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国人大代表、中铝公司董事长葛红林: 应谋划长远,提高我国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果 北京报道
2017-03-16 07:00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中国制造向中高端迈进。这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铝业公司董事长葛...

1489555433289101.jpg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中国制造向中高端迈进。

这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铝业公司董事长葛红林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2016年,他所领导的中国铝业取得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好业绩。

葛红林在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应该突出现代制造业在实体经济中的基础性地位,同时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国内制造业带来的压力。

“建议管控当前谋划长远,提高大宗商品价格的话语权。”葛红林说。

突出现代制造业基础性地位

根据中国铝业披露的2016年业绩预告,预计2016年公司实现利润总额约16亿元,同比增加7.3倍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亿元,同比增加85%。

葛红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当中“加减乘除法”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其中,减法和除法是中铝扭亏关键。

“减法”即淘汰退出落后产能、加大“僵尸”和特困企业处置力度。“除法”则强调在管理层面进行精细化,并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资本回报率、劳动生产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中铝要求所有下属企业都必须采购自产品牌矿泉水,以节约运营成本;此外,中铝甚至自己生产衬衣,淡蓝色的棉质料,左胸口袋处逢有中铝标志,138元一件,葛红林也穿。

葛红林称,国企脱困,除通过财务方式瘦身和“扭亏”后,还要用好“加法和乘法”,即近两年政府工作报告一再提出的通过技术改造提升现有产业的经济效益,以及强调创新驱动生产力发展。

在体制机制层面上,葛红林建议国家能够突出现代制造业在实体经济的基础性地位的建议。

“实体经济是我国发展的根基,但似乎目前对于哪些产业是实体经济没有定论。”葛红林表示,有观点认为,实体经济即包括农业、工业等物质生产和服务部门,也包括教育、文化等精神产品的生产和服务部门。而另一种观点认为,实体经济是指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部门或行业,最典型的有机械制造、纺织加工、建筑安装、石化冶炼、种养采掘、交通运输等。

“前者的范围太宽泛,似乎95%的经济都属于实体经济,后者的范围太传统,而且给人印象是属于要去产能的经济,”葛红林说,“我认为应该突出发展现代制造业,突出它在实体经济的基础性地位,因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贡献是制造业,当前仍然还是发展的重要动能,一旦制造业出现滑坡短时间是难以恢复。”

葛红林表示,当前制造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少企业所谓的利润是以虚补实,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虚实经济社会平均利润的差距太大,亟需调控。

提高大宗商品话语权

2016年中国铝业的业绩大幅提升,和氧化铝价格的复苏有关。

葛红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价格的大跌大涨,不仅有害于原材料供应商,更有害于现代制造业发展,从中渔利的只是投机者,他建议国家加强管控。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2017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CPI涨幅目标为3%左右。

但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心田指出,2017年要完成3%的预期难度非常大。

进一步讲,2013年到2016年,我国CPI同比涨幅分别为2.6%、2.0%、1.4%、2.0%,涨幅均在3%以内。然而这几年,恰恰是商品市场的低潮期,大宗商品价格2016年之前近5年一直呈跌势,所以CPI控制难度较小。而进入到2016年后,大宗商品开始狂涨,CPI指数随之波动,较2015年有明显增长,由此可见,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是对CPI目标的严峻考验。

葛红林介绍,进口铁矿石价格去年1月4日为42.7美元/吨,年底12月30日涨到了79.65美元/吨,涨幅达86.53%。而今年2月21日达到95.05美元/吨。按去年进口量10.24亿吨来计算,国外矿产企业将多得2590亿-3710亿元,而成本同期却基本未变,成为纯盈利,但增加了我国企业的成本。

葛红林建议,要加快我国在海外铁矿石基地建设,用实力来平抑价格,否则还会大跌大涨,伤害我国的现代制造业。

(编辑 :吴红缨,如有意见和建议请联系:liguo@21jingji.com;wuh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