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欧盟模范生”不负众望荷兰人阻止民粹主义上台鼓舞欧洲市场士气

21世纪经济报道 师琰 伦敦报道
2017-03-17 07:00

ING-Diba银行首席经济师布蔡斯基(Carsten Brzeski)指出,荷兰属于非常开放的经济体,也是世界商品贸易中转站,行业领域宽广,内需基础稳定。商品与服务出口占荷兰GDP的三成以上,荷兰经济之所以如此繁荣,也主要归功于对欧盟大量出口,很难想象离开欧盟,荷兰的好日子还能继续。

3月16日上午,欧洲金融市场简直一派欢腾:富时100指数开盘上涨0.5%,创下新高,从巴黎、法兰克福到米兰、马德里,股指也纷纷上涨;欧元触及五周高点,兑美元升至1:1.0746;法国十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下跌至一周低位0.99%……这一切都主要是因为荷兰大选缓解了人们对于欧洲所面临的右翼民粹主义浪潮的担忧。

15日大选投票的最终官方统计尽管要到21日才会公布,但当晚结果已然明朗:已蝉联两任首相的马克·吕特(Mark Rutte)带领自由民主人民党(VVD)战胜了吉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率领的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PVV),取得下议院最多议席,料将开始第三届任期。

“吕特获胜有利于加强欧元。”货币兑换公司Caxton FX分析师奥利弗(Alexandra Russell-Oliver)说,“市场此前一直担心,威尔德斯胜利将为其他欧洲大选中的民粹主义候选人提供支持,欧洲转向民粹主义则让欧盟和欧元前景生疑。现在市场将密切关注接下来的法、德大选。”

吕特靠什么战胜威尔德斯

根据初步计票结果,在150个席位的下议院中,吕特领导的VVD党取得33席,威尔德斯的PVV党虽一度风光无二,最终仅比五年前多了4席,跟其他两个政党各得19席。

是什么导致威尔德斯的得票率远低于预期?要知道,他在近两年的民调中一直独占鳌头,直至大选前一周,情况依然如此。25%的预期支持率虽不足以将威尔德斯送上首相宝座(没有其他政党愿与其联合组阁),但占据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似乎已是探囊可得。

上周六荷兰与土耳其之间的一场外交风波,意外成为吕特一方进球的助攻手。

上周六(10日),土耳其外交部长原本计划在荷兰鹿特丹的土耳其领事馆公开演讲,为土耳其宪法修正案全民公投拉票。荷兰有约31万土耳其裔公民拥有该投票权。荷兰拒绝土外长乘坐的专机在境内降落,理由是该演讲集会将导致荷兰当地公共秩序和治安受到威胁。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怒斥荷兰是“纳粹残余和法西斯主义者”,宣布立即封锁荷兰驻安卡拉使馆和驻伊斯坦布尔领馆。

当晚,土耳其家庭和社会政策部长试图乘车从德国前往鹿特丹,结果她被全副武装的荷兰警方拦下并护送回荷德边境。埃尔多安怒不可遏,对荷兰的外交声讨再次升级。

在13日晚的大选前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令荷兰选民印象深刻的是,当谈到荷土外交争执时,威尔德斯称,荷兰应该将土耳其大使驱逐出境。吕特冷冷回应称:“这就是坐在沙发上发推特与治理国家的区别。如果你在治理这个国家,你就得做明智的决定,而驱逐大使是不明智的。”

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政治学者克鲁威尔(Andre Krouwel)说,在这场外交冲突中,吕特能够显示他作为一名真正政治家的强硬一面,并告诉威尔德斯,你只会坐在那里发推特。

荷兰资深民调专家洪德(Maurice de Hond)所做调查也表明,86%的荷兰选民支持吕特对土耳其部长入境的处理方式。在选举前最后一次民调中,VVD党的得票率达到17%至20%,攀至榜首。

“威尔德斯若取得胜利,本可为勒庞在法国总统大选助推,让欧元的未来陷入危险。好在这一切结束了,民众已经终结了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蔓延的民粹主义势头。”Think Markets公司分析师Naeem Aslam说。

欧盟模范生的未来

荷兰是欧盟及其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EEC)的创始成员国,长期以来经济充满活力、GDP增长稳定、财政收支平衡、失业率低、市场开放,被公认是欧盟内的“模范生”。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何以能在这里掀起风浪?

吕特在上任之初承诺要实现国家经济增长和不断繁荣,他也的确做到了。荷兰国家统计局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荷兰经济增长2.1%,是九年来最高;失业率从5.8%下降至5.5%;消费者可支配收入增加。

但问题是,经济增长和繁荣并没有让许多来自中下阶层的荷兰人体会到生活水平带来改善。政府提高退休年龄、削减社会福利等决定也令下层民众失望。威尔德斯警告国家面临“伊斯兰化威胁”、抨击欧盟和欧元,正好迎合了部分民众对难民问题的担忧以及上升的民族主义情绪。

ING-Diba银行首席经济师布蔡斯基(Carsten Brzeski)指出,荷兰属于非常开放的经济体,也是世界商品贸易中转站,行业领域宽广,内需基础稳定。商品与服务出口占荷兰GDP的三成以上,荷兰经济之所以如此繁荣,也主要归功于对欧盟大量出口,很难想象离开欧盟,荷兰的好日子还能继续。

观察家们分析,荷兰民众在这次大选中的高投票率对击败民粹政党也功不可没,这次大选投票率超过81%,五年前的大选最终投票率是74%。

富达国际全球经济学家斯图普尼茨卡(Anna Stupnytska)认为,本次荷兰大选可能成为民粹政党在欧洲人气的转折点。但吕特在大选中提出的一些主张也明显有所变化,如对境内穆斯林移民的态度更为强硬,大选之后组阁的新一届荷兰政府执政风格是否也会有所改变?一切还有待观察。

(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