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个工作日”限产措施放宽 煤炭期货指数应声回落

21世纪经济报道 靳颖姝 北京报道
2017-03-08 07:00

7日中午,发改委官方发布答记者问文章,对煤炭减量化生产措施如何执行,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从...

7日中午,发改委官方发布答记者问文章,对煤炭减量化生产措施如何执行,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当前形势看,随着煤炭去产能的深入推进,一批无效低效产能加快退出,煤矿违法违规建设和超能力生产得到有力遏制,煤炭市场供求关系得到了明显改善。2017年已没有必要再大范围实施煤矿减量化生产措施。”

该负责人还透露,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论证供暖季结束后的政策预案。基本考虑是,先进产能煤矿和生产特殊紧缺煤种的煤矿原则上不实行减量化生产措施;煤炭调入数量多、去产能后资源接续压力大的地区,由所在地省级政府自行确定是否实行减量化生产措施,国家不做硬性要求。

这也意味着,在2016年煤炭行业去产能过程中临时实施的276个工作日限产措施,在2017年将得到宽松执行,不仅不再一刀切,并且有极大可能会随着市场供需进一步平衡而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山西汾渭能源煤炭行业分析师曾浩向21世纪经济报道预测称,随着煤炭先进产能的逐渐释放,2017年的煤炭价格大概率不会再出现去年9月之后的持续大幅暴涨现象。

发改委发布消息后,煤炭期货指数在午后出现瞬间跳水。动力煤盘中跌逾2%。截至收盘,1705报价586.2元/吨,较当日开盘594元/吨下跌1个百分点。

煤价有望平稳回落

2016年煤炭行业最终超额完成了2.9亿吨去产能目标。在此基础上,2017年要再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是否会造成今年煤炭价格再次出现上涨?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十三五”期间共需退出煤炭过剩产能8亿吨左右,去年已退出2.9亿吨,产能过剩的总体格局尚未根本改变。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煤矿处于停工停产状态,其中符合安全生产要求并经过验收的煤矿可以根据市场需求有序释放产能,保障稳定供应。

与此同时,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在制定去产能目标任务时,已综合考虑地区资源条件和供需实际,及产能退出、产运需总量和品种结构变化、在建项目衔接等因素,努力避免出现局部供需失衡情况。

曾浩在采访中也表示,今年3月这一波涨势是春节期间电厂补库存和北方煤矿安检停产带来的阶段性波动。随着发改委宣布全国不再对煤炭行业实施减量化限产,预计4月动力煤等价格将保持稳定或逐步走弱。预计到5、6月左右,先进煤炭产能逐步释放,在冬去春来煤炭业进入淡季后产能会出现一些富余,届时煤炭价格大概率会小幅回落。

7日中午,随着发改委放宽煤炭减量生产措施消息的发布,原本在供需紧张预期中连续上涨多日的煤炭期货主力价格也应声回落。

华创证券能源电力分析师王秀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期货主力跳水是市场对最新政策的反映,但预计市场完全消化完之后,煤炭期货和现货主力价格都将回归稳定区间。

王秀强预测,随着276限产政策放宽,预计到下半年,煤炭先进产能逐步释放后,煤炭价格会进一步回落。

煤价回落利好电力、钢铁

全国人大代表、中天钢铁集团董事长董才平表示,煤炭行业如果放宽甚至取消276限产措施,对下游钢铁行业而言将是一个极大利好。

董才平称,去年由于煤炭行业大力推进去产能,在限产政策实施之后,又遇到下半年电力、钢铁下游需求爆发式增长,加上铁路运输资源紧张等影响,焦炭价格一度从800多元/吨上涨至2300元/吨,甚至有的钢企还遇到有钱都买不到焦炭的情况。

“如果今年发改委对煤炭减量化生产放宽执行,或者取消了276限产政策,那么煤炭价格由于供应增加必然回落,钢铁行业的原燃料成本就会下降,利润率肯定会比2016年有明显提升。”据其估算,如果焦炭价格持续回落至1800/吨,吨钢原料成本将比去年2300元/吨时节约200元左右。

“虽然钢价也会随之小幅回落,但至少钢企不用大费周章在外汇紧张的情况下去境外采购煤炭了。”董才平称。

广州一家燃煤发电厂总工王宏军(化名)7日晚在电话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煤炭行业不再大范围限产,是他所在的电力行业近期收到的最大利好。

王宏军称,去年以来,不少电改试点省份的燃煤电厂在新电改和煤价暴涨的双重考验下艰难挣扎。虽然每家电企的煤耗水平不同,但是行业内测算,标煤每上涨100元,度电成本平均就要上涨3分钱。按照一个30万千瓦的机组算,标煤涨100元,单个机组成本就会上升9000元。“去年以来,海运成本也在上升,南方发电企业煤炭物流成本也比北方高,如果今年煤炭价格再继续上涨,估计南方的发电厂将一片哀鸿。”王宏军表示。

处于煤炭下游的火电行业,去年以来因电煤价格高企开始步入市场寒冬。在两市35家发布2016年业绩预告的上市电企中,有超过50%的电企发布业绩预警。其中,大唐发电(601991.SH)预告亏损25亿元至28亿元。中国国电集团公司董事长乔保平在去年底集团大会上表示,今年电力企业即将出现全面亏损,在企业内部要加强产业协同,携手“过冬”。

王秀强也认为,电煤价格回落对燃煤发电企业是一个利好,预计发电企业盈利能力在下半年同比会有提升。他表示,电力的需求增长主要靠工业等经济基本面支撑,社会用电需求是否提升还需要进一步观望。

王宏军也表示,煤价下降,燃料成本降低了,但电厂效益关键还是要看产量和售价。据介绍,在新电改试点广东省,电力供大于求的压力依然很大。2月底广东今年第二次电力集中竞价交易结果显示,度电成交价再次下降了1角8分钱。有电力行业业内人士用“再次踩踏”来形容这一竞价结果。上一次竞价交易结果是,每度电降价1角4分钱。“目前部分电企装机的小时利用数普遍不高,广州不少发电厂1月到3月都是亏损的。”王宏军透露。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