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县设市”要走城镇化新路 今后的“撤县设市”,要实现“优化布局,集约高效”的目标

21世纪经济报道 欧阳觅剑
2017-04-15 07:00

近期密集出现了多例“撤县设市”,引发了人们对“撤县设市”的关注。据媒体报道,4月10日,民政部下发了《关于同意...

近期密集出现了多例“撤县设市”,引发了人们对“撤县设市”的关注。据媒体报道,4月10日,民政部下发了《关于同意陕西省撤销神木县设立县级神木市的批复》。接下来几天,又有浙江玉环、湖南宁乡、四川昌隆等县被撤销,设立同名的县级市。

那么,县改市会带来什么改变呢?主要是名义和定位的变化,县被定位为以乡村和农业为主,而市被定位为以城市和非农产业为主。古语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有了名义之后,县级市政府就可以要求一些实质性的东西,以实现市的定位,例如获得政策、土地、资金、产业、机构编制等方面的支持,以利于城市化。也因如此,很多县级政府都对“撤县设市”充满了热望。从1980年代初到1990年代中,经历了一轮“撤县设市”的热潮。

在这轮热潮中,出现了不少问题,包括土地的城市化快于人口的城市化,资源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因此,民政部在1997年之后就实际上暂停了“撤县设市”。这些年来,申请“撤县设市”的县级政府仍然很多,据媒体报道有200多个,排起了长队。但直到2013年,才又出现了“撤县设市”的情况,吉林扶余和云南弥勒成为第一批幸运儿。在这之后,又有一些情况特殊的县(例如地级政府所在地)“撤县设市”。

而近期的“撤县设市”则引起了人们更多的猜想,原因之一是数量较多,更重要的是,这是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及时反应。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一批具备条件的县和特大镇有序设市。“撤县设市”是扎实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措施之一。

县改市是城镇化的动力之一,这能够增加城市的数量、扩大城市的范围。以往的县改市,体现了以点带面的城市化模式,将资源集中在一些地区,使这些地区的城镇化(当时也包括工业化)进程得以加速。这在城市化的初级阶段,应该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因为由点进行突破会比较容易,然后再由这些点起到辐射带动的作用(也可以是由先进带动后进)。这种由点突破的城市化思路,还体现在中心城市的建设上,很多资源集中于地级以上的城市,尤其是省会城市。

当然,这种以点带面的城市化模式,也会有一些问题。例如,被选中的县级政府改头换面之后就能获得更多支持,那相应的就是没有被选中的县就会失去一些资源;随之而来的就是区域、城乡结构的失衡,中心城市集中大量资源与人口,患上了大城市病,而中小城市和县域集聚产业和人口不足;此外还有资源配置的效率不高,一些县级市获得了更多资源支持,却并没有比县发展得更好,更不要说做出更多贡献了。

实际上,虽然1997年之后“撤县设市”暂停,但我国城镇化的脚步却并没有减缓。一些未能搭上“撤县设市”列车的县发展情况也不错,例如这次榜上有名的浙江玉环、湖南宁乡,都是全国百强县,城镇人口比例和非农产业比例都比较高。由此观之,“撤县设市”对于城镇化的推动作用还有待商榷。

下一阶段,“撤县设市”未必会大规模地推进。即使是要推进,也不能再走以往以点带面的城镇化老路,不能完全变成资源的集中分配。现在城镇化进程已经过了初级阶段,要进入全面发展的阶段,那么,今后的“撤县设市”要走城镇化的新路,符合《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的要求,首先是要坚持“以人为本,公平共享”的原则,实现“优化布局,集约高效”的目标,在操作中要坚持“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编辑 祝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