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环球股市展现上扬端倪?

21世纪经济报道 SteveBrice
2017-04-15 07:00

Steve Brice   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

在《华尔街日报》近日的专访中,特朗普关于强势美元、低利率政策等方面的表态几乎全盘推翻他在此前竞选中做出的承诺,引全球市场哗然。

自从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为长达八年的美股牛市注入新动力后,现已五个多月了。环球股市的表现符合市场(包括我们)的预期:经济增长和通胀经过多年表现黯淡后,商业、消费信心指标及企业盈利出现改善,支持股市、高风险企业债券及工业商品上升,惟政府债券下跌。

特朗普团队最近在美国国会提出以新医保法案代替“奥巴马医疗法案”,但在共和党议员的反对下遇到挫折,成为通货复胀势头的首个阻力。投资者开始质疑特朗普能否在推动通货复胀的主要元素上取得进展,例如削减税收、撤销商业监管及增加基建开支等。

投资者现时是否应该暂停投资?还是通货复胀的升势会持续?我们认为美国未来会达成税务协议,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尤其是共和党将致力推出增加收入的项目以应对刺激经济的措施,长远而言能够平衡已削减的税收。所以,虽然现时是美国商业周期的尾段,但我们仍然认为“通货复胀的升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随着经济和企业的盈利增长预测普遍被上调,通货复胀主题似乎正扩展至美国以外,特别是欧洲和亚洲。直至目前为止,德国的财政政策争论似乎会促使欧元区实施较宽松的政策。该国一旦推出财政宽松政策,将对该区的经济带来支持。我们也看到有迹象显示亚洲的出入口展现复苏 ,同时俄罗斯和巴西现正步出持续了多年的衰退。在中国,由政策造成的经济稳定在这方面显然有帮助。

对于中期(6至12个月)而言,我们预期各个股市将表现优秀。因此,环球股市仍然是我们偏好的资产类别。盈利增长预期强劲,由经济“摸索前行”模式转向“通货复胀”显示未来应该不会有重大的变动。然而,由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逐渐转移至某些地区的估值上调,显示股市的升势未来会由盈利增长而非由市盈率扩张所带动,这是周期后段的正常现象。此外,货币政策仍然带来支持,而动力也维持强劲。

欧元区是我们看好的股市。估值相对低于美国,但当地的经济展望改善,加上市场减少对贸易战的忧虑,令2017年的盈利增长预期上升。有迹象显示德国的消费上升,欧元早前表现疲弱带动欧元区的出口上升,暗示了当地及外来动力的复苏可能会令股市受惠。

我们也看好亚洲(日本除外)股市。经济数据现正改善,美元表现平稳应属利好因素,因为美元稳定意即当地政策可以维持宽松,令当地可能得益于外国证券组合的流入。估值合理,盈利按双位数字扩张,该区仍然受机构投资者偏低持有。在亚洲,印度及中国(尤其是“新经济”行业)仍然是我们喜爱的市场。韩国亦可能是受惠者,因为政局不明朗的情况减少、该国大量投资于创新及品牌建立及环球贸易增长普遍上扬。

至于债券方面,我们显然偏好企业债券多于政府债券,尤其是对加息不太敏感的市场。因为随着通货复胀逐渐形成,以及美联储逐步撤销宽松的货币政策,发达市场政府债券的收息率可能会渐渐走高。与此同时,企业偿债能力可能会改善。

所以,我们看好美元浮息优先债券和发达市场高息债券。虽然两项资产类别均有重大的信贷风险,但收益率较高,且对息率上升不太敏感。事实上,优先债券提供浮息,应可受惠于收益率上升。

然而,我们对亚洲债券较为谨慎。在亚洲美元市场,中国内地及中国香港的发行商占大多数,这使投资者承受较高的集中风险。虽然中国收紧外汇管制及逐步加息有效抑止资金外流,但如果市场对中国愈趋忧虑或中国投资者的资金流入减少,可能会导致市场显著回落。再者,亚洲高息债券的估值看似过高。因此,我们看好投资级别债券多于高息债券,并偏好亚洲高息债市内的高质素债券。

短期而言,股市及其他高风险资产可能会表现疲弱,特别是在这个时候,因为这是季节性的趋势及法国即将举行大选之故。纵然我们预期欧洲一些国家的“疑欧派”不会夺得权力及损害全球甚至区内的经济前景,但由于选票摇摆不定,市场显然会出现短暂波动的风险。

此外,部分市场指标如各资产类别的引伸波幅等,确实显示了投资者的取向。不过,相关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仍然有大量现金闲置,这是股市进一步上涨的端倪。有趣的是,我们看见大多数投资者仍然聚焦于由收入产生的资产而非纯粹侧重增长的资产。这暗示增长型资产一旦回落,跌幅将会相对有限,而且是入市的良机。(编辑 祝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