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除了辉山乳业, 被浑水做空一枪毙命的冤魂还有谁?

21世纪经济报道 奉仙 深圳报道
2017-03-24 15:44

3月24日,辉山乳业(06863.HK)临近午盘直线暴跌,最多跌90%,股价由2.81港元跌至0.25港元。截至上午收盘,辉山乳业跌85%报收0.42港元。

image_1490337541.887281.jpg

市场随即有消息传出,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30亿账上资金投资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去年12月美国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沽空报告之后,各家银行前去审计调查。中国银行发现,辉山乳业一堆单据造假。

此外,亦有传闻称,辽宁省政府金融办在3月23日(周四)下午召开了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众多金融机构参与。

会议.jpg

然而,对于股价暴跌和外界传言,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今日午间对外回应称,目前公司正在核查相关信息,稍后将有正式公告进行回应。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也向外表示,网络传言都是谣言,“公司股价暴跌我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但对于辉山乳业股价暴跌的具体原因他并未多说。

在此次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之前,辉山乳业曾因与浑水的多轮交锋而引发市场关注。

浑水大战辉山乳业

2016年12月16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一篇针对中国辉山乳业的报告。在这份长达47页的报告里,浑水指出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颇多,并称该公司估值实际接近零。

这一重磅消息导致辉山乳业当日上午紧急停牌,并于当晚发布澄清报告,对浑水报告进行逐条批驳,否认了浑水的一系列指控,并宣称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然而,在2016年12月19日,浑水又再度出击,在官网挂出第二份调查报告,进一步指责辉山乳业在收入上有欺诈嫌疑。随即,辉山乳业也于当日再度发布澄清报告对浑水进行回击。

通过浑水的报告和辉山乳业的公告,可以看到两者交锋之激烈。 

在浑水的第一份报告中,浑水质疑辉山长期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却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存在财务欺诈行为,利润造假。

辉山乳业公告回应称,2013/2014财年、2014/2015财年及2015/2016财年,辉山苜蓿草产量分别达到14万吨、13.4万吨及8.5万吨(另有燕麦产量7.9万吨,燕麦与苜蓿草可替代),三个财年共计产量35.9万吨,由于苜蓿草于6月份开始收割,辉山于三个财年内每年外购苜蓿草1万吨以弥补收割前所需的消耗量,此外购量的占比为4.3%至9.2%。辉山也否认了浑水提出的美国一公司为其牧草供应商的说法:“过往三个财政年度从未自And erson &Grain Company采购苜蓿草。”

image_1490335499.664542.jpg

浑水在第二份报告中声称,国家税务总局的增值税数据显示,辉山乳业的报告中存在大量收入造假。

辉山乳业则在公告中回应称,公司已经核实国家税务总局官方数据,通过登录国家税务总局官方所得税汇算清缴申报电子系统,查询结果显示,辉山乳业下属4家子公司,即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辉山乳业(沈阳)销售有限公司、辉山乳业(锦州)销售有限公司及辽宁辉记良品商贸有限公司,于2015年在系统中的申报确认收入分别为10.02亿、21.98亿、4.77亿和0.084亿元,合计销售收入是36.85亿元人民币。这些数据与同年在国家工商总局备案的数据完全一致,这与浑水报告中提及的数据是相悖的,而在国家工商总局备案的数据是不需要内部交易抵消后的。

image_1490335619.150953.jpg

此外,浑水还在第二份报告中指出,辉山乳业声称其原奶平均售价高于市场整体平均售价,浑水对此表示质疑。辉山乳业也在公告中进行了回应。

image_1490335763.668528.jpg

在浑水与辉山乳业的此前的做空与反做空战中,辉山乳业的股价一直保持较为稳定。在2016年12月19日辉山乳业复牌当天,股价甚至小幅上涨,此后也一直处于窄幅震荡中,直至今日股价才突然出现罕见暴跌。

事实上,在两者的交锋过程中,辉山乳业控股股东曾通过冠丰公司两度增持,分别增持近2500万股和2100万股,冠丰公司由杨凯、葛坤作为一致行动人全资所有。目前,他们持有辉山乳业73.21%的股权。

“被猎者”不乏先例

尽管辉山乳业的暴跌与浑水的沽空有多大关系目前还难以明确,但在辉山乳业之前,不少曾经被浑水盯上的中概股上市公司,都曾有过惨烈的一幕。

2010年11月10日,浑水质疑绿诺科技伪造客户关系、夸大收入以及管理层挪用上市融到的资金等行为,绿诺科技股价应声大跌15.07%。第8天,绿诺科技被停牌;第23天,被迫退市。浑水公司因此一战成名。

2011年6月, 浑水公司对在多伦多上市的中国林业公司嘉汉林业(Sino-Forest)发布做空报告,指控嘉汉林业庞氏骗局,展开对嘉汉林业的围剿。在浑水报告发布当天,嘉汉林业股价狂泻64%;2012年04月03日,嘉汉林业申请破产保护;2012年12月底,嘉汉林业宣布以重组的方式黯然退场,至2013年1月,嘉汉林业债权人通过重组接手了全部资产,股票清零收尾。

2011年11月21日,浑水将枪口对准分众传媒,分众传媒股价一度暴跌40%。此后到浑水又再陆续发出4篇报告,分众积极回应,双方展开五度交锋。尽管最终击退了浑水,但分众传媒还是决定通过私有化退出纳斯达克。2013年5月,分众传媒宣布完成私有化,并停止在纳斯达克市场交易。

当然,并非所有被浑水狙击过的公司都有所溃败,展讯通信是浑水“错杀”的典型案例,在与浑水的交锋中虽遭遇股价单日大跌但第二日股价即迅速回升。

盘点港股“翻车”历史

由于香港市场没有涨跌停的限制,在辉山乳业之前,港股历史上个股单日股价暴跌的现象比比皆是。

1.德普科技(03823.HK)

2016年7月28日,沽空机构格劳克斯研究发表报告指出,德普科技夸大了列帐盈利,同时收购项目作价有大量“水分”,相信集团帐目有不实,建议强力沽售德普科技目标价为0元。受此影响,德普科技于11时20分左右下泄,一路震荡走低,下午15点后再度疯狂跳水,盘中暴跌逾90%。

image_1490340245.482687.jpg

2.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

2015年5月20日,前内陆首富李河君控股的汉能薄膜发电早上10时15分突然跳崖式下跌,20分钟内大跌47%,公司公告10时40分起短暂停牌。根据港交所披露易资料,李河君持有汉能80.89%股份,汉能的暴跌暴跌,使得李河君身家瞬间蒸发1167亿港元,约935亿人民币。

image_1490340351.331037.jpg

3.恒发洋参(已更名为“前海健康”,代码:00911.HK)

2016年1月28日,恒发洋参以每股0.39港元开盘,开盘后一直横盘整理。但10:00起,恒发洋参股价开始塌方式下滑,10点36分股价就跌至0.034港元。恒发洋参紧急宣布公司股票停止交易。当日恒发洋参全天下跌91.39%,市值蒸发71亿港元。

image_1490340479.565716.jpg

相似的案例还有很多,例如工盖有限公司(01421.HK)、百灵达国际控股(02326)等均出现过单日股价暴跌的情况,具体见下图:

image_1490340660.196288.jpg

image_1490340651.001225.jpgimage_1490340644.596049.jpgimage_1490340632.849522.jpg

就在港股市场或海外市场上市的公司而言,公司若有造假行为,将极容易受到沽空机构狙击,也最容易被狙击成功,投资者一旦踩雷将损失严重。

在内地市场与香港市场以及国外市场互联互通推进的大背景下,对于相关风险该如何把控,或是监管层必须思考的命题。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