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港马历史 跨越山河大海

21世纪经济报道 尤丹婷 香港报道
2017-02-25 07:00

2017年2月12日清晨,逾七万名“香港马拉松”参赛选手陆续跨过了起跑线。一年一度的香港体育盛事序幕拉开。当天中午,...

2017年2月12日清晨,逾七万名“香港马拉松”参赛选手陆续跨过了起跑线。一年一度的香港体育盛事序幕拉开。

当天中午,人称“水哥”的张树槐手肘与手腕上缠着纱布忍痛冲过终点,完成了他人生的第62场42.195公里全马比赛。(水哥之名,因其英文名“Walter”而来。)

他在起跑后大约八公里的地方不小心摔倒,起初以为只是皮外伤便继续比赛,没想到手上的伤口一直“飙血”,引得途人侧目。他只好去救护站处理伤口,再带伤坚持比赛。“不过成绩依然比2002年第一次跑全马时快”,水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张树槐,59岁,香港最早的一批马拉松爱好者,知名的跑步专栏作家,现任恒生银行传讯与可持续发展总监。他笑称“因为中年危机”四十岁才开始正式练跑。至今他已在五大洲完成包括“世界马拉松大满贯(World Marathon Majors)”在内的62场全马比赛。

2002年2月,包括水哥在内,第六届“香港马拉松”共有2345名选手参加全马比赛。这个数字已经比1997年香港业余田径总会举办第一届“香港马拉松”时所有组别共1076位参赛者的情况有了大幅提升。

事实上,自1997年起“香港马拉松”每年都会刷新参赛者人数纪录:2001年总参赛人数突破一万;2011年全马参赛者人数超过一万;到了今年的第21届更有共约7万4千人参赛,全马参赛者达1万6千余人。赛事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港马也一步一步地获得了国际田联的认可,终于在2016年升级至“金标道路赛事”。

香港市区人口密集、寸土寸金,公共的标准运动场是绝对的奢侈品。但这反而孕育出了香港跨越山川和大海的独特练跑体验,也包括“星光熠熠”的宝云道(Bowen Road)。这是一条位于港岛湾仔半山的道路,依山腰而建,东面连接湾仔区司徒拔道,西面连接中西区马己仙峡道,约长5公里。水哥是宝云道的常客,他说偶尔会在跑径上遇到陈奕迅和许志安练跑,也在山顶遇到过正在跑步的刘嘉玲。

“香港马拉松”全马比赛的路线途经市区道路、过海隧道、跨海大桥等“三隧三桥”,地势起伏、路况复杂,被誉为“亚洲最难马拉松赛道”。“香港马拉松”的主办机构香港业余田径总会主席关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香港地方小,方方面面有很多限制,每年组织比赛都要小心应对各种挑战。

“尤其在交通方面,不像在内地组织比赛,就算封住其中一条路,车辆能选择走支路绕道。在香港有时候这条道路封住了,就没有别的路径了”,关祺说,他们也会偶尔接到市区赛道两旁居民投诉比赛噪音太吵,“我们小心要平衡各方面的关系”。

据关祺介绍,这场七万四千人的城中运动盛事背后,是大约100个全职员工、5000位志愿者和另外2000位警察、政府各机构人员的数月的齐心配合。另外,好在如今选手的报名费与赞助费用已经可以基本覆盖组织活动的开支,有时还略有盈余,“香港马拉松”也不再面对财务上的窘境。 (赛事盈余会再投入田总的推广教育活动之中。)

港马史话

如今的“香港马拉松”像一张闪亮的城市名片,但早年香港的全马赛事曾因财务困难等问题数次停办。

1969年,由香港业余田径总会主办的第1届马拉松赛于元朗举行,得到香港商界与体育界元老韦基舜赞助,并由其主持鸣枪起步。比赛以元朗大球场作为比赛的起点和终点,吸引了来自8个国家或地区共27位跑手参与。

韦基舜回忆往事曾对媒体表示:“以前,当时的香港政府并不支持运动,一直是靠有心人出钱出力支持的。(香港《运动版图》杂志在2010年5月刊)

其后,由于种种原因长跑比赛多数由香港业余田径总会(下简称“田总”)的属会零星举办,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开始由田总复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田总在1992年与1993年连续举办了两届跨越两地的“港深马拉松”比赛。赛道以上水为起步点,沿大埔高速公路经落马洲黄冈口岸,转入内地,向终点深圳市体育中心进发。

关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当时“深港马拉松”先由国务院批准,再与深圳市政府做沟通,透过很多内地政府部门的协作参与最终成功举办。在选手们的过关手续上,当时田总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尝试,“前一晚在香港办完所有的过境手续,第二天(让选手)从一条‘密封’的通道跑过去内地”。

在1992年的“深港马拉松”赛上,香港选手吴辉扬跑出2小时24分51秒的香港最快华人马拉松纪录,这一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1992年的“深港马拉松”获得了两家企业的赞助,而1993年因其中一家企业退出,约200万港元的组织费用便由剩下的一家扛了下来。但因1994年赛事的预算大幅上涨,却无法筹措到足够的资金,这一赛事仅两届就宣告流产。“我们觉得它将会是非常有潜力的赛事”,本计划继续赞助第三次深港跨境马拉松赛的某运动品牌营销总监得知取消的消息后失望地表示。(据1993年11月30日《南华早报》)

直到1997年,经专门的体育公司介绍,田总终于找到了固定的赞助伙伴渣打银行,并设立了新的“香港马拉松”系列赛事。1997年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的历史性时刻,首届渣打“香港马拉松”由上水为起点,途经黄岗,以深圳为终点。不过,此后赛事就完全在香港进行了。

冲出香港与冲向香港

水哥说他2002年“战战兢兢”地在香港完成全马初体验之后,便开始动心思想冲出香港去别的地方参赛。8个月之后,他只穿着短裤和短袖迎着初冬北京的寒风站在了第22届北京国际马拉松的赛道上。“那时连我在内只有5个香港跑手,第一次在外地比赛我也没有经验”,水哥笑言,寒冷天气使他本来想放弃,但还是凭借意志力一直坚持到完赛。

“朋友说我是‘爱国’马拉松跑者: 在内地跑了14个全马,和跑友筹款在云南兴建希望小学,是苗圃的大使,也发动恒生内地同事参加跑步筹款”,水哥说,他乐见马拉松在内地越来越受欢迎,内地新的赛事整体上也越办越好。

另一方面,不少内地跑者开始将“香港马拉松”视作冲出内地的第一站。据田总数据,今年来自香港之外的跑手大约有一万人,其中约四五千来自内地,另外台湾地区和日本的参赛者也很多。关祺说,内地参赛者的数量在近两三年急剧上升。

关祺表示,希望未来可以继续维持“金标道路赛事”,并逐渐加大全马参赛者的名额,使之成为一个主要项目,不过由于道路总量限制,目前74000人的总参赛规模预计不会再提升。(编辑:闫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