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期权原油期货有望相继推出 衍生品大年再临

21世纪经济报道 常亮 上海报道
2017-02-28 07:00

衍生品市场在经历“阵痛”后,正在迎来恢复和发展的机遇。2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就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等...

衍生品市场在经历“阵痛”后,正在迎来恢复和发展的机遇。

2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就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等情况举行发布会。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去年“黑色系”期货炒作生猛,证监会积极采取措施防范市场风险。今年将推出一些新的品种,包括农产品期权。原油期货也将争取尽快推出。

“衍生品不是坏孩子”,著名金融学者理查德·桑德尔的这一著作正在为目前的市场发展趋势做出注解,无论是中央一号文件对衍生品作用的强调,还是近期股指期货的“松绑”,都在预示着2017年将成为“衍生品大年”。

市场吃下“定心丸”

“期货市场的‘大小年’规律比较明确,一是经济周期变化带动现货市场,并反映在期货市场,二是期货新品种上市和对交易制度的改革也有周期性。”沪上股指期货投资者王海峰表示,“今年无疑将是一个衍生品市场的大年。”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由于股市异常波动的临时限制性措施,王海峰从股指期货主战场转移,在商品期货市场辗转腾挪。目前他已经做好了对农产品期权品种的研究,在新的维度上开发出更多的交易策略,上海众多期货投资者与他一样,正在翘首期盼传言中在3月份到来的农产品期权。

对衍生品市场的临时性限制措施,以及去年黑色系期货市场的行情,令众多期货投资者感到忧心忡忡:“一放就乱”是否会造成“一收就死”?每次政策调整对期货市场而言,留下的总是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的市场发展停滞乃至倒退。

然而,这次的情况有所不同,监管层对衍生品市场行情予以辩证看待。

“去年煤、钢、焦为代表的黑色系商品期货交易比较活跃,价格波动相对大一点。有关背景是:我们一方面在推进去产能,另一方面房市也比较热,所以国内相关品种的供求关系有一点紧张。同时,投机资本在我们国家金融体系当中占比较多。在任何一个市场上要炒作,以下两个条件都要满足。首先要有一定的故事可以说,另外也要有资金。这两个条件在去年的煤、钢、焦期货品种上都满足。所以,我们看到去年确实一些投机资金来势凶猛,炒作也很生猛。”方星海指出。

对于衍生品市场的作用以及接下来的发展,监管层释放出更为坚定的政策信号。

“证监会秉持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着力推动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产业客户服务,发挥期货市场真正的两项功能:一是价格发现,二是有助于产业客户防范风险。落实这两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不需要这么高的交易量,所以我们去年把那些虚高的交易量压下来了。采取的措施有以下几项:提高交易费用,适当增加保证金的要求,特别对一些上蹿下跳的账户做了每日开仓量的限制,对那些违规账户停止交易、立案稽查。总的理念就是市场不需要虚高的交易量,要发挥期货市场本来的功能,不忘初心。去年监管的结果大家可以看到,市场还是比较满意的,交易总体是平稳的,期货的价格总体上没有超过现货的价格。”方星海指出。

事实上,早在2月17日闪电“松绑”的股指期货市场,已经成为政策回暖的风向标。

“期指松绑意味着6·15股市异常波动步入尾声,中国重新恢复金融期货话语权,有助于股市摆脱单边市格局。国内期指从限仓到松绑仅用时1年半,说明监管层对股指期货功能的发挥高度重视。”海通期货研究所所长高上认为,“‘松绑’一周以来,三大期指贴水变化不大,市场基本消化期指松绑启动带来的影响。未来预计松绑进程仍将沿着‘小幅慢跑’方式推进。”

农产品期权原油期货加速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层对农产品期权和原油期货的进一步发展,再次予以明确。

“考虑到期货市场的作用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服务于实体经济和产业客户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今年计划推一些新的品种,比如说农产品期权。我们还正在进一步推进原油期货的准备工作,争取尽快推出。我们会加大力度,使市场上有更多的产品。在交易监管方面,仍然会秉持去年的理念,我们不需要虚高的交易量,要在定价功能发挥上予以重视,并推出更多措施,比如引进更多的产业客户,使得定价的质量更高。”方星海表示。

大连商品交易所负责人表示,大商所将积极贯彻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尽快推进豆粕等农产品期权上市、加大生猪等相关农产品期货品种的开发研究力度,继续试点“保险+期货”。

目前,豆粕期权仿真交易已经运行近5年,陆续开展了所内仿真、部分会员仿真和全市场仿真,2016年8月正式面向全体会员开展期权仿真交易演练活动;2017年2月6日起,郑州商品交易所亦已开展白糖期货期权仿真夜盘交易。

“有期权工具的存在,会增加博弈的维度,特别是增加‘时间’这一维度,不过我们还要观察具体交易情况落实如何,如买卖差价、成交金额等,如果满足不了专业投资者的需求,参与者不会很多。”广济桥资本宏观对冲和CTA策略基金经理袁玉玮表示。

对于外界一直关心的期货市场国际化问题,除了原油期货尽快推出的政策消息释放以外,监管层亦再次强调我国期货市场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定价的影响力,显示期货市场改革仍将继续攻坚克难。

“我们也会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引进境外的一些产业客户参与境内期货市场交易。大家知道,期货市场,特别是大宗商品期货,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市场,如果人为隔离了境外产业客户参与境内期货市场的投资,这不利于境内期货市场良好定价的形成,不利于我国期货市场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也不利于提升我国参与国际资源配置的能力。所以我们要继续推进相关工作。”方星海指出。(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