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抢滩在线租衣: 君联资本、拉夏贝尔等投资多啦衣梦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北京报道
2017-03-04 07:00

共享经济在国内可谓无处不在。君联资本早前在出行领域投资了神州租车,在住宿领域投资了优客逸家和小猪短租,在服装共享领域则选择了多啦衣梦。

3月1日,会员制时装共享平台多啦衣梦宣布完成1200万美元A+轮投资。本轮投资由君联资本领投,服装品牌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战略跟投。

多啦衣梦拥有超过2.5万个款式的50多万件服装,合作的品牌和设计师过百。在这个租衣平台上,用户只需缴纳不到300元/月的会员费,即可享受无限穿衣、五星洗护、往返包邮三大服务。

多啦衣梦创始人、CEO梁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女生不断买衣服的驱动力是对服装多样性的追求,而不是出于某个品牌、质量、款式的热衷。”

一位昵称为“Lancy”的女性用户,2016年全年通过多啦衣梦选择了212件服装,为这些总价超过8万元的服装支付的使用费用仅为2828元。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靳文戟指出,中国的消费已进入“共享时代”。从出行、住宿到日常的时尚消费,共享经济在国内可谓无处不在。君联资本早前在出行领域投资了神州租车,在住宿领域投资了优客逸家和小猪短租,在服装共享领域则选择了多啦衣梦。

与面向一线城市女性群体的在线租衣企业不同,多啦衣梦主要通过合作的服装品牌商和设计师为平台输入服装,并未将“买手模式”作为平台增添服装的一种选择。

究其原因,梁亮做量化交易出身,是一个逻辑至上和数据为王的理工男。在他看来,买手的偏好会影响平台的服装风格,希望平台的调性“是自然长成,而不是塑造出来的”。

服务新晋消费主力

过去十几年中,电商行业的迅速发展培养了消费者在移动购物、手机支付、快递物流等方面的新习惯,这为2015年启动的国内在线租衣市场提供了较好的用户习惯基础。

经过几年的“共享经济”大战,分享模式已渗透到人们的生活方式中,并培育了众多的消费者。90后新生代乐于通过手机移动端解决衣食住行的消费习惯正改变着服装业的发展,时装租赁共享顺势而生。

2015年开始,国内开始出现多家在线租衣创业企业,其中,衣二三在2016年4月宣布完成千万美元A+轮融资,由IDG资本领投,真格基金、清流资本、金沙江创投跟投;女神派于2016年底完成由北极光创投领投,经纬中国、上轮投资方华创资本和多位国际时尚品牌投资人跟投的1800万美元A轮融资。

与衣二三、女神派的用户主要位于一二线城市尤其以一线城市为主的年轻白领用户不同,多啦衣梦的服务主要面向二三线城市的年轻女性用户。

截至2016年底,平台已经拥有付费用户6万人,注册用户50万人。从地区上看,用户主要集中在四川、广东、浙江、湖南、福建等服装产业发达且人口密集的大省;从年龄层上看,平台上过半的用户是90后群体,绝大多数用户的年龄不超过33岁。

“每一次的消费升级,首先是‘人’的升级。往往是一批新的消费群体出现,他们又有需求没有得到满足。”靳文戟表示。

梁亮告诉记者,出生于1985-1995年的千禧一代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不高,喜欢的就会去消费,需求也更多元”。

靳文戟这样介绍这个用户群体:“她们很喜欢时尚,喜欢看《小时代》。生活在二三线城市但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乐于通过租衣网站接触到更多新鲜、时尚的衣服。”

联手服装产业伙伴

根据多啦衣梦披露的信息,此次融资将有助于提高自身的产品和服务,通过推进服装柔性供应链进一步发展,利用现有会员规模吸引服装设计师品牌入驻平台,这两条路都会给用户带来越来越好的产品体验。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早前通过君联资本投资团队的引荐,多啦衣梦与拉夏贝尔开始接触。本次的A+轮融资中,拉夏贝尔作为战略投资方出现在投资人名单中。

据拉夏贝尔投资部投资经理刘丽卿透露,该公司已经与多啦衣梦在供应链方面展开了小规模合作,“不排除之后有更多更紧密的合作,比如在零售渠道上进行创新合作的探索”。

对拉夏贝尔来说,在线租衣平台让潜在消费者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试穿服装,提高在用户中的知名度、带来更多消费者;对多啦衣梦来说,公司需要包括上游供应商在内的产业资源,拉夏贝尔在上游供应链和下游零售渠道方面的产业优势可以为企业发展带来更多资源。

值得提出的是,多啦衣梦是同行业唯一一家自营衣物护理中心的时装共享平台,拥有面积为2.5万平方米的衣物护理中心,这让平台收回的衣服在6个小时时间中即可以完成返回“入库-清洗-养护-再次出库”的流程。与顺丰在物流配送上的合作,也让服装可以以较快的速度到达用户手中。

截至3月,多啦衣梦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会员费用。“当你做得足够好,需求就会找到你。”梁亮说,饰品的出租和销售、向服装品牌上输出用户行为数据分析等都是可行的收入来源,但目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日常装在线租赁的业务上。

2017年春节,一位用户给梁亮发来了自己小孩的一段语音,“多啦衣梦为什么不上小朋友的童装啊”;四川的线下店里,也常有陪女伴来店的男性顾客询问,“你们以后会做男装租赁么?”

“只要一种存在是符合经济学规律的,我们都愿意去尝试。如果有正反馈、好的反应,我们会进一步加大尝试。”梁亮说。(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