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白百何被曝出轨,最大赢家出炉!看到TA的名字,大家都笑了

综合报道
2017-04-12 14:08

4月12日,据全明星探爆料,知名女星白百何疑似出轨。12日午后,与白百何名称相仿的个股百合花股价跳水,梦百合走势平稳,而红墙股份则放量拉升。

2.jpg

1.jpg

全明星探拍到白百何与一年轻小鲜肉蜜游泰国,疑婚内出轨。据新浪娱乐目前白百何和陈羽凡微博已互相取关,最后互动在去年8月,有网友爆料两人已离婚。前几日,白百何曾在微博上发文称:“这个时代利益关系充斥在工作、交友等本来更加纯净的空间里,还好在感情上你有自主选择权……”后来又秒删了这条意味深长的微博。

卓伟.jpg

这些品牌恐“哭晕在厕所”

根据一份来自猫眼电影的票房统计数据,截止至2016年9月13日,白百何作品累计票房高达63.2亿,是榜单上名副其实的吸金女王,堪称“最能赚钱的女明星”,被外界称为“80后票房女王”。

白百何一共出演过12部电影,量并不多,但票房表现不俗。

2011年,白百何凭借《失恋33天》成功翻身,成为热门女演员。紧接着她又接连出演了两部低成本爱情片:《分手合约》以2000万成本收获1.9亿票房;《被偷走的那五年》则以4000万的成本拿下1.5亿票房。

2015年,《滚蛋吧!肿瘤君》让白百何把口碑和票房都收入了囊中,也成为其里程碑式的作品。这部电影最终以3000万成本收获5.1亿票房,称其为票房收割机也不为过。

但在《捉妖记》之前,很少有人能将白百何与票房冠军这个名号联系起来。《捉妖记》最终收获24.39亿票房,毫无争议地奠定了白百何票房灵药的位置。

2017年,白百何主演的都市医疗行业励志剧《外科风云》将于4月17日正式开播。

而根据《第一财经周刊》综合大数据评选出的“2016年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中,白百何也位列前50。

3.jpg

据中国企业家梳理发现,白百何的商业代言涉及广泛,先后代言过的品牌包括雅士利、君乐宝乳业的纯享酸奶、GAP、自然堂、江中猴姑饼干等。

2012年,白百何与手表品牌铁达时(Titus)合作,任其“念”系列陶瓷腕表代言人。

2016年,法国著名户外运动品牌--伯希和pelliot正式与白百何签约,并宣布这位有着"30亿票房女王"之称的80后影视红星将成为伯希和品牌的新一任中国区代言人。

不只是代言,和其他艺人一样,白百何也开始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2015年6月,白百何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2016年10月18日,白百何和羽泉更以投资人和合伙人身份加盟北京可为互娱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旗下动画电影《思美人》的出品人和监制 ,白百何还出任了可为互娱合伙人并任可为互娱“首席梦想官”。据悉,《思美人》原定于2017年4月28日在湖南卫视播出,不知白百何此次被爆出轨事件,将会给该剧带来怎样的影响。

一路走来,除了事业顺利,爱情硕果也满满。2004年,白百何与陈羽凡在拍摄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时因戏生情。2006年12月26日,两人领证结婚 。2008年1月19日,白百何生下一子,取名为陈盛桐,小名元宝 。

毫无疑问,此次白百何被爆出轨,首先面临的将是商业代言与演艺事业上的巨大损失。

“污点明星”对品牌损伤有多大?

从品牌公司的角度出发,挑选明星做代言是一场押宝式的赌局。因为,随着互联网、新媒体导致信息的快速更新,一个明星的形象可以在眨眼之间改变。

去年11月,林丹出轨视频曝光,据当时的媒体报道称,有两家超级丹预期赞助被叫停。林丹代言的市场价约为1000万一年,此次出轨事件被曝光,瞬间的经济损失恐怕就超过2000万。

去年6月兰蔻本想为来自香港的个性歌手何韵诗组织一场演唱会并借以拓宽其香港市场。不料,因为何韵诗表现出港独倾向,引发轩然大波,兰蔻损失惨重,并牵连母公司欧莱雅集团因此损失了185亿人民币。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吸毒事件给柯震东所代言的品牌厂商造成损失达数十亿元。而柯震东本人,直接损失每年近5000万广告费。

曾经一度是模范恩爱夫妻的文章和马伊琍,一起代言了某运动服装品牌、某购物网站。据说,运动服装品牌之所以选中二者,就是看中他们的夫妻形象符合其品牌诉求,但出轨门事件一经曝出,文章的好男人形象轰然倒塌,模范夫妻的虚名也一去不复返。

去年,网坛名将莎拉波娃因禁药丑闻商业价值大幅缩水,耐克、豪雅等合作伙伴纷纷与其撇清关系。这些商业网合同的终止让莎拉波娃经济损失达到数千万美元。

而再往前,更加知名的是老虎伍兹嫖妓丑闻以及婚外情的连续被曝,让偶像神话轰然倒塌。彼时,《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40%的美国人认为,他们不再看好之前心中的“英雄”老虎·伍兹,因为他玷污了高尔夫球运动员的美好形象。这让伍兹失去的不仅是“民心”还有价值上亿元的广告合同,不可谓不惨重。

(综合自金融界、中国企业家、新浪娱乐、第一财经周刊、温州商报等)

(编辑:谢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