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进店消费人次突破3.56亿 红旗连锁营收创新高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冬
2017-03-18 07:00

“此前预计2016年进店消费人次能突破3亿,结果数据出来后才发现,竟然增长至3.56亿人次,这着实让我感到惊讶。”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表示。

而就在3月17日,红旗连锁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63.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23%,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零售行业尚未出现根本性好转,部分上市公司营收更是出现负增长。在此背景下,红旗连锁的持续增长无疑显得难能可贵。

不过,红旗连锁2016年净利润出现了19.47%的下滑,而这与公司当期的持续投入不无关系。

“2016年公司新开门店较多,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的费用投入,同时收购互惠超市的费用,也存在费用延期摊销的影响,仅此一项每个月的摊销规模便达到500万元。同时,对原有的互惠生态农庄的升级改造,投入费用也比较大”,红旗连锁财务负责人介绍称。

不难看出,对于红旗连锁而言,2016年尚处于“花钱”阶段,而随着新开门店成熟期的来临,其利润贡献能力也将在2017年逐步释放。

曹世如还透露称,今年公司将对现有门店进行提档升级,并通过既有消费数据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同时还将与四川发展共同打造“川酒”品牌,而这一产品有望在今年上半年面世。

降本增效

不断优化“商品+服务”经营策略

对于投资者来说,在分析红旗连锁年报时,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数据不容忽视。

红旗连锁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增值业务收入58.2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87%。由于财务会计准则和年报披露标准的原因,增值业务收入并不会计入到公司总体营收中。

“红旗每天的营收应该分成两块,一个是商品销售收入,这部分会计入到财务营收中,另一块便是服务性收入”,曹世如介绍称。

而所谓增值业务,便来自于红旗连锁的水电费代收、公交卡充值,甚至是彩票代销等。若将上述业务叠加到整体收入中,红旗连锁营收早已突破百亿,其实际规模远超外界预期。

那么增值业务只是“赔本赚吆喝”么?并不尽然,这从年报中便可以寻找到相关数据支撑。

年报显示,公司增值业务收取佣金3121.02万元,同比上涨18.65%。

“目前增值业务种类达70多项,各项佣金率也不相同,整体维持在千分之四左右”,红旗连锁财务负责人表示,虽然佣金率并不算高,但是金额较大、本身又无其他附加成本,所以对公司利润有不小贡献。

增值业务的迅速发展,为上市公司带来可观现金流的同时,又会进一步增加客流量,进一步反哺既有的商品零售业务。

而这不过是公司“开源”的方式之一,另一个途径则来自于网点和规模的迅速扩展。

截至去年底,红旗连锁在全川共有门店2704家,门店面积54万平米,牢牢占据当地零售连锁龙头的位置。

不过,门店的扩张相应也带来了一定的成本压力。

以互惠超市为例,收购成本便存在延期摊销效应,按照单月500万元的费用计算,其全年摊销金额高达6000万。

此外,新增门店又面临着租金、装修设施设备、人员工资等一系列投入,在财报中表现为当期公司销售费用出现22.82%的增幅。

“根据我们的测算,公司新开门店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能够达到盈亏平衡,其收益显示相对滞后,换言之,就是2016年初开业的门店,从2017年便可以开始贡献利润”,上述财务负责人介绍道。

公告曾显示,红旗连锁去年还曾以4.5亿元的自有资金入股四川首家民营银行,这部分自有资金如果用于理财计划,预计可获得2250万元的资金收益。

为此,曹世如亦开始从成本端进行“节流”。

2016年,公司对原有物流配送中心进行改造,虽然数量从4个降为3个,但是配送能力却大幅增强。

“按照现有配送能力,完全可以满足再增1000家门店的配送需求,但是人力成本却大幅减少,仅此一项,便可以每年为公司减少2000多万的成本”,曹世如指出。

不难看出,对于红旗连锁而言,扩张带来的成本增加,造成公司盈利能力出现小幅下滑。

“与其他行业不同,零售连锁主要依靠规模、成本端的合理把控取胜,同时这类公司经营相对稳定,一般不会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成都一位零售连锁行业人士表示。

值得欣慰的是,红旗连锁的主营毛利率仍保持上升态势。随着新开门店收益的逐步释放,以及长期摊销费用、非经常性支出效应的减弱,红旗连锁盈利能力也将得到明显改善。

多元化发展

助力红旗连锁加速提档升级

如今,线上和线下、物流不断融合,“新零售”模式开始出现。

若从这一角度来看,红旗连锁无疑具备非常明显的优势,覆盖全川的近3000家门店,已经形成了庞大的线下平台。

走进红旗连锁公司也可以看到,公司对每笔商品销售进行实时监控,如“红光银杏广场便利店在15:07分销售金额200元”等,而商品消费种类则在各家门店均有记录,为此公司建立了专门的机房和大数据处理中心。

这使得公司能够获得最直接、最原始的一手数据,及时对商品种类进行调整,剔除滞销商品、新增畅销产品等,而这正是诸多线上电商为之眼馋的“香饽饽”。

“从公司建立之初,就已经开始着手建立相关数据库,此前还只是以自用为主,今年公司将加大对数据的应用。”曹世如介绍道,通过对消费数据的分析,可以准确地判断出消费者的购买习惯,以及不同地区的购买力和购买偏好。

按照她的规划,基于上述数据分析,可以有针对性地对现有门店、商品结构进行提档升级,比如对外国人居住较为集中、消费能力较强的城南板块,便可以增加这类门店的进口食品种类。

据红旗连锁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公司位于青羊区的一家门店,现已基本完成门店改造,年内也将启动更多门店的升级工作。

实际上,作为掌舵人的曹世如,还存在一种向产业链上游拓展的想法。

2016年4月,红旗连锁曾与四川发展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经过双方认真探讨后,准备先从省内的优势产业白酒入手,目前公司正与四川发展共同开发‘川酒'系列品牌,而这一品牌有望在今年上半年面世”,曹世如透露称,双方将进一步利用各自优势共同开拓市场,未来还准备开发更多其他产品。

而能够打通产业链的企业,无一例外,均具备超越同行业的成本优势。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近两年开始回暖的白酒行业,也为“川酒”品牌的推出提供了基础。

不难看出,无论是与四川发展合作,还是此前收购红艳超市、互惠超市、乐山四海超市等,红旗连锁都是实实在在地将项目一项项落实。

如在对互惠超市等一系列收购过程中,红旗连锁同时面临着互惠超市供货商债务,以及人力成本大幅上升等问题,但是期间公司却并未弃之不顾,而是积极面对和处理收购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和问题。这与近期监管层重点打击的“忽悠式”重组,形成了鲜明对比。

“去年在整个宏观环境并不太好的情况下,红旗连锁依然为员工加薪,并长期为全员购买五险一金。所以近几年公司人力成本增加也比较明显”,前述财务负责人介绍称。

2017年3月16日,红旗连锁召开第三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对外投资设立公司的议案》,同意公司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投资成立“成都红旗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公司占100%股权。这意味着农业或将成为红旗连锁的新的突破口。

曹世如称,目前,邛崃、崇州两个基地均已投入生产,将会发挥实质性作用。

“公司正在与沿海地区的优质企业进行业务合作,力求优势互补、共谋发展。”曹世如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