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欧盟对决:布鲁塞尔的惩罚能否兑现?

21世纪经济报道 师琰 伦敦报道
2017-03-11 07:00

英国外交部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建议他的顶头上司特雷莎·梅参照铁娘子当年的果敢作为,为英国的利益据理力争,坚定反对欧盟提出的500亿英镑天价“离婚费”。英国人或许并不那么关心欧盟的未来,但本国的命运却与跟欧盟的谈判结果息息相关。而一些强势的欧盟领导人已放言,英国不支付那笔巨额分手费,就别想坐到新贸易协议的谈判桌前。

1984年6月25日。法国枫丹白露宫。

参加欧共体峰会的撒切尔夫人身穿绣有雏菊花纹的黑丝绒外套,颈上珍珠项链光泽优雅,她把几乎从不离手的拎包重重砸向会议桌,愤怒大喊:“我只想要回我们国家的钱!”

从她手中飞出的皮包差点击中坐在对面的法国总统密特朗。

她自1979年11月义正辞严地抗议4年多,至此,在座的欧共体男领袖们终于决定“集体投降”,以英国给欧共体缴纳预算金额与回报的差额之66%,每年向英国做出退款。

33年后,这段为英国讨回不公的历史被再次提起。英国外交部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建议他的顶头上司特雷莎·梅参照铁娘子当年的果敢作为,为英国的利益据理力争,坚定反对欧盟提出的500亿英镑天价“离婚费”。

2017年3月9日下午,包括特雷莎·梅在内的现任欧盟成员国领导人一起讨论了移民危机和西巴尔干地区紧张局势。10日继续的峰会,首要议题则是讨论英国离开后的欧盟未来,英国首相已被排除在这场会议之外。

英国人或许并不那么关心欧盟的未来,但本国的命运却与跟欧盟的谈判结果息息相关。而一些强势的欧盟领导人已放言,英国不支付那笔巨额分手费,就别想坐到新贸易协议的谈判桌前。

10日泄露的一份欧盟宣言草案还显示,欧盟计划利用在罗马举行的60周年庆典,向执意离开欧盟的成员国发出警告。文件中并未直接提及英国,但是措辞间对那些相信在欧盟之外会有更美好前景的愿望颇有贬低之意。“我们决心使欧盟更强大,更具弹性。”这份宣言说。

在伦敦投资银行Panmure Gordon的市场评论员别克(David Buik)看来,欧盟领袖就是要确保让大家觉得英国离开欧盟过不好日子,欧盟也不会允许英国得到一个很好的交易,否则的话,法国、希腊和意大利迈出欧盟的步伐将接踵而至。

他认为,伦敦金融城对脱欧的影响有太多负面评价,甚至展现了“不必要的绝望”。他相信两年之后,欧盟的政治形势将发生重要变化,届时英国将被视为“积极的破坏者”,会有更多人肯定“脱欧”之举,因而英国得到的脱欧条件不会“太硬”或者苛刻。

不付分手费,离婚协议免谈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不久前已经说了,英国会收到一个巨额账单,以涵盖其作为欧盟成员国期间所作的财政承诺,以及作为成员国期间对那些服务欧盟的官员的养老金分摊。

还未得到欧盟官方证实的一个说法是,欧委会英国脱欧首席谈判代表巴尼尔(Michel Barnier)已经制作了一个高达600亿欧元(510亿英镑)的离婚费“大礼包”,就等特雷莎·梅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时奉上。

英国国际贸易大臣福克斯(Liam Fox)回应称这个账单“荒谬”。英国上议院财政委员会最近专门找来专家评估认定:欧洲以及国际法都没有任何依据支持要求英国在脱欧之后继续支付费用,除非双方之间达成协议。根据《维也纳公约》,终止条约将“使各方放弃进一步履行条约的任何义务”。也就是说,按照法律,英国不必为离开欧盟向布鲁塞尔付一毛钱。

欧洲议会社会民主党党团主席皮特拉(Gianni Pittella)指责英国是砸烂瓷器店的“公牛”,英国会被要求履行包括到期、未到期及退出日期的所有财务义务。他强调,直到英国确认付钱,谈判才能取得进展,特别是对确保自由贸易的协议。

“这不合理,我不认为英国已经离开欧盟还应该继续支付大笔预算。我想每个人都明白这是现实。”约翰逊对媒体说。

事实上,英国首相并没有排除支付分手费或继续向欧盟支付一些捐款的想法,仅强调英国还在脱欧进程的起点,谈判尚未开始。

但是在参加布鲁塞尔的欧盟理事会首脑会议时,欧盟的谈判对手们可不愿轻易放过她,她被直截了当问:英国是否拒绝支付离婚费。

特雷莎·梅希望在两年内将脱欧和贸易协议谈判并行进行并完成的想法也遭到敲打。丹麦外长萨缪尔森(Anders Samuelsen)说:“我们会找到一个解决方案。问题是,能在两年内完成还是需要15年?我们不知道。”

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四国峰会前发出的警告也让英国人生气,他强调脱欧后英国将成为欧盟的局外人,法国将坚持英国不能在退出欧盟后保留任何成员优惠资格的立场,当然,也包括很多在英国的国际企业和财团心心念念的“单一市场”待遇。

可英国也不是好惹的对手。财相哈蒙德直言,若面对惩罚性的脱欧协议,英国不会像只“受伤的动物”,必将奋起反击,“做我们需要做的任何事情”(他曾暗示会大幅降低企业税),积极抵制那些企图通过脱欧交易来威慑其它成员国避免跟随脱欧的做法。

英国也被个别成员国威胁将无法继续享受欧盟内部打击恐怖主义和犯罪的情报共享系统。但欧洲刑警组织局长温赖特(Rob Wainwright)从专业角度肯定了英国在安全领域对于欧盟的不可或缺性。

他在最近与英国下议院内务委员会一次会谈时称,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英国的专业知识和领导力不会丢失,英国在打击恐怖主义、网络犯罪、贩卖人口和毒品贩运方面的专长将继续得到欧洲刑警组织的高度重视。

他敦促特雷莎·梅与欧盟国家在反恐领域继续合作,并作为与欧盟成员国谈判开始时的首要任务。“英国对欧洲刑警组织的贡献超过任何其它国家,所以可以叫那些说英国将从情报共享中消失的废话的人住嘴。”他说。

谁来填补英国离开留下的1/5预算黑洞?

欧洲政策中心(EPC)9日发表一份报告,其中指出,英国给欧盟的预算贡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如今已是1973年该国加入欧盟之初的50倍以上,贡献占到欧盟预算的五分之一。

该智库因此警告,一旦英国离开欧盟,布鲁塞尔将面临一场重大的资金危机。英国对欧盟的贡献额仅次于德国和法国,而且与法国非常接近,在欧盟的10个支出高于收入的净贡献成员国中,一直稳居第三。

研究显示,在五十年欧盟历史上,英国只有1975年这一年,曾经是该项目的净受益者。作为欧盟预算的主要净贡献者之一,英国目前总缴费约占欧盟总收入的15%。

欧洲政策中心的经济研究助理Ewa Chomicz说,有一些痛苦的方法可以降低脱欧给欧盟带来的成本,布鲁塞尔有三个潜在的选项弥补资金黑洞:一是向27国加征缴款,二是削减欧盟开支,三是对欧盟公民征税。而这三个选项,在政治上都困难重重。

德国政府已经声明,不会弥补英国脱欧后欧盟的财政窟窿,用来支持欧盟在东欧慷慨的支援项目。而旨在为较贫穷的成员国支付基础设施项目的欧盟凝聚力基金也将因为英国退出不得不大大削减,东欧政府必然对此不满。

以2014/15年度为例,波兰是欧盟预算最大的受益者,其次是匈牙利和希腊。

EPC认为,比较可行的就是通过削减预算节省开支,再加上让其余成员国额外付款来补偿,但执行起来也非常难,需要精心设计,以避免政治紧张局势,防止各国之间进一步失去团结。比如法国长期严重依赖的农业补贴,可能就不得不被取消。

欧盟预算主任奥廷格(Gunther Oettinger)最近已试过摊派,却遭碰壁。他称欧洲需要更多的钱来应对日益增长的危机,如移民和打击恐怖主义威胁,英国脱欧带来的巨额现金损失无法通过削减布鲁塞尔的预算弥补,必须由集团里的富裕国家承担。他建议在2019年英国离开后,由德国纳税人承担这个预计77亿英镑的财政黑洞。

但是柏林的官员声称,德国已经支付了相当于欧盟整个预算的20%份额,不能更多了。德国财政部直言,如果英国的贡献下降,欧盟的预算就该缩水。

奥廷格还提到另一个有争议的设想:在欧盟范围内加征燃油税,每升汽油加一两欧分,作为英国脱欧后对于欧盟项目的资助来源。

现在看来,即便退一万步,英国乖乖交了500亿英镑的分手费,也只能暂时堵住欧盟的资金漏洞,这笔天价分手费,并不能给欧盟面临的资金危机带来永久的解决方案。Ewa Chomicz指出,从长远角度看,英国脱欧应该被视为一个重新考虑整个欧盟预算结构及其它广泛改革的契机。

都柏林三一学院研究员阿诺德(Bruce Arnold)指出,脱欧之后,爱尔兰将是英国惟一与欧盟之间的陆地边界,英国脱欧谈判可能成为分裂欧盟的催化剂,

一旦欧盟对英国施加限制,造成英爱之间贸易和旅行困难,那么爱尔兰应该立即离开欧盟。

与“Brexit”(是对英国退出欧盟的一种戏谑说法,翻译为中文即为“英国脱欧”)类似,“Irexit”运动对爱尔兰人的吸引力也不断增加,与其留在欧盟而失去最大的贸易伙伴,“Irexit”支持者认为后者显然更重要。

实际上,就在欧盟领导人需要集团内部加强团结之时,法国、匈牙利、捷克、荷兰、波兰、丹麦、奥地利却因各自国情,被认为存在难以预测的脱离欧盟的离心力。

欧盟领导人做好了准备,要通过拥抱“多速”欧盟来实现计划的变革,最终加深一体化。问题是,允许“多速”的欧洲,是会更团结还是更分裂?欧盟究竟该如何变革,才有可能实现在英国脱欧后更团结、更强大的理想?

(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