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见的方式创造出不可见之物”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茜
2017-03-11 07:00

特约撰稿 李茜 上海报道山中一宏近日现身其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可见×不可见:山中一宏设计展”,展览在上海...

特约撰稿 李茜 上海报道

山中一宏近日现身其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可见×不可见:山中一宏设计展”,展览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1楼psD举行,集中呈现了其设计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14件作品。

“可见的方式创造出不可见之物”1.jpg

山中一宏擅长利用平凡的材料,来制作富于极简美学的日常家居用品。他的作品“如沐和风系列之长椅”(How Slow the Wind - Bench),是一个3米长的板做成的沙发,仅在板材中间切一条缝隙嵌入坐垫,整个制作工艺没有胶水,完全用手工完成。“手帕方灯”(Handkerchief Light)吊灯以同一概念创作,材料表面切出一个缝隙,只用一个普通的灯泡夹在缝隙中间来保持稳定的形状,如果摘掉灯泡,材料会自动恢复平整。

人文关怀是闪耀在山中一宏作品中的一大特点。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发生了大地震,由他设计的“纸手电”被广泛地用于震灾发生后,为灾民们提供简易的照明方式。这支特别的手电筒由一张带切口的纸以及一枚含电池的LED灯组成。光源被附在纸的一面,两枚纽扣电池附在其反面。当这张纸被卷起来后,粘有LED 光源芯片的部分自动凸起,而卷曲纸张的动作同时将激活电源。当纸张铺平后,灯则随之熄灭。作品中所使用的纸张是普通纸张的厚度,可以在纸箱中存放数百张。同时,LED灯所发出的不是微弱的光芒,而是等同于自行车灯的强光。

“枯石禅园”的诞生则源于设计师在京都的一次旅行,这盏灯中主要是由金字塔结构的物件组成,山中在支撑金字塔的框架上设置了光源,让这些“不可见”的光反射至金字塔上,从而显现出“可见的”发光的效果。

京都龙安寺内的“枯山水”岩石庭院石块位置的设计者从观赏者的观看角度进行了深刻思考,认真对待石块的形状、朝向、掩埋深度与露出的比例等,最终确定石块的呈现,这种细致的思考赋予了山中一宏很多灵感。“石头在地表之下其实隐藏更多,虽然无法看到被隐藏的部分,但是能够通过想象来感知。”设计师如是说。在“枯石禅园”中,可以看到他早期对于设计“不可见”的思考,

山中一宏的创作中,“月亮”是一个重要的母题。月球本身不发光,它借助太阳光,反射出明亮且柔和的光晕。受月亮迷醉的力量的引导,除了此次新作《便携月亮》,山中一宏在此前也设计了许多和月亮有关的作品,包括了早期的《月亮之上》、《只是一弯纸月亮》等。

“可见的方式创造出不可见之物”2.jpg

在其设计生涯中,山中一宏渐渐形成了自己一套独特的设计哲学,在设计的过程中,关注的是物体周围的空间,而不是物体本身,设计师认为设计物体本身没有意义,物体只是设计空间的工具。即用可见的方式创造出不可见之物。

这样的哲思在山中一宏之后的设计中也被一以贯之,比如其设计灯时就是通过对光的设计来营造空间,光线在空间中传播之后,可以抵达很远的空间。山中一宏说:“我是设计光可以抵达的空间。不可见之物比可见之物更有价值,正如相比金钱而言,人的情感和内心更为重要,我时常感到不可见之物才是最重要的。”

《21世纪》:在你的很多作品中,“光”都是非常重要的元素,为什么?

山中一宏:刚开始最感兴趣的其实是家具设计,但是当时刚毕业,桌子椅子的成本都很高,而简单的灯泡和电线却很便宜,在一片漆黑中打开电灯,光就如同神明降临,也就随之对光感到着迷。

《21世纪》:平时从哪里汲取灵感?

山中一宏:我对自然非常有兴趣,常常直接从自然的形态中获取灵感。其他自然产生的现象,例如被风吹起的膨胀船帆,也会令我动心。我也常将类似的场景记在脑海中,以便用于日后的设计。相比对形态的探寻,对作品所形成的空间和意境的探索对我来说更为重要。我力图用可见的方式创造出不可见之物。

《21世纪》:你说自己最喜欢白色,为什么?

山中一宏:因为白色可以有很多细微的变化和想象空间。其他颜色,比如红色、蓝色,一眼就可以看穿。

《21世纪》:为什么你用网球线编织的椅子这个作品没有使用最喜欢的白色?

山中一宏:这个椅子是为一个大型社区和社区内的居民所使用的交流场所设计的。日本人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性格,就是不认识的人之间是很难交流的。所以这个作品用了蓝色、黄色和灰色等颜色,设计了一个交流的氛围,来促进人们之间的交流。

《21世纪》:最近有在创作有意思的新作品吗?

山中一宏:最近在做的“光之云”是以云雾为基础的设计。我以前就有过理想化的设想:在喷泵中添加可发光的液体,于空间中喷射,形成照明物质。不同的喷雾亮度不同,100瓦的光线用来阅读,而15瓦的微光适用于打瞌睡等等。这样根据不同场景来使用应该会很有趣。发光的液体已经被开发出来,但问题是如何使其在空中停留一定时间。(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