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力推733亿澳元基建计划 将成中国企业投资热土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悉尼、北京报道
2017-03-18 07:00

至2019-2020财年的未来四年里,新州计划投资733亿澳元用于公共交通和道路改造、学校和医院现代化建设、以及体育和文化...

至2019-2020财年的未来四年里,新州计划投资733亿澳元用于公共交通和道路改造、学校和医院现代化建设、以及体育和文化基础设施升级,其中包括由州政府拨款设立的200亿澳元“重建新州计划”中的95亿澳元。中国工商银行悉尼分行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如把握得好,新州的基建项目对中国的工程企业来说具有巨大的、长期的机遇,短期内也可以作为尝试进入澳洲等发达市场的踏脚石和练兵场。

“目前,就基础设施投资而言,新南威尔士州(以下简称‘新州’)可谓是全球最让人心动的热土之一。随着本州有史以来最大资本项目的推进,我们将重新打造人们使用交通服务的方式。”近日,澳大利亚新州交通与基础设施厅厅长安德鲁·康斯腾思(Andrew Constance)在悉尼对21世纪经济报道等中国媒体说。

至2019-2020财年的未来四年里,新州计划投资733亿澳元用于公共交通和道路改造、学校和医院现代化建设,以及体育和文化基础设施升级,其中包括由州政府拨款设立的200亿澳元“重建新州计划”中的95亿澳元。

这一投资计划被新州政府视为继续领跑澳大利亚经济的关键。新州向来是澳大利亚经济的引擎,GDP总值逾5000亿澳元,远超马来西亚、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在2016-2017财年,新州经济增长3%,人口增至760万,就业率增长3.9%,达到AAA信用评级水平,在整个澳大利亚都是最好的。

在733亿澳元的“大礼包”中,交通项目占一半以上,达到415亿澳元,优先项目包括西联公路、北联公路、悉尼城铁、纽卡素(New Castle)交通改造项目、帕拉马塔(Parramatta)轻轨、悉尼市中心至东南区轻轨、西悉尼机场等大型工程。

其中,悉尼城铁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公交项目,总长65公里、设有31个地铁站。除了对现有西线进行重大升级,悉尼城铁还将建造两条新线:西北线已于2013年动工,投资83亿澳元,预计2019年年中开通;市区和西南线将于2017年动工,投资115亿至125亿澳元,预计2024年投入运营。

康斯腾思补充道,州政府近期还决定再修建一条从悉尼市中心到悉尼西部商业中心帕拉马塔的城铁。预计这条铁路将在五年内开工,在2025年左右建成通车。

中国工商银行悉尼分行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如把握得好,新州的基建项目对中国的工程企业来说具有巨大的、长期的机遇,短期内也可以作为尝试进入澳大利亚等发达市场的踏脚石和练兵场。

“中国企业已经历了近十、二十年的发展,其中不少中大型优质企业已具备了一定的开拓国际市场的技术能力、承包(统筹)实力和竞争力。特别在交通设施开发方面,已有中企在欧美等发达市场总包大型交通项目并成功交付的例子。”该负责人称,目前,已有中企在不同层面参与一些大型交通设施项目。

中资银行看好新州基础设施融资业务

至于如何为这些项目吸引投资,新州财政厅厅长多米尼克·佩罗蒂提(Dominic Perrottet)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大多数项目都是PPP的形式,需要与私营部门和外国投资者合作。他强调,州政府会分担投资风险,跟投资者建立“真正的”合作关系。

他举例说,在成本高达168亿澳元的西联公路项目中,新州政府从“新州重启基金”中拨出18亿澳元启动该项目,联邦政府承诺亦提供15亿澳元资金支持和20亿澳元特惠优惠贷款。政府支付的资金主要用于工程前期投入,之后可以通过出售路段运营权收回投资。而运营企业可以通过收取过路费获得收益。

为了支持基础设施发展,新州政府在2014年专门成立了“重建新州计划”,资金主要来自国有资产私有化。佩罗蒂提说,通过“资产回收”来为新项目筹集资金,使得新州基建的净债务为零。目前,该州最大的私有化项目就是新南威尔士州电网公司(Ausgrid)50.4%权益的99年租赁权合约。

上述工行负责人称,澳大利亚的PPP模式包括一系列成熟的、经市场测试的风险分配机制,主要原则是不同风险由最有能力和资源管理这些风险的一方承担,并合理定价这些风险。以澳大利亚PPP模式中很常见的Availability PPP为例,由私营承建方承担开发、建设风险(包括超支、完工时限等),而在运营期由州政府承担、消化流量(收入)风险。

以工行为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正在成为中资银行在澳大利亚的重点业务之一。自2008年在澳大利亚落户以来,工行已在新州参与并成功中标多个基建融资项目,包括悉尼轻轨PPP项目、纽卡素港私有化项目、新州电网私有化项目等。

“至于融资选择,我们欢迎各地的银行参与基础设施融资,不管是在岸的,还是离岸的,当然也包括中资企业。”佩罗蒂提指出,一般来说,为当地基建项目提供融资的都是银行财团,既有澳大利亚银行,也有外资银行,其中就有中资银行。

中车正密切关注澳大利亚高铁项目

新州巨大的基建市场能给中国企业提供怎样的机遇?“这些项目都是对外国企业开放的。”康斯腾思说。去年,他就来华推介过新州的基建发展计划,希望能够引起中国投资者的关注。

康斯腾思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案例:2014年5月,招商集团与澳哈斯汀基金管理(Hastings Funds Management)联合以17.5亿澳元,中标澳大利亚纽卡素港98年租期。“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合作,港口吸收了中方的管理经验,现在运转得非常好。我们希望在其他基建项目中也能看到这样的强强联合。”纽卡素港是世界第一大煤运码头,澳大利亚41%的煤出口由该港运出。

在港口之外,新州的轨道项目也在吸引中资企业的目光。2014年9月,港铁公司与当地企业组成Northwest Rapid Transit(NRT) 财团,与新州政府签下悉尼城铁西北线PPP合同,内容涵盖项目的设计、建造、融资及为期15年的营运及维修服务。这条铁路线还没有投入运营。

在港铁之后,号称“铁路巨无霸”的中国中车集团也在蠢蠢欲动。2016年12月,中车集团副总经理徐宗祥在博鳌亚洲论坛墨尔本会议期间对媒体透露,两年前中车就与澳大利亚高铁筹备组的负责人接触过,了解到澳大利亚就建设墨尔本-堪培拉-悉尼-布里斯班东部高铁走廊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中车正在持续关注有关进展。

对于这个项目的进展,康斯腾思回应道,考虑到项目庞大的规模,必须要有国家政府的支持。他说,“中方已经表示出兴趣,但这个项目还牵扯到土地和拆迁问题。”目前,新州政府推进的交通项目名单并不包括上述高铁项目。

康斯腾思认为,州政府当前推动的交通项目就可以实现地区之间的联通。“如果你们看一下我们正在推进的项目,悉尼西机场可以连接堪培拉,纽卡素交通改造项目可以连接北部和南部的墨尔本,从而加强悉尼与周边地区的互联互通。”

对于高铁的前景,他的态度十分谨慎。“这个项目不仅是建一条铁路,它关乎悉尼未来的发展。”他强调,高铁项目一定要搭配成熟的区域发展计划,才能产生足够的经济效益。“目前,有很多游说在进行之中,最终要由联邦政府来决定。”

“说句实在话,目前,中国企业对新州商业地产项目更感兴趣。”康斯腾思说。

万达将继续在悉尼开发新项目

不断完善的基础设施让悉尼楼市价格节节攀高。以万达、绿地、新华联、碧桂园为代表的房地产巨头已经开始抢滩悉尼地产市场。

2015年1月,万达集团收购悉尼1 Alfred大厦和紧邻的Fairfax House大楼,并宣布投资10亿美元打造高端商业地产,包括一个奢华酒店和一栋豪华公寓。这是万达集团继黄金海岸珠宝三塔项目后在澳大利亚的又一重大投资。

在万达工作人员的带领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登上了即将被拆除的1 Alfred大厦顶层。这座180层的大厦坐落于悉尼环形码头的黄金地带,东西南三侧被五星级酒店、甲级写字楼及金融机构包围,北侧紧邻波光粼粼的悉尼湾,可以俯瞰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全景。

万达将这个项目命名为悉尼1号,希望它在建成后能成为悉尼的新地标,并成为万达海外地产的样板。目前,该项目的设计方案已经完成。酒店将延用万达文华品牌,高120米、28层,共180个房间;公寓高194米、61层,共190套房,大堂有900平米的商业。

“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开卖第一期,估计会卖多于20%,总共分三到四期来卖。”万达悉尼项目公司总经理韦佳对记者说,“客户将以当地人为主,估计亚洲客户仅占20%,而中国客户仅占亚洲客户的20%,这是很小的比例。”

韦佳没有透露公寓的售价,但声称,“能一次性付清买下公寓的人,全世界不会超过3000人。”他对公寓的天价销售充满信心,因为“这里的位置实在太好了”,“要想看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这里将是最后一块拥有永久所有权的公寓。”

回顾一下周围公寓的售价,可以预测一下悉尼1号公寓的定位。2016年11月19日,澳大利亚新华联歌剧院壹号开卖,两个半小时内104套全部卖完,包含GST的平均价格为5.6万澳币/平米。该楼盘的两个penthouse(一个270平米,售价2600万澳币;另一个280平米,售价2700万澳币),以接近10万澳币/平米的价格售出。

“整个澳大利亚市场,不光是悉尼,是全世界有眼光的开发商都非常看好的。”韦佳分析,背后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来自中国等亚洲地区的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二是悉尼本身市场潜力很大,经济发展前景好,基础设施完善。

韦佳透露,万达将继续在悉尼开发新的项目,新项目的开发周期为10到15年,比悉尼1号8年的周期还要长。

(编辑:赵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