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源资本加码早期投资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北京报道
2017-02-18 07:00

纪源资本正在面临新的挑战,除了募集新的人民币基金,组建管理团队并完成团队磨合,还有其将如何用美元基金的风格...

纪源资本正在面临新的挑战,除了募集新的人民币基金,组建管理团队并完成团队磨合,还有其将如何用美元基金的风格,影响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策略。

“近几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在不断变化,有些领域的企业更适合在中国市场上市。比如,金融、文化娱乐的项目更适合用人民币基金进行投资。这样的趋势下,我们需要有适当的币种来进行相应的投资。”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说。

纪源资本之前也有合作的人民币基金。

此前,纪源资本管理有三只合作的人民币基金,分别是上海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规模约4100万美元,股东就有纪源资本的美元基金LP)、纪源科星(有限合伙,规模为6.5亿元)、纪源源星(有限合伙,规模为10亿元)。

对纪源资本来说,正在面临新的挑战:组建新的人民币基金管理团队并完成团队磨合,募集新的人民币基金。此外,其将如何用美元基金的风格,影响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策略。

因为,在业界印象中,纪源资本主要投资互联网领域,其在华代表案例包括阿里巴巴、优酷土豆、去哪儿、YY、滴滴出行、途家等。此后,其投资领域是否会发生调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纪源资本正在进行新人民币基金募集的相关筹备工作,与美元基金LP的沟通已经在进行中,新的人民币基金募集工作有望在2017年下半年正式启动。

符绩勋介绍说,人民币基金的在华投资将主要由纪源资本的中国团队(包括符绩勋、李宏玮等)进行,分配机制上以中国投资团队为主、兼顾全球团队的利益共享。

扩充投资团队

2017年年初,纪源资本(GGV Capital)宣布任命徐炳东为管理合伙人。在加入纪源资本之前,徐炳东是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的董事总经理,更早之前他任职于中信资本和华盈资本(TDF Capital,2007年华盈创投同KPCB合作成立凯鹏华盈),代表投资案例包括宝宝树、喜马拉雅FM、51信用卡、美柚、康辉医疗等。

“GGV的团队中没有人坐享其成,创始合伙人也一直在一线谈项目。每个人都在贡献、每个人也都很强,这是我认可的合伙人文化。”2月,徐炳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符绩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是以新一代合伙人的标准来做选择。“GGV一直是以投资表现为导向的,我们要求每个人都是精兵强将,不断投出更好的项目。从这个角度来说,自我要求是非常重要的。”

2016年,纪源资本共计投出3.7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对超过30个新项目的投资和向近30个已有投资项目的追加投资;向LP返回超过5亿美元的高额现金回报,并仍持有121家被投企业的股权,旗下独角兽公司(市值大于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17家,准独角兽公司(市值大于5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5家。这样的投资业绩背后,是包括五位管理合伙人、三位投资合伙人(Venture Partner)在内也不到25人的投资团队。

对于每家公司来说,人才从来都是发展的关键。2016年,纪源资本新招募了四位高级投资人才,并扩充了其中美两地的投后管理团队。

纪源资本新近引入的投资人士包括:前海纳亚洲董事总经理徐炳东、前去哪儿网COO彭笑玫、前Twitter及Pinterest产品负责人Jason Costa、硅谷风投基金Haystack管理合伙人Semil Shah。其中,徐炳东担任管理合伙人,彭笑玫、Semil Shah为投资合伙人,Jason Costa为入驻创业者。

符绩勋第一次见到徐炳东也是在2005年。当时,纪源资本设立了第一个中国办公室,与华盈资本共用一个办公地点,两家的团队经常一起聚餐。

“我们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相互之间也已经有默契在,大家在很多事情上有共识,文化背景、做事方式都很相似。”符绩勋所说的“一段时间”,是2005年至今的这12年。

从得到邀请到最终决定加入,徐炳东用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与纪源资本团队沟通。其间,他见了GGV的五位管理合伙人。

迟迟未有应允加入的主要原因是,和很多优秀的年青投资人一样,徐炳东此前也想过成立自己的投资基金。最终让他欣然加入的理由是,“这个平台的发展空间和文化包容度是非常强的。大家愿意互相帮忙,最后相对更尊重合伙人自己的判断。和自己创立基金比起来,加入有资深合伙人又有独立主导权的基金是更好的选择。”

纪源资本的决策机制可以保证每个合伙人都有一定的主导权。只要一个项目无重大原则性问题,单个合伙人就有相当大的话语权推进投资事宜。

“我们鼓励每一位合伙人,不需要太拘谨,把自己对项目的想法讲出来。你的意见可以和其他合伙人的意见不一样,需要让其他人听到。”符绩勋补充说。

纪源资本的投资团队同时在中美两地进行投资。徐炳东说,加入GGV之后开始调整自己的作息习惯——因为经常和美国团队一起开会,团队成员每天都会早早的开始工作。

除了投资决策上对合伙人话语权的保障外,2016年开始建设的投后管理团队也是纪源资本推进早期投资、深耕在华投资的一大举措。

“成立专职的投后团队可以释放投资团队的时间,让合伙人能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被投企业的长期发展战略。”符绩勋表示,投后团队正在组建阶段,这是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的重要工作之一。

谈及中美以外的投资机会,符绩勋说:“中国和美国有大量的创业人才,包括连续创业者。我们观察到有很多人在印尼等地区复制中美的成功商业模式,也会有选择性的投资这类项目。但GGV仍将把中国和美国视为最主要的投资地区,这两个市场已经足够大了。”

加码早期投资

“我们之前一直都是投资早中期,很多时候都是在公司拿到天使、小A轮之后进入。随着GGV网络的不断扩大,我们触及到了很多更早期的投资机会,需要有更多合适的同事来把握这些机会。”符绩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华运营十几年后,GGV团队积累了大量的创业者人脉;很多曾经的被投企业CEO成为了基金出资人,也常为团队推荐优质的早期投资项目。这些资源都为基金带来了很多更早期的投资机会。

之前,纪源资本相对关注B轮投资、项目估值主要集中在4000万美元-1亿美元的区间,而徐炳东之前的投资主要集中在A轮,这将很好地补充纪源资本在创业公司早期阶段的投资布局。

“从长期来看,我们希望能投的更早。过去五年时间中我们也在不断地往这个方向调整。”符绩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值得一提的是,符绩勋在2006年加入纪源资本之前负责德丰杰环球基金亚洲区的投资,以3000万美元的估值完成对百度的投资。

实际上,纪源资本从2013年就已经开始尝试参与到更早期阶段的投资。从这方面来说,童士豪的加入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

2013年,童士豪以管理合伙人身份加入纪源资本,在此之前,他是启明创投的主管合伙人,专注于互联网和消费类领域的投资。

童士豪出生在台湾,在美国成长和求学,在中国大陆工作生活多年,这样的成长经历让他非常认可并且适合纪源资本跨中美投资的方式。加入纪源资本之后,童士豪开始同时在中美两地进行投资,投出了Musical.ly、Wish等由中国创业者创办、面对美国消费者的产品。

2016年4月,纪源资本完成了总额12亿美元的新基金募集,包括总额9亿美元的第六期基金和第六期精选基金、面向中国市场早期投资的总额2.5亿美元“Discovery Fund(启航基金)一期”、由多位被投企业创始人作为出资人的5000万美元第六期“创业者基金”。其中,启航基金让纪源资本团队可以投资更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包括天使阶段的项目。(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