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2017秋冬上海时装周:还有什么比活力更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 许望 上海报道
2017-04-15 07:00

细雨中开场的2017秋冬上海时装周终于在结束时迎来了晴天,7天内85场大秀轮番上演。4月7日,主秀场新天地太平湖公园,设计师品牌密扇以带有鲜明戏曲元素的新系列拉开了上海时装周帷幕,另一边,先锋时装艺术平台LABELHOOD则聚集了一票新生代设计师,在南苏州河边的衍庆里吸引了无数潮人。

走下T台的设计师们又走进了分布在上海各处的showroom。第五季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亮相上海供销大厦。在Ontimeshow、时堂Showroom Shanghai和DADASHOW的加入下,本季上海时装周期间的商贸展会总面积超过25000平米,共计有超过1000家来自中国以及全球各国和地区的服装服饰品牌参展,已打造出亚洲最大时装订货季的雏形。

在一片繁荣之下,上海时装周仍有可开发空间。始于本季的上海时尚周末将打造直面消费者的B2C平台,并且据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透露,未来上海时装周还将协助设计师拓展上游供应商,打通产业链。越走越稳的上海时装周正在迎来更全面的发展。

海归一代

始于2016年春季的LABELHOOD是近两年上海时装周上绝对的亮点。与常规T台不同的是,LABELHOOD上的时装演示更像是一场真正的秀,结合了音乐、影像、装置等多重艺术形式,将T台发布与静态展示结合,观众能更亲密地接触到时装系列。这一季的新场地衍庆里也更加符合LABELHOOD反精英的先锋精神,不加修饰的水泥地面、红色霓虹招牌,处处透露出年轻一代满不在乎的酷劲。

细看参加LABELHOOD的设计师名单,不难发现17个设计师品牌中,除去本就源自国外的品牌外,全部设计师都有海外留学或工作的经历,这群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年轻设计师们大都选择在伦敦或纽约进一步学习。

4月7日晚,由雷留树、蒋雨桐一同创立的女装品牌SHUSHU/TONG发布2017秋冬系列,这一季灵感来自黑色喜剧电影《Heathers》,SHUSHU/TONG的女孩们在充满学院气氛的场景中出场,希德女孩具备时代特色的宽肩打扮,与充满学生制服感的元素经过设计散发出现代审视下的新女孩形象。大量的花瓣形状穿插在整个系列之中,从裙摆到袖口,对SHUSHU/TONG一直以来的少女感予以延续。

两位来自成都的90后设计师毕业于东华大学后,一同申请了伦敦时装学院女装设计研究生课程,并在独立设计师品牌Simone Rocha和Gareth Pugh实习。“毕业时也想留在伦敦,因为那里有很好的时尚环境,并且有很多扶持年轻设计师的项目,最终因为签证问题选择回国。”两位设计师表示。

留在国外还是回国?回国后去哪里?这是留学海外的设计师都曾面临的问题。上海是许多海归设计师的首选。“因为上海本身时尚环境不错,有市场,并且这边有很多前辈设计师帮助我们。”蒋雨桐说。

像SHUSHU/TONG这样成立时间不长的设计师品牌规模并不大,“工作室除了我们就只有两位员工。”雷留树表示。一年两次的上海时装周是他们最重要的展示平台,花费数月准备好一个新系列后就进入马不停蹄的上海时装季。T台展示只是开始,接下来的showroom才是决定明年乃至之后发展的关键阶段。设计师品牌大都会与某一showroom签约,由showroom负责联系买手、提供展示场地、售后等一系列事务。Showroom的存在为设计师们省了不少力,同时也帮助他们获得订单,有足够的经费开始下一轮漫长的时装设计。

尽管海外留学的昂贵学费和开销为设计师发展职业道路带来一定的经济负担,但长期来看,仍然是利大于弊,尤其对于年轻一代设计师来说,或多或少的海外经历几乎成了必不可少的一环。来自伦敦先锋设计师买手店Machine-A的女装买手Mia Poirier表示:“我们一般是通过去时装学院看毕业生的设计,来挖掘年轻设计师。”在海外院校就读的设计师无疑拥有更多机会。

先锋时装杂志Vestoj主编Anja Aronowsky Cronberg同样观察到这一趋势:“中国设计师,哪怕主营国内市场,也希望自己身上有某种‘国际性’,这样反过来也能帮他们拓展国内市场。”

繁荣订货季

本届MODE移师位于外滩核心地段的上海供销大厦,吕晓磊打趣地表示,去年的场地越界·世博源太漂亮,以至于有不少行业外的人专程跑去拍照,今年迁址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专业买手。不知场地转换的影响有几成,今年的MODE参展买手比例确实有所提高。本季36家Showroom,有七成为复展,参展品牌超600个。日均观众超过1500人次,专业访客占比从开展第一天的48.55%一直攀升到闭展当日的57.88%,其中43.31%为渠道买家,14.57%为代理商。

代表全球精品买手店行业顶尖水平的Selfridges百货公司的男装买手、Machine-A女装买手兼商品经理也都出现在本季订货季期间。通常来说,国际买手的采购季随着巴黎时装周的结束,在三月末拉下帷幕。与国际市场不同步,是上海时装周一直面临的问题。吕晓磊表示,秋季举办的时装周几乎没有脱节的问题,但春季由于受春节影响,将上海时装周提到三月有一定困难,并且由于工人春节休息,很有可能难以赶在三月出货。

归根结底,时间差并不是最重要的事,能让买手们掏出钱包的还是优秀的设计。已有近十年行业经验的Selfridges百货公司男装买手Jack Cassidy首次参加上海时装周就被LABELHOOD惊艳不已:“我之前对上海的时尚行业不太了解,这次来之后,发现LABELHOOD非常棒,从设计师的作品中能看到当下国际上的流行趋势,比如oversize,但同时也有自己独特的想法。”谈及采购打算,Jack表示目前还在观望,对XU ZHI,Museum of Friendship,SHUSHU/TONG等都有好感。“引进新的设计师品牌之前,通常需要观望三季左右,以判断是否成熟、有连续性。顺利的话,我们会额外计划上海时装周的采购预算。”

同时上海时装周组委会的注册系统显示,除了国内买手精品店外,订货季期间越来越多出现中国传统大型百货零售集团买手的身影,比如上海百联集团、贵阳星力集团、王府井百货、新世界百货、新光集团等。面临转型的百货商场纷纷成立买手部门,以开发新的商业模式。这种情况下,买手个人的素质至关重要。

“合格的买手,不能只根据自己的喜好采购,要考虑自己的客户会喜欢什么样的款式、面料。同时要做好客户的跟踪调查,搞清楚某个品牌或某个系列为什么卖得好。买手不是全世界飞来飞去买东西,要考虑买了之后怎么卖。”Mia Poirier表示。

打通产业链

在很多人眼中,时装周和设计师品牌与大众仍然是脱轨的,因此,一个直接和消费者面对面的机会,对于双方都有益处。

在这样的诉求下,上海时尚周末应运而生。作为上海时装周的延伸,第一届上海时尚周末于4月15至17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为了打响名头,还请来了名模奚梦瑶、国际时尚博主Lyn Slater等时尚界名人。

“上海时尚周末对公众全面开放,对时尚感兴趣的公众,可以像明星或博主一样,体验走红毯、头排秀场,亲身获得第一手时尚资讯。此外,结合‘即买即秀’的新形式,观众能在第一时间欣赏新锐设计师的先锋作品,并有机会将其收入囊中。上海时尚周末这一次也联手了中国第一家专业的Showroom时堂,带领设计师和品牌试水直面消费者市场,也让大众过把‘时尚买手瘾’。”上海时尚周末CEO杨媛草表示。

从秀场到showroom再到上海时尚周末,上海时装周的B2B、B2C平台都建设完善起来。而未来,上海时装周还将涉足上游面料供应商,打开供应链的端口,彻底打通时尚行业的全产业链。

面料市场过于庞大、优秀面料不容易找到都是年轻设计师们需要面对的问题。“设计师们问得多了,我们就知道他们有需求,所以也会联系资源渠道,适时帮助他们对接。我们要帮设计师找的是个性化、灵活的面料供应商,不用几千件的大单子,但可以快速地满足设计师的需求。”吕晓磊表示。这个帮助对接的过程不局限于时装周期间,更多的是背后的工作。

在本届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上,就呈现了与布料图书馆Textile Library合作推出的WALL of fashion。去年于杭州成立的布料图书馆是第一个支持设计师研发定制布料的机构,至今已支持20多位年轻设计师。本次有5位参展MODE的年轻设计师,运用布料图书馆研发的面料设计出现代感和科技感极强的服装作品。

“在拓展供应商与C端消费者时,处于两者之间的上海时装周不会轻易扩张。”吕晓磊谨慎地表示。(编辑 董明洁 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