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台州银行行长黄军民: 大数据不能完全解决 小微风控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台州报道
2017-03-21 07:00

在浙江一个小小的台州市,诞生了三家专做小微而著称于业界的银行,台州银行、泰隆银行和民泰银行。

2015年12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建设台州市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革创新试验区,成为继温州金改之后浙江又一个国家级金改试验区。

对于每年两会都备受瞩目的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台州银行行长黄军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小微企业融资难主要是因为小微企业跟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小微企业往往存在财务不连续、不透明、不规范等现象,导致银行掌握信息比较困难,难以控制风险,因此不敢轻易涉足小微贷款业务,况且小微业务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其次,目前商业银行还不够市场化,把资金作为稀缺资源来配置,导致自身投入小微业务的动力也不足。黄军民表示,银行市场化可以解决这一问题,目前利率和汇率市场化都在逐渐深入,放开银行准入也刚开始,比如说民营银行的试点,但未来还应该再进一步放开银行的准入和退出。通过监管部门引导+利率汇率市场化+银行准入和退出机制的建立,形成竞争和分层次服务,不同银行去服务不同层次的企业。

2016年不良率0.68%

在利率、汇率改革之下,银行传统的盈利模式面临挑战,台州银行又如何实施自身转型?

黄军民表示,这几年互联网金融的爆发,是因为传统银行的封闭和懒惰,但反过来,互联网和大数据也是银行转型的利器,用来改进传统银行的产品和服务,提升能力和效率。台州银行也在推行线上线下融合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小微金融平台。

台州银行把客户的服务一部分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加快移动端迁移,比如客户经理利用Pad现场做开户、贷款调查和资料审核,甚至可以上门服务。

系统后台对接很多大数据平台和风控模型,以前单靠人来审,现在是数字风控模型和现场判断相结合,同时引入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等技术。以前一个客户经理最多可以服务一百多个小微客户,极限是两百个;通过技术改进,现在一个客户经理可以服务五六百个小微客户。

在浙江银行业风险普遍暴露的背景下,台州银行截至去年底不良贷款率仅0.68%,远低于浙江地区平均水平。一般来说小微业务风险相对较高,台州银行的风控有什么秘诀?

黄军民将风控秘笈总结为专注和专业,台州银行过去29年一直专注于小微金融服务这个领域,市场定位非常明确,围绕小微的定位把服务和产品特色化。

早在2006年,台州银行与世界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开展微小企业信贷试点,引进欧洲先进小额信贷技术,并针对本土情况做了适应性地改造。

“引进的欧洲小额信贷技术本质上跟我们之前在做的非常类似,比如说下户调查,做财务报表等,但我们以前不够流程化和系统化,欧洲技术更加注重流程化和严谨性,更强调培训。我们引进后也将其进行深化,同时建立更完善的培训体系。我们的培训学院每年培训一千六百多人,基本上百分之百的员工都是我们自己培养的。”黄军民表示。

“下户调查、眼见为实、自编报表、交叉检验”是台州银行多年来总结出的信贷技术。“引进欧洲技术前,我们也是这个流程。但我们根据自身情况‘土洋结合’,通过实践总结出这十六个字。”黄军民称。

黄军民介绍,小微企业没有规范的报表,要了解企业真实的经营状况,客户经理必须亲自走访到户,打破信息不对称,这就是“下户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企业的生产状况、库存情况和销售情况,必须一一亲眼验过,即“眼见为实”;针对很多企业没有规范报表的情况,信贷人员根据亲眼看到的各种情况“自编报表”——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并通过这两张自制报表决定贷款与否以及贷多贷少;最后一步“交叉检验”很关键,通过借款人各类信息之间的勾稽关系验证信息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当所有验证方法取得一致结果时,准确性就高,不一致时,就说明贷款调查有待深入。

线上线下结合解决风控难题

中国经济下行趋势仍在延续,银行业资产质量的矛盾凸显,台州银行在做业务时,如何平衡速度和质量之间的关系?

黄军民对此表示,小微贷款的市场非常巨大,还没有被完全满足。企业在经济下行中风险更大,暴露信贷风险也很正常,就看银行的定位是否准确,业务和能力是否与定位相吻合,只要专注自身特长的领域,整体风险是可控的。

在如何看待传统银行和新兴互联网金融机构之间的竞合关系上,黄军民持开放态度:“互联网金融机构在变,我们也在变,我们也在推动线上线下融合。”

黄军民认为,不管是大数据还是风控,并没有一家有绝对优势,“比如我们把多家的风险模型拿来使用,但并没有一家是绝对准确的。不同公司的模型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衡量,但向互联网金融学习是非常必要的。总体而言,他们并不是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双方更多是合作关系。”

在台州银行传统优势的农村金融领域,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进军。黄军民表示:“从目前来看,互联网大数据并不能完全解决小微企业的风控问题,尤其在农村金融领域,农民对先进工具的使用能力相对较弱,我们把网点开到乡镇甚至村里去,上门教他们使用,普及金融知识,这个他们更能接受。而对纯线上的接受程度更弱。我们认为线下网点加线上系统工具,能更好满足农民的需求。”

台州银行全部业务总量中“三农”占比将近一半,百分之八十的营业网点都在小镇和城乡结合部。兴农卡目前已遍及浙江2087个村,有87万用户,100亿授信。

在成为国家级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革创新试验区后,台州市政府及各部门做了多方面探索。比如,建设台州金融服务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涵盖市场监管、公安、法院、国税、地税等十几个部门,覆盖50万家企业与个体工商户,打通了银行获取小微企业信息渠道,大大提高了银行获取企业信息的可能和效率;成立了非营利性的台州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担保费率仅0.75%,明显低于社会融资性担保公司,解决了小微企业担保物不足难题和担保链风险问题。

但在黄军民看来,监管层还需引导银行更加明确地分工,要尊重市场规律,少用行政化命令,不能一刀切去设置同一个门槛或考核,一窝蜂让银行去做小微。“我们迫切地希望更加市场化,设置机构更加自由,可以出于市场的真实需求和银行自身战略定位,同时监管指标和政策更差异化。”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