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转型风向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俊丹 上海报道
2017-03-15 07:00

一家以同业合作为优势业务的信托公司副总认为,资产证券化仍将是同业合作的重点,除了信贷资产外,不良资产、租赁资产等都有发展空间。

最近,信托行业有个颇为值得关注的现象——同业金融回归2017年业务重点。更准确的说,信托的同业业务从未离开主流市场,并随着监管政策和与市场业务热点变换形式。

信托同业合作始于银信之间,传统银信合作更类似于为满足需求而产生的与监管政策之间的博弈。2014年以来,金融机构之间的产品交叉风险开始受到监管关注,从99号文开始的一系列监管政策陆续出台,同业合作一度消沉。后续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子公司“抢生意”,也对信托传统的通道业务造成严重冲击。

走到今天,虽然通道业务的竞争者消失,但对金融产品嵌套的监管更加严格,降杠杆、去通道仍在继续。观察当下的信托同业合作,传统通道业务的未来走势会相对沉寂,SPV业务,MOM、FOF等委外业务,同业平台运作正成为信托同业合作的新主流。

委外需求带动MOM、FOF

2016年末的信托业年会上,公布了信托的“八项业务”分类,主要从信托资金运用端将信托业务分成八类,同业信托是其中之一。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解释,同业信托就是资金来源和运用都在同业里,主要包括通道、过桥、出表等,可以集中解决监管套利问题。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认为,同业信托诞生之初带有监管套利的较大阴影,随着监管机制和市场竞争机制的完善,同业信托逐渐阳光化,业务合理性得到了确证。

此不久之后,《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公开,其中一条要求消除多层嵌套,禁止资管产品投资其他资管产品,这是对通道业务的明确限制。

两者看似有一定矛盾性,但在统一监管的必然趋势下,资管产品穿透监管、去通道化早已是主流,对信托业亦是如此。尽管在竞争者受到监管的背景下,通道业务有一定回流,但信托人士普遍认为,长远来看传统通道业务不会消失,但肯定会受到更多限制。

上述《指导意见》的同一条中提到了一项“豁免”,即可以进行基于FOF、MOM以及金融机构一层委外投资。市场将其解读为业务方向的信号。

MOM和FOF是目前信托同业合作的重点方向。“主要是为银行委外资金搭建架构,主动管理部分较少,以被动事务性管理为主。信托提供全链条服务,提供交易设计、开户等产品落地前的工作,以及后期交易止损、清算、估值等。”一家同业业务较有优势的信托公司研究部人士表示。

银行通过信托通道做委外通常选择私募机构作投顾,也有承接此类业务较多的信托公司多为彼时阳光私募合作信托的擅长者。

例如外贸信托针对金融同业业务设立MOM资产管理平台,提供投资指令对接、交易对手协调、账务管理、核算分配、投资运行情况监控、交易调整、风险监测以及投资运营情况多维度分析等基础业务。同时也建立自己的投顾综合评价体系,提供投顾筛选、闲置资金管理等辅助业务。

探索非公开市场ABS

基于SPV架构的同业业务主要体现在资产证券化方面,包括公开市场ABS和私募ABS两类,信托公司依据自身基因专注不同领域。

公开市场ABS方面,信托在信贷ABS业务中本身具有作为特殊目的载体的天然优势。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5、2016年信托作为发行人或管理人的信贷ABS业务规模均在4500亿元左右,2017年截至3月14日,该规模为771亿元。

一家以同业合作为优势业务的信托公司副总认为,资产证券化仍将是同业合作的重点,除了信贷资产外,不良资产、租赁资产等都有发展空间。

前述观察人士还认为,在公开市场之外,信托作为具备资产和风险隔离天然优势的金融工具,在银行存量资产结构调整方面仍然具备较大的应用空间。且信托公司在非公开市场领域,可提升产品架构设计和资产承销方面的主动管理能力,进而提升市场竞争力。

上述私募ABS有别于交易所市场的企业资产证券化,通常为不经过资产证券化交易所监管流程的非标债权ABS,通过信贷类资产出表的形式“非标转标”,帮助银行调表的业务。

这一市场没有整体数据统计,从单个公司业务规模看,2016年有多家公司做到了超百亿规模。其中一家公司研究部人士认为,如果参考美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发展情况,私募性质的ABS占比约45%。

一家与信托公司合作私募ABS项目的城商行人士表示,倾向于选择专业的团队,信托公司已经从最初的纯通道过渡到参与更多类型的事务管理,如现金流测算、分层结构设计、与律所评级机构等多环节沟通、项目包销等。

从收益角度看,如果信托公司角色为纯通道,通道费约0.05%-0.1%;如果加入事务管理费用可到0.08%-0.15%;加入包销环节可以达到0.2%。

搭建同业平台

还有一种玩法是搭建同业平台,也是信托的互联网化探索。例如上海信托旗下子公司上信赢通下设的赢通金融资产交易平台。

该平台把不同的金融机构,尤其是农村金融机构、各地城商行、村镇银行聚集起来,解决地方银行资管能力和人才不足的问题。通过互联网为这些金融机构以及高净值客户提供资产管理、财富管理解决方案,并且资产可以通过平台实现发行和转让、流通。

在这两个方向的基础上,信托公司可以继续思考如何更有效的实现资金端和资产端的对接撮合,以此延伸出信托的投行和股权业务。

赢通平台实际上是对产品流通转让和交易的一个探索,通过平台把产品标准化,并引入外部评级。平台定位为金融资产交易互联网服务平台,以提供服务为主,赢通平台上的客户认购平台上的产品,其前提条件是基于独立尽调、独立判断、独立承担风险。

据赢通平台的使用者介绍,该平台目前对接了近300家金融机构,涵盖国有大行、股份行、券商、城商行、农商行等,城商行和农商行是数量最多的群体。其官网显示,截至2016年4月,平台在线交易额超300亿元。

外贸信托去年针对同业领域发布的“誉和景明”产品,在一定程度上与之类似。外贸信托将其定位为,连接资金端和资产端的资产管理载体,从传统的SPV服务模式向“SPV+同业投行”模式转型。

具体而言,以资产证券化(公募、私募)、股票质押、小额分散信贷、小额分散债权、定增、债券、企业非标类资产等作为重点入池资产,以资产证券化和MOM为主要工具,通过受托服务、撮合承销和资产配置三种业务模式,进行非标与标准化资产统一管理。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