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专访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名誉会长李春洪: 商业模式创新格局相对固化 创投资本更“追捧”核心技术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弘禹 ,戴春晨 北京报道
2017-03-14 07:00

1489115414685830.jpg 

目前,我国创业投资大部分集中在中后期,前端投资不足。而中后期资本集中争抢项目的局面,容易造成估值泡沫化。因此政府在制定有关创业投资的政策时,应将着力点放在早中期,注重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形成协同。

头发花白而精神抖擞的李春洪,从广东省发展改革委主任任上退休后,便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中找到了“第二春”。现在,李春洪更多以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名誉会长的身份出现在公众场合。

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他,继续关注着创新创业议题。

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持续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新建一批“双创”示范基地,鼓励大企业和科研院所、高校设立专业化众创空间,加强对创新型中小微企业支持,打造面向大众的“双创”全程服务体系。

那么,多年厅官经历,又实际投身创业投资工作,李春洪如何看待目前的“双创”形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对他做了专访。

李春洪认为,目前,我国创业投资大部分集中在中后期,前端投资不足。而中后期资本集中争抢项目的局面,容易造成估值泡沫化。因此政府在制定有关创业投资的政策时,应将着力点放在早中期,注重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形成协同,一方面要弥补市场失灵,另一方面又为社会投资培育投资标的。

创投资本倾向技术创新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出来后,一些媒体和机构正纷纷解读其中蕴含的“双创”机会,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李春洪:创新创业,更需要的都是坚持和耐心。如果一定要判断未来哪些行业领域的发展势头和投资前景好,标准应该是从人的需求出发,回归人性。一是如何让人工作生活得更舒适、更愉快、更简便,如体育产业、共享经济等;二是如何解决我们当前工作生活中面临的问题,如人工智能、可再生能源等。这应该成为“双创”的方向,要切忌“伪需求”式的“双创”。

《21世纪》:你如何看待商业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

李春洪:这应该说是创新创业的两种主要形式,并且二者在很多时候是分不开的,比如网约车,它的核心是商业模式创新,但根本上又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成熟和普及。

“双创”之初,基于互联网过去对经济社会的渗透,尤其是在“互联网+”战略进一步助力下,各种围绕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集中涌现,几乎涉及到各个行业领域。可以说,商业模式创新更突出对现有技术的利用,对现有产品和服务的整合再造。

而从展望未来的角度,技术创新更为基础和重要。需要指出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一定离不开技术创新作支撑。当前,一些“双创”项目之所以还停留在设想或实验室中,一大原因就是技术创新还未及时跟上,如材料或工艺受制。

《21世纪》:对创业投资来说,当前更倾向于哪一方面的创新?

李春洪: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双创”初期,创投更多集中在商业模式创新项目上,而目前资本更倾向于技术创新,尤其是对拥有一定技术壁垒的创新,包括硬件方面的创新。

这背后的原因是,事实上商业模式创新没有知识产权保护,你只要一火,谁都能来模仿,最后就变成常见的烧钱大战。

同时,近几年对于商业模式创新的投资已基本形成一个相对固定的格局,新的资本,尤其是小资本很难进入“抢食”。对商业模式创新来说,资本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市场,而市场往往代表着门槛。

但是,技术创新不同,首先它拥有知识产权保护。其次,随着近年商业模式创新的“消耗”,“双创”对技术创新需求日渐旺盛,这也意味着其拥有广阔和长远的投资空间。需要指出的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技术创新也必将触发更多商业模式创新,甚至带来爆发。

政府与市场两只手应协同

《21世纪》:对于创投行业自身来说,当前存在哪些问题?

李春洪:当前,我国创业投资的最大问题是,大部分集中都在后两个阶段,因为风险较低,成功率高,因此社会资金介入积极。但这导致一个严重后果:由于前期投资不多,新创业项目少,而资本又集中在中后期争抢项目,进而造成估值泡沫化。

与此同时,受到“保值增值”这一考核要求影响,各级政府设立的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在实际运作中也存在相同倾向,又导致政府资金非但没有发挥弥补市场失灵的作用,反而加剧了与社会资金在成熟期创业项目上的投资竞争,加大矛盾。

此外,对应该在种子期、初创期发挥重要作用的天使投资,当前的资金来源限制过紧,简单来说就是自然人和自有资金,这又进一步制约了创业项目前端的投资。

而且天使投资是投资创业创新项目的种子期和初创期,更需要专业知识和经验去判断项目的前景。一般来说,具有专业知识和经验的个人是少数;天使投资风险较高,更需要建立散风险机制,而个人投资很难建立风险分散机制。

《21世纪》:你觉得这些问题应如何解决?

李春洪:首先,政府在制定有关创业投资的政策时,着力点放在前两个阶段,注重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形成协同,一方面要弥补市场失灵,另一方面又为社会投资培育投资标的。

其次,要转变政府资金的使用方式,政府要把支持天使投资的资金用来支持创新项目的孵化器和加速器,降低创业创新的公共成本。同时,对天使投资的损失给予一定比例的后补贴,以调动社会资本投资种子期和初创期项目的积极性。

政府还需要调整对天使投资的界定标准,扩大资金来源,重点鼓励各种社会资本成立合伙制或契约型的天使投资基金,这样既可以扩大天使投资资金来源,又可以通过基金分散个人投资的风险。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duhy@21jijing.com,daicc@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