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自贸区划定沈阳、大连、营口三地 面向东北亚开放合作

21世纪经济报道 定军 ,郑晓彬 北京报道
2017-03-24 07:00

聚焦第三批自贸区通过自贸区建设,会给辽宁带来大量新的经济运行模式、观念、市场规则、软硬环境建设的推进,尤其...

聚焦第三批自贸区

通过自贸区建设,会给辽宁带来大量新的经济运行模式、观念、市场规则、软硬环境建设的推进,尤其是公共服务的提升。

据辽宁日报的消息,3月22日,中国(辽宁)自贸试验区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就扎实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辽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希指出,全力打造辽宁对外开放新平台,充分发挥辽宁作为东北亚区域开放重要节点的优势,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参与国际竞争。

会议透露,辽宁自贸区分为沈阳、大连、营口三个片区。其定位是,着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基地、面向东北亚开放合作的战略高地、国际海铁联运大通道的重要枢纽。

同时,积极推进自贸试验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加快构建双向投资促进合作新机制。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国对外贸易研究部所长李健认为,通过自贸区这一开放的平台,将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东北,同时,也将加快东北老工业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辽宁自贸区分三大片区

李希在3月22日的会议上表示,要深刻认识辽宁自贸试验区建设在全国改革发展大局、在东北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在辽宁振兴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站在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高度,着眼中国区域协调发展长远战略,扎实推进辽宁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努力打造对外开放新引擎、提升振兴发展整体竞争力。

他表示,自贸区建设要 以“复制”为基础、“创新”为关键、“推广”为目的,力争形成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制度创新体系,努力建成高端产业集聚、投资贸易便利、金融服务完善、监管高效便捷、法治环境规范的高水平高标准自由贸易园区。

加强统筹协调,努力实现自贸试验区与沈大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沈阳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大连金普新区等创新载体互动发展等。

和一些内陆省市相比,辽宁不仅具备环渤海和辐射东北亚的地理区位优势,而且城市化水平高,基础设施相对完善,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消费能力较高。

沈阳大学经济学院自贸区研究所副所长姜伟认为,沈阳、大连、营口三个城市地理位置优越,具有发达的陆海空体系,产业基础和科研实力雄厚,同时,沈阳是重工业城市,大连和营口是港口城市,沈阳借助港口地带,以贸易带动重工业的发展,对振兴东北经济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姜伟进一步表示,在自贸区的体系之下,沈阳、大连可以改变以往单打独斗、各自为战的局面,形成合力,坚定实现东北的“领头羊、排头兵”作用;至于如何磨合协调、更多考虑全局利益就是挑战了,可以“存小异”但需要“求大同”。

大连海事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刘斌认为,三个片区连接起来,将形成一个大通道,国内外货物可以走海运到大连或者营口,再经铁路向北到满洲里,再到俄罗斯或欧洲。

“因此辽宁自贸区主打的自由贸易不只是对准东北亚,也对准‘一带一路’上的一些国家进行合作。”他说。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认为,通过建立自贸区,实现货物、资金的自由流通,会给辽宁带来大量新的经济运行模式、观念、市场规则、软硬环境建设的推进,尤其是公共服务的提升,“东北的问题不是基础不好,也不是没有资源,而是市场机制没有很好地发挥。”

市场化改革试验

此前,中央对辽宁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具体要求是,“落实中央关于加快市场取向体制机制改革、推动结构调整的要求,着力打造提升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整体竞争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的新引擎”。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万强认为,不同于其他自贸区,辽宁自贸区推进市场化的试验主题,是对过去市场化程度相对偏低的修正,尤其是对政府行政体系的改革,以适应市场改变所带来的管理和服务需求。

李希在上述会议上也着重介绍了辽宁自贸区建设在市场化改革方面的重点。

产业方面,要抓住建设自贸试验区这个重要契机,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鼓励先进装备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在自贸试验区集聚化、集群化发展。

体制机制改革方面,将依托自贸试验区这个重要平台,进一步深化国企国资改革,完善国有企业治理模式和经营机制。同时,利用自贸试验区这个重要载体,不断提高开放度和透明度,提升利用外资的综合质量。

政府改革方面,要坚持以“放管服”改革为重点,全面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对标先进找差距,加快构建与市场完全对接充满内在活力的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沈阳大学经济学院 自贸区研究所副所长姜伟认为, 辽宁自贸区建设要致力于打造一个聚集国际资源要素的一个服务平台,为促进“走出去,请进来”下功夫。

“在这过程中的投资导向要有利于对内对外的开放,能够促进‘引进来、走出去’的有机结合,促进国际资源要素有序的流动,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促进市场深度融合。”

姜伟认为,首先要紧紧围绕国家的战略,在地区优势和诉求上做文章,要突出辽宁自身的特色;另外要把国资、国企改革作为体制改革结构调整的重要抓手; 三是利用自贸区的平台充分发挥其整合不同所有制资本融合的整体优势,探索不同所有制之间的取长补短,相互促进。

(编辑:吴红缨,如有意见和建议请联系:dingjun@21jingji.com;wuh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