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全装修红利加快释放 家装产业链面临“跨界打劫”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悦祺 深圳报道
2017-03-21 07:00

“2016年是中国精装修和全装修发展元年。”中国精装产业联盟秘书长、全联房地产商会全装修产业分会秘书长陈忠莉在3月19日举行的精装产业化创新论坛中表示,从各地陆续推出的鼓励精装修政策预测,到2020年精装修的比例将达到80%以上,5年内将彻底消灭毛坯房。

作为2017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暨32届深圳国际家具展(简称“家具展”)的同期活动之一,上述论坛会场坐落于家具展5号馆。

5号馆也被称为“都市拎包入住体验馆”,继2016年首次推出后再度延续。该展馆用55㎡、82㎡、135㎡都市主力户型实景诠释统一的设计语言与设计逻辑。今年还推出了吸引眼球的“18㎡极小户型全配置挑战赛”。

实际上,从家具展的展览内容变迁也可以看出整个产业链新的趋势。展览内容已经从原来单一的家具产品设计展览过渡成围绕住宅精装产业化全链条的展会。

在中央与地方政府鼓励住宅产业化与全装修政策的推动下,市场正在全面铺开。

精全装“风口”

据了解,目前已经出台全装修政策的不仅有北京、上海、深圳、重庆、江苏、山东、浙江等经济发达的省市,还有四川、河南、安徽等省份。

这些政策除了鼓励精装修和全装修工艺,还具体提出了完成目标的时间。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就有5个省市明确了全装修进程。

陈忠莉介绍,目前看来,出台精装修政策较早的深圳、上海、江苏等省市,虽未达到预期目标,但相较于之前毛坯市场为主的情况,新建住宅精装修的比例已经高达60%以上。

“每个省市的发展均衡度不一样的,有的也不是一刀切,是从中心城市到外围城市做一个精装的延展。”陈忠莉说。

另外,深圳家具协会精装修研究院院长关永康指出,不仅是一、二线城市,2014年开始,三、四线城市的精装修普及速度逐年缓慢增长。从2014年的25%增长到2015年的32%,预计到2016年底,三、四线城市精装修房规模将会提升到40%。

虽然与美德日韩等已经基本统一精装修、全装修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毛坯房还在大行其道,但已经有很多地产企业经过多年的探索形成了自己的精装修体系。

资料显示,如万科、恒大、绿城、龙湖等一直就有精装修产品和部门,在精装修的项目管理设计、施工等方面建立了标准化的体系和方法,对精装修的采购和供应商管理也非常成熟。

关永康与陈忠莉都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房地产50强企业中的40家2016年1到9月全装房规模总计45万套,占全装修市场的59.3%。

但回顾精装修、全装修在中国近20年的历史,发展进程相对缓慢。自2001年出台专业施工标准《住宅装饰装修工程施工规范》开始,中国开始了在全装修领域的探索,逐步打破毛坯房一统天下的局面。

陈忠莉认为,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是面临国家政策疲软、行业标准缺失、市场需求差异、设计管理空白等痛点,在地产端、施工端、建材端、设计端都有所体现,“赢在营销,死在工地”成为行业顽疾通病。

而这些痛点,也给了产业链中企业新的机会或挑战。

产业链重组

在精装修的大势之下,整个产业链也面临一轮整合,首当其冲的是房企。

陈忠莉指出,精装修政策的出台将利好大型房企,“可能会带来一场很大的变革,形成兼并趋势”。

“很多大型开发商都在转向精装修,无论是绿城的代建或者其他企业做的精装体系输出。而一些中小开发商没有人才、体系和资源,不知道如何做精装修。如果某天出台政策发布一个全面全装修的分水岭,他们就会很抓瞎。”陈忠莉说。

同时,涉及精装,地产商或承建商需要更多的资金。交易平台易采汇创始人曾华表示,与大型企业相比,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及手段单一、融资成本高,这也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

陈忠莉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房企目前最主要就是学习,或者从标杆企业挖精装人才。

“但是很难,首先不可能挖角整个团队,另外,学习来的公司管理体系和自身的机制也不一定完全匹配。”陈忠莉认为,中小企业在学习的同时要不断形成自己的体系,比如做单模块或者整体系统化的外包服务等兼顾同步进行。

而从装修产业链角度看,关永康分析,各个品类互相融合、交叉已经成为一个必然的趋势。

他介绍,在原来的逻辑中,消费者从买到毛坯房到入住,需要经历设计服务、施工服务、装饰主材、固装家具、活动家具、软装配饰、家用电器、家居用品八大产品包,这也是整个装修的产业链。

“从产业链的前端往后做产业整合是很容易的。例如房开商做拎包入住,固装家具侵蚀到活动家具。但是从产业链的后端往前端‘跨界打劫’是很难的。例如,厨房电器厂家绑定橱柜一起卖。”关永康指出,所以,未来一定面临产业重组。

住宅精装产业化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固装家具和之前三个产品包。

这也就意味着,瓷砖、卫浴、橱柜等一些固装家具和建材的零售将会越来越困难。这就导致了所有的建材渠道将发生重大的革命,更多将会走进工程渠道。但是活动家具的零售业态将会因为品类的多样化得以保留。

“对各类企业来说,有两种方式可以应对。第一种,往深度挖掘,单品类极致体验。第二种,往宽度挖掘,寻找各类配套的资源,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关永康表示。

陈忠莉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现在产业链上的各种企业都在往上游转型,这是变换角色的过程。产业链的转型不代表其中的某个环节会马上完全替代另外一个,他们之间是有关联性的。

“比如面向消费者的家装公司,或者室内设计师,将来可能都没有活干了,都要往工装上转,找到一个新的突破点。”陈忠莉说。

同样被颠覆的还有设计的逻辑。与毛坯房的户型设计相比,精装房的户型设计整个体系的导入严谨很多很多。

参加上述论坛的多位嘉宾,包括万科广深区域副总建筑师逯薇等都强调,在精装修的下半场,设计的逻辑应该是从内到外,从人到产品。

“我们以往的设计逻辑是从建筑设计到室内设计到部品设计,流程的误差从分米到厘米到毫米,用精准的下工序弥补粗糙前工序的误差是有问题的。”关永康指出,必须在设计前端把模数提前植入,才能够降低成本、杜绝浪费。(编辑:李清宇,邮箱:liq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