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简政放权这四年: 目标提前实现 继续打通“最后一公里”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北京报道
2017-03-16 07:00

1489555433289101.jpg

国家博物馆内有一件特殊的收藏品:一个长宽各不足半米的玻璃箱内,密密摆放着109枚红色公章。2014年9月,在李克强总理见证下,它们被永久封存了起来。

“这章做得多结实啊!不知束缚了多少人。”当时在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李克强曾掂量着其中一枚铜质公章感慨道。简政放权改革中,天津滨海新区将分散在18个不同单位的216项审批职责合并为“一局一章”,原有的109枚公章就此废弃。

时隔两年半后,李克强总理在3月15日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再次提起了这些公章,“中国太大,不知道类似的情况哪些地方还有。”

“在前几年两会上,曾有人展示了一个项目审批‘万里长征图’,据说现在变成百里了,百里也不少啊,还要继续推进。”李克强说。

“简政放权,厘清和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也是行政体制改革的重要抓手,要通过减少和下放审批事项,激发市场和社会活力。”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告诉记者。

简政放权这四年

2014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其履职后的首次政府工作报告上说,进一步简政放权是“政府的自我革命”。此前,李克强曾给自己定下了本届任期内第一个明确的目标:将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再减少三分之一。

到本届政府的最后一年,这一目标已提前实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本届中央政府已分9批取消下放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618项;分3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283项;分3批清理规范中介服务事项323项;分3批修订企业投资项目核准目录,减少90%审批;分7批取消433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取消、停征、减免496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非行政许可审批”这一概念成为历史。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法治指数创新工程项目组发布的中国政府透明度指数报告显示,2015年,31家省级政府和47家较大的市的门户网站公开了审批事项清单,公开率分别达100%和95.92%。

从上海自贸区开始,“权力清单+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得以推广。从2013年至今,我国发布了三版自贸区负面清单。数据显示,目前自贸区超过90%的外商投资企业是以备案方式设立;相较此前的“逐案审批”,所需提交的文件由10份减少到3份,办理时限由21天左右缩短为1-3个工作日。

“国务院进行了几轮规范性文件清理,这些清理与制定权力清单、负面清单一起,可以让政府的权力边界更清晰,从而规范政府管理、提高政府服务质量。”张占斌说。

2016年10月1日起,“五证合一、一照一码”登记制度改革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即在“三证合一”(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合一)基础上,又整合社会保险登记证和统计登记证,实现“五证合一、一照一码”。

“这3年多来,每天平均有4万个以上市场主体注册登记,那就相当于每年新增1000多万个。”李克强说。

国家工商总局企业注册局(外商投资企业注册局)局长周石平介绍,随着“三证合一”、“五证合一”改革的实施和深入开展,政府部门间各自独立的“信息孤岛”将会逐步被“信息共享”、“业务协同”的新格局所取代。

要打通“最后一公里”

在记者会上谈到4年多以来最难攻克的工作时,李克强说,说到最难的,还是在深化改革方面。比如说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改革,这不仅会触动利益,而且要触动灵魂。

“我们要让权力不能任性,就得把那些不应该有的权力砍掉,有些涉及到部门利益,要压缩寻租的空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从中央政府一直到地方、到基层,要打通‘最后一公里’”。李克强说。

李克强强调,我们的确已经完成了本届政府成立之初确定的任务,但是在推进的过程中发现这里面的名堂多了,不仅是审批权,还有名目繁多的行政许可、资格认证、各种奇葩证明,让企业不堪重负的收费等等,这些都属于简政放权要继续推进的内容。

比如,网约车的行政规范既受关注又受争议。交通部等多部门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对经营单位、营运车辆和驾驶员所应获得的行政许可作了规定,一些城市政府继续设定了户籍、车型等限制。

网约车行政许可来自于国务院2004年6月29日公布的《国务院行政许可决定》,以决定的方式设定了500项行政许可。《行政许可法》规定:“必要时,国务院可以采用发布决定的方式设定行政许可。实施后,除临时性行政许可事项外,国务院应当及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法律,或者自行制定行政法规。”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沈福俊认为,国务院决定设定的行政许可为临时性行政许可,应当改变依据临时性行政许可对网约车进行行政许可的模式,并制定将网约车和传统出租车一体化管理的行政法规,以实现对出租车行业的常态监管。

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说,新业态的成长倒逼了政府职能转变。确实,这些新业态很多是过去未知的,对此,我觉得有不同争议是正常的,我们还是要以开放的态度、包容的理念审慎监管,促使它健康发展。

除了继续取消下放行政审批,李克强还说,今年要推进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特别是那些名目繁多、企业不堪重负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力争今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人民币。

全国人大代表、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介绍,据统计,目前行政事业性收费包括92大项,每一大项下又有若干“目”,合起来多达数百项。

王均金建议,政府要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和收费社会公告制度;对现行所有的收费进行梳理、论证,对于一些政府自行设立的收费、附加费、集资等应该全部取消,对没有法律依据,又没有正式文件批准的各种乱收费也应该全部取消。 (编辑:谭翊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