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北极光邓锋:一线VC在中国投资必须有双币基金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北京报道
2017-03-11 07:00

大量资金持续涌入创投市场,推高了项目估值,创业公司能够以更低的股权成本获得企业发展所需资金,而创投行业整体回报率在下降。

北极光邓锋1.jpg

“所有的VC都有压力。你都不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是谁,碰到的很多基金之前都没有听说过,但直接就给出两倍的估值。”3月,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几年更多的人民币基金将进入创业投资市场,好项目中后期估值会继续很高,同时投资阶段前移会成为更多投资机构的选择。

北极光创投成立于2005年,管理着多只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在内的共计逾100亿元资产,已经投资的近200家公司有10%在种子期进入、70%在A轮投资阶段注资,20%的比例为B轮及以后的项目。在资本寒冬之下,北极光在2016年的投资总数与总金额与2015年持平。

清科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636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同比微升6.5%;已知募资规模的545只基金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本量为3581.94亿元人民币,同比上升79.4%。

大量资金持续涌入创投市场,推高了项目估值,创业公司能够以更低的股权成本获得企业发展所需资金,而创投行业整体回报率在下降。邓锋认为,未来十年中国VC行业整体回报率会下降,能赚钱的投资机构也许只是前10%。

VC行业的优质资产荒

《21世纪》:怎么看未来十年创投行业的投资回报?

邓锋:我认为未来十年VC的整体回报率会下降,并不是因为机会少,而是因为钱太多。虽然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在增加,但钱涌入得太快。

很多新的资金仍在前赴后继地进入到VC领域,直接投资市场短期内不会冷下来。政府提出振兴实体经济,而一级市场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式,这会让更多的钱进入到这个市场。

很多新进入的VC投资人在基金管理、商业判断等方面极其不专业。因此,在中国真正能赚钱可能只是前10%。

资金量的增长高于优质项目数量的增长,会带来项目估值的增加。但是,虽然VC回报会下降,但这对企业来说是好的,可以以更少的股权得到更多的资金。

《21世纪》:中国VC行业是否存在资产荒?

邓锋:资产荒,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优质资产的资产荒,烂的资产一点都不少。所谓好资产,就是团队能力强、对行业很懂、有大的创新。

顶级VC能够投资到好的资产有一个优势,这些优秀的团队愿意选择适合他们、能帮助他们成长的优秀VC来投资;VC是一个Self-propelled(“自动推进”)的行业,投资做得越好,就会有更多好的案子来找你。这也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

《21世纪》:过去几年很多一线基金都有优秀投资人离开,怎么看一个基金品牌的持续?

邓锋:一家VC品牌能够持续多久,这一直是一个问题。中国有句俗话是“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有投资人离开自立门户,这在今天中国的市场很常见。中国除了一些老字号以外,没有太多的常青品牌。可以理解优秀投资人成立新基金品牌的选择。

估值上扬促投资阶段前移

《21世纪》:大量资金涌入,VC机构的普遍选择?

邓锋:北极光主要关注技术创业的领域,这些项目的创始人大都有很多年的从业经验,基本都知道这个行业的优秀VC是哪些,清楚创业之后应该找哪家机构的哪位投资人。当然,如果你给的估值比不懂行业的VC少15%,创业者会选你;如果差了两倍,那也不一定能拿到项目。

未来几年人民币的钱会很多,项目估值会很贵,逼着大家都往前移。早期投资也不能只看价格贵还是便宜,关键在于项目的成长潜力。好的案子早期再贵都是便宜,不好的案子再便宜都是贵。

VC是一个自己与自己的战争,再牛的人、再优秀的机构能覆盖到的案子也是有限的。我们没有办法把好的项目都“一网打尽”,也确实有很优秀的创业团队不了解VC的好坏。这样的项目,错过就只能错过。但是,品牌足够强的情况下,有大概率拿到好项目。

《21世纪》:泡沫中如何看清市场,如何在风口出现之前发现机会?

邓锋:我一直强调,北极光不是看风口而投资的。风口我们也关注,为了看是不是到时间做退出了。到风口出现之后再去投资,那就晚了,这时候价格会变得很贵。从执行层面,很难做到这轮进下轮出。

能不能保证在风口出现的前一年投到项目里去?没有人有这种水平。一般来说,我们也不去赌这个时间点,我们赌方向。思考5-10年之后一个行业会发展如何,这个更容易预估,也更需要专业的判断。

北极光邓锋2.jpg

人民币基金成必选项

《21世纪》:过去以美元投资为主的机构,纷纷成立人民币基金的动力是什么?

邓锋:这个问题你今天问我和五年前问我,回答是不一样的。

现在任何一家一线VC在中国市场做投资必须既有美元基金又有人民币基金,因为越来越多的项目退出将通过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实现,用美元架构很难做。

用美元基金投人民币架构的项目是很难的,虽然可以通过合资企业的方式用美元来投资,但过程太长,创业公司等不了。从投资速度和基金退出的角度来讲,创业者更喜欢接受人民币基金的投资,我们要跟着项目方的偏好走。

《21世纪》:美元基金LP的普遍态度是怎样的?

邓锋:美元基金的LP不愿意看到双币的情况出现,但现在必须接受。当然,我们要保证透明度,和两边的LP顺畅的沟通。

《21世纪》:人民币基金LP的群体结构和投资风格怎样?

邓锋:人民币基金的LP中,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人出现,而且这些机构投资者中大量的国资背景。个人LP并没表现出更高的积极性。一方面是他们通常选择在拿回一期基金中的全部回报后再投入到新的基金中,但VC机构新基金的募集往往更早;另一方面是很多个人LP的心态是通过投资基金来学习怎么做VC投资,目前没到因自己的业绩不理想而回到作为LP进行股权投资配置的阶段。

《21世纪》:政府引导基金是现阶段创业投资基金的一大资金来源,这些资金如何在科技投资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邓锋:国家资金提出和社会资本合作,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也要面对,简单的把资金交给社会化运行的团队,难以避免短期利润导向(人民币基金的基金期限通常为5-7年)。

国家的资本应该是有战略导向的,这些资金应该投到那些国家有长期需求、行业需要较长时间来成长、民营资本不愿意进入的行业,比如一些发展周期需要12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行业。

北极光做了很多早期投资,也看到有很多在更早期阶段的创业项目是没有人投资的。比如,科技成果转化阶段的投资。从实验室阶段到适合VC投资的阶段大约有三年的时间差,这一阶段的资金支持是缺失的,国家资金可以给予更多关注,通过先进的机制设计和社会化资本共同进行投资。(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