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浪潮之巅》作者吴军:创新的价值在于从1到N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清清 北京报道
2017-03-20 14:44

真正重要的是把发明的漫长之路走完的人。

在近年来“颠覆式创新”的流行过程中,从0到1的创新逐日受人推崇。然而,3月19日晚间,丰元资本创始合伙人、《浪潮之巅》作者吴军在《文明之光(第四册)》新书发布会上指出,真正有价值的创新并非是从0到1,而是从1到N。

关于创新的“从1到N”,吴军举出青霉素的发明为例。该药剂的出现解决了困扰人类千年的伤口感染问题,令人均寿命提升大约10岁。然而事实上,自唐朝开始,青霉素就已经在无意中开始使用,“过去裁缝们用剪刀会不小心把手划破,剪刀上的铁锈会导致破伤风,之后可能导致死亡,”吴军指出,“后来人们发现,把长了绿毛的浆糊抹在手上就可以痊愈。”这个“长了绿毛的浆糊”其中,就有青霉素的成分。

当然,这并非科学意义上的从0到1。事实上,人们对青霉素发明的认知,普遍停留在弗莱明身上。1928年,这位英国细菌学家在长毛的培养皿中发现了青霉素,次年发表了相关的研究论文。然而,此后10年的时间内,由于试剂浓度过低,无法分离出青霉素的有效成分,他的研究并没有太大进展。

直到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即,对药品需求旺盛,牛津大学实验室的弗洛里从弗莱明手中接手了青霉素菌种,并交给生物化学家钱恩,后者从菌种中成功分离出青霉素,但含量过少不足以支撑人类实验。在牛津大学内部培养青霉菌不力之后,弗洛里开始试图寻找工业界的协助,包括在美国改进培养基、寻找更好的菌种、游说美国药厂进行研究生产。

最终,在无数工人、工程师、科学家的努力之下,直到1944年,青霉素产量终于提升80倍,到诺曼底登陆时,基本每一个英美联军伤员可以得到救治,药品价格也从曾经的80美元降低至40美分。此后,直到1957年,英国牛津大学科学家霍奇金发现了青霉素杀菌关键——青霉烷的结构,此后麻省理工学院科学院合成出了青霉素,为青霉素日后的普及进一步铺路。

“真正重要的是把发明的漫长之路走完的人,”吴军指出,“从1到N不仅仅在于技术创新,还包括算法、系统、生态的创新。”

吴军表示,许多科技产品的雏形得自麻省理工学院或欧洲地区,但谈论创新,人们普遍的感觉是麻省理工学院不如斯坦福大学,欧洲不如美国硅谷。“这也就是说,完成了从0到1的创新,和最后成功,完全是两回事,你可能在替他人做嫁衣,”吴军坦言,“真正要完成的是从0到N的整个过程。”

(编辑:袁一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