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奥克股份董事长朱建民: 建议优化企业上市条件

21世纪经济报道 饶守春 北京报道
2017-03-09 07:00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说对东北地区来讲不仅仅关联度很高,而且影响也很大。挑战和机遇都有,我认为机遇大于挑战...

1488988562915493.jpg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说对东北地区来讲不仅仅关联度很高,而且影响也很大。挑战和机遇都有,我认为机遇大于挑战。”朱建民说。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奥克股份(300082.SZ)董事长,朱建民在社会福利保障界驻地昆泰酒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达了上述有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观点。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今年“两会”,他共提交了六份提案,除去辽宁省政协委托与代表所在界别发声的各一份提案外,其余四份均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其中既有涉及东北振兴的内容,也有与化工行业相关的转型升级方面的提案。

此外,作为创业板公司董事长,朱建民亦对外表达了自身对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发展的看法,并认为优化企业上市条件,将更好地引导资金进入证券市场,由此驱动实体经济增长。

提案关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它不仅仅是一个产能过剩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对那些环保比较差,能耗比较高,技术水平比较落后的产能进行淘汰,而这同样又意味着先进的产能能够得到更有效的释放。”朱建民说。

在朱建民今年提交的六个提案中,其中三个涉及东北振兴话题,还有一个是奥克股份所在的化工行业,而这四个提案的共同点,便是均涉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近年来,随着国家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大战略下,以往以重工业为基础的东北地区,企业利润下滑巨大,经济下行明显。不过,朱建民却认为,尽管东北地区是老工业基地,但该地区的装备制造、原材料工业等基础条件均非常好,在技术更新换代这么多年的情况下,技术依然在进步,且装置的更新也在不断发展。

“去除落后产能,意味着先进产能将获得更好的市场释放环境。去年国家去钢铁产能6500万吨,但去掉的绝不是先进的产能,而是那些落后的产能。同时,先进产能得到释放,这种释放对东北来说是战略机遇。”朱建民说。

同时,朱建民认为,先进的制造业和先进的产能在去产能过程中,所具备的优势和机会是在放大的,奥克股份因此将成为一个受益者,而从这个角度而言,他表示今后几年,在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发展思路下,自己对未来将持积极乐观的判断。

而在对奥克股份所在的化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朱建民在其提案中对此提出了六大建议。他解释,尽管去年我国石油与化工行业成绩好于预期,但与“十三五”规划年均目标仍有差距,供给侧改革任务依然艰巨,战略新兴产业以及新旧动能的转换时间紧迫。

“所以我提出了建议,希望从去产能、防过剩,新技术、降成本,调结构、补短板,环境友好、绿色低碳,合理布局、统筹兼顾以及创新引领、转型升级六个方面,实现化工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朱建民补充道。

展望注册制前景

在谈完供给侧改革后,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朱建民也谈及了近期颇被关注的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

朱建民首先表示,从自身感受来看,无论从国家政策还是股权融资环境等方面,资本市场已变得越来越好,并正在深化改革。其中,以深交所与创业板为代表的新兴资本平台,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转型升级做出了积极贡献。

深交所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战略新兴产业在创业板企业中的占比已接近72%。从季度报告数据来看,2016年前三季度,创业板已经成为淘汰旧产能、培育新动力的主要场所之一。去年前三季度,创业板战略新兴产业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41.49亿元,实现净利润386.98亿元,分别占创业板整体的69.30%与62.58%,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35.97%与33.83%。

“不过实体经济还是有比较多的困难,就像我们开发一个项目,这个过程短则七八年,前期我们还花了四年,这就意味着项目前后做了12年,是一个经济周期的时间长度。但是如果用三年两载来判断这个项目的成败,或者以两三年的回报率来判断好坏,肯定是不行的。”朱建民说。

正因此,朱建民认为,引导资本脱虚向实不那么浮躁,也意味着不应该给予资本市场或者金融短期的过高的预期,因为压力越高预期越高反差便越大。

同时,朱建民表示,投资者中长期地持有股票,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将起到很好的作用。而在股权融资上,尽管再融资新政不久前出台,但引导与监管均需要同步跟上。

“监管层应该引导更多上市公司,不论是再融资还是发行股份募资,都应该投入实体经济,同时使得实体经济有一个越来越好的预期,而不是陷入波动,让投资人觉得回报很低,甚至回报无望。”朱建民解释。

此外,朱建民还认为,在目前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上,优化企业上市条件,是引导资本进入实体经济的有力手段,而由此希望尽早推出注册制。

“哪怕示范也行得往前走,不怕跌跟头,跌倒了爬起来就行。一个制度一个模式,只要说成功超过一半,这个制度就一定是成功的。另外,一个制度或者模式可能今年不成功,运行一年以后明年的成功率也许大大提高,要用一个周期来衡量一个新的制度,一个新的模式的成败,而不是用太短的时间去衡量。”朱建民认为。     (编辑:杨颖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