福明来说,他已经对此积累了不少科学的经验。

赵福明表示,作为普通路跑爱好者而言,以健身为目的的跑者未必需要更多的训练,但跑马者不同,“在42.195公里面前,都需要怀有一颗谦虚谨慎理智的心”。

“严格来讲,马拉松作为一项极限运动,本身就不属于健康跑的范畴。基于马拉松的小众性被大众化的趋势,窃以为需要产业相关方都有义务推动正确认识马拉松与路跑,健康跑与马拉松等内容的区别与联系,更有必要对大众爱好者们科普相关知识,加深跑友的认识,降低马拉松或路跑的风险。无论是政府还是从业人员,无论是商家还是选手,都需要以更理性客观的态度来对待,既不能因噎废食,又不能三人成虎。既不需要夸大其辞,也不需要盲目自信。”赵福明说。

但对于自己,赵福明直言自己对于跑马的配速有自我的要求,因此进行的训练计划自然不同。

“一般以某个比赛目标为终点,制定出从此时到彼时时间范围内的一系列训练内容,有针对性的训练不同方向,比如身体素质训练,心肺功能训练,节奏跑训练,长距离训练,那一般一周进行两次路跑的强度训练即可,再多则可能因为身体没有足够的恢复从而导致训练效果大打折扣。一般我周二间歇训练,周四节奏跑训练,周日进行长距离训练,其他时间穿插身体素质训练。”赵福明说。

也就是在对自我的训练有所计划之余,以及对跑步的热爱,快乐跑团由此诞生。赵福明介绍,快乐跑团成立于2016年3月20日,当时成立即是出于公益性的前提,因此也聚集了一大批拥有共同愿望的志愿者。而发展至今,快乐跑团已拥有成员2000余人,且成员大多来自北京地区。

“基于兴趣细分,又有诸多跑团的二级兴趣爱好群,比如训练营,徒步群,越野群,自由泳群,装备群,志愿者群,各赛事的跑团临时群等等,目前跑团以科学训练,快乐奔跑为理念,于每周二,周四,周日进行例行路跑训练,目前已组织七十余期训练,参与人数达3000余人次。”赵福明介绍。

对于未来快乐跑团可能的发展,赵福明表示,一路走来跑团原有的管理运营方式已严重不匹配之后的发展,因此跑团的核心志愿者经过频繁深入的沟通探讨,希望以公司的形式来运营跑团,“一方面通过凝聚众人之力,筹集资金,注入跑团运用所需的基本资金,另一方面给有志于跑团发展的志愿者以更广阔的舞台,最终呢,希望跑团探索出适合公益方向的健康发展路线”。

而在最后,赵福明谈及一年多来对跑马印象最深刻的记忆,说了下面的一席话:

“跑步这事儿,从一个人跑到一群人跑,从一场赛事到另一场赛事,从一座城市跑到另一座城市,几十人的喧嚣乃至几万人的狂欢,从一条狗的跑马之旅到各种角色扮演轮流登场,从十来岁小朋友的初登跑道到久经沙场鹤发苍颜的老先生,经常会有那么些事情让自己忽的感动莫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与梦想,也都在看风景的时候成为他人眼中的风景。虽然目的不同,但吾道不孤的是:都是追梦人。”

与此同时,他也认为马拉松产业也必将作为一项重要的国民体育运动项目,发展出更加成熟,更加系统,更加全面的内容。

“即便参与者的热情降低,但是总人数会大大增加,这同样会催生出更有特色的马拉松赛事IP,以及围绕马拉松或路跑这个载体衍生出来的更具有吸引力的内容。”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