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张文魁:当前宏观经济脆弱性主要来自于国有企业债务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潇枭 北京报道
2017-03-18 18:07

3月18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报告发布会在京举行,主题围绕国企改革展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在发布会上表示,我国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GDP增速逐步下降,宏观经济脆弱性在显著上升,而宏观经济脆弱性主要来自于国有企业债务。

张文魁列举了几组数据,显示私营企业在不断降杠杆,而国企仍在不断加杠杆。

1998年,我国经济处于一个转折点,还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冲击,当时经济比较脆弱,当时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负债率大致是64%。过去十几年,工业企业负债率在稳定下降,2015年大致是57%。工业企业负债率稳步下降主要是私营企业带动,私营工业企业没有1998年数据,但2001年负债率为60%,现在只有52%。也就是说,私营企业一直在“去杠杆”。

国企整体还在不断加杠杆。国有工业企业负债率2001年是62%,基本稳定,现在仍然是61%左右。但,如果把商业类、服务类型国有企业都加起来,负债率达到66%,比较高。

如果说,国企因为政企关系好,承担的非商业性功能更多,还是“一带一路”战略的主要承担者,国企加杠杆有道理。国企偿债能力如何呢?

1.利息保障倍数。1998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息保障倍数是1.67,意味着赚的钱基本够还利息,还本可能会有点困难。2015年这项指标提高到6.48,明显上升。这个上升主要是由私营企业带来的,私营企业在1998年没有数据,2001年的数据是4.45,到现在是8.03,基本上上升一倍。而国有企业在2001年是1.83,现在是2.0,基本上没有上升,仍然处在令人担忧的状态。

2.企业资产周转率。私营企业在2001年是135%,现在是175%,也是上升很快,说明资产利用比较充分。国有企业2000年是45%,现在是68%,也上升了,但是比私营企业上升的幅度小得多,不到私营企业的一半。

张文魁表示,可能会有人反驳“宏观经济脆弱性主要来自于国有企业债务”这个结论,因为过去几年更多的是私营企业在爆发债务问题,浙江、广东东莞跑路的都是私营企业。但是,打个比方来说,私营企业的不良债务问题相当于地雷,一踩它就响,一下爆炸了,这可能炸掉一条腿,厉害一点就炸死一个人。国有企业的债务是深水炸弹,你在路上走,踩不着,也不会不响;但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炸,什么情况下会爆炸,它一爆炸,不只是炸掉一条腿,可能会引发一个小小海啸。

张文魁引用财政部数据,2016年底国企负债总额是87万亿,今年3月份到90万亿了,每个月仍然以10%,甚至15%-16%的速度增长,按财政部的统计口径,到今年年底国企负债总额应该会接近100万亿。国资委在没有转型的情况下,可以考虑用行政命令的办法,停止国企这种不负责任的加杠杆,否则国企负债这个深水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

张文魁进一步表示,最近两三个月来,整个宏观景气在改善,需求端回暖明显,这样国企无论是利息保障倍数,还是资产周转率等指标都会有一些改善。国有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吃宏观景气的饭,宏观景气好的时候就表现比较好,表现很强的顺周期特征。如果这几个月宏观景气改善是一个强周期、大周期,国有企业偿债能力指标可能会明显改善,也可能这个深水炸弹不会爆炸。但是个人判断当前改善是一个小周期、弱周期,国有企业债务风险没有消除,不会短期内消除,还是要认真对待国企负债问题。国资委应该果断的控制国有企业快速加杠杆的趋势,更重要是要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通过股权重组来推动债务重组。这样不但可以消除来自国有企业带来的宏观经济脆弱性,而且中长期来说还可以提高我国宏观经济潜在增长水平。

(编辑:何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