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评论丨汇率不是贸易盈余的决定性因素

21世纪经济报道 欧阳觅剑
2017-04-19 07:00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表示上任第一天就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他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果然,美国财政部4月14日发布的“主要贸易伙伴的外汇政策报告”(Report on Foreign Exchange Policies of Major Trading Partners of the United States,国内媒体一般译为“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做出结论:在2016年下半年,主要贸易货币中,没有任何一个符合“汇率操纵”的标准。对于特朗普政府为什么没有如竞选时所言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4月17日表示,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中国并未操纵汇率。

其实,在此之前,美国就时不时有人扬言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自1995年以来,美国财政部的“汇率政策报告”就没有这样做过。就这一点而言,今年4月的报告并没有特殊性。

这个报告声称,将中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德国、瑞士列入“观察名单”。这也不是特朗普就任以来的“创新”。这个“观察名单”是在2016年4月的报告中首次出现的,是应2015年的一条法案而创设。该法案要求,如果某个主要贸易伙伴符合三个条件(对美贸易大量顺差、经常账户顺差大、持续对外汇市场进行单向干预),美国财政部就应该对其汇率和外贸政策进行深入分析;如果三个条件都符合,那美国政府就要采取进一步措施,使其实施合适的政策,改变汇率低估、贸易盈余高的状况。对于符合上述三个条件中一两个的主要贸易伙伴,暂时不会采取进一步措施,但财政部会列入“观察名单”。

虽然将中国等国家列入“观察名单”却不认定为“汇率操纵国”是延续以往的做法,但特朗普政策在今年4月的报告中的确表现得更为强硬。美国财政部发现,中国近期干预外汇市场的目标是为了阻止人民币快速贬值。这显然不是为了追求在外贸中获得优势。美国财政部对此也表示了赞同,认为中国阻止人民币快速贬值,有助于美国、中国和全球经济免受负面冲击。这可能是美国财政部认为中国2016年下半年没有“操纵汇率”的原因。但与以往报告主要讨论报告期内的状况不同,今年4月的报告翻了“旧账”,指责中国曾经长期对汇率市场实施持续、大规模、单向的干预,以抑制人民币升值,使人民币只能逐步走强。韩国、中国台湾、瑞士也被指责对外汇市场进行不对称的干预。日本、德国没有干预外汇市场的表现,但由于它们对美国有大量顺差,美国财政部同样严加指责,它们的“罪名”主要是国内需求不够强。

可以看出,对美国财政部而言,主要贸易伙伴的汇率政策是否有问题,标准并不在于是否存在干预,而在于是否对美国存在大量顺差。如果你在对美贸易中获得了大量顺差,那你的货币就存在低估,就应该升值,即使是德国这样没有本国货币的国家,也应该通过刺激国内需求、制造通货膨胀,使自己货币的实际有效汇率提高。特朗普就任以来的这第一份汇率政策报告,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将这个意图表述得更为清晰。

似乎在美国政府看来,汇率是影响甚至决定贸易盈余的主要因素。特朗普可能就是这样认为的,他多次表示,美元太强,而贸易伙伴的货币币值低估,造成美国对外大量逆差。

但实际上,汇率并不是贸易盈余的决定性因素,币值低估可能短时间内带来盈余,却不能长期化。中国、德国、日本等经济体对美国存在大量贸易盈余,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是美国的消费率太高,国内的生产不能满足高消费的需求,只能靠进口。而美国消费率高,又与美国在国际收支中的净收入高有关。美国通过国际投资获得大量收入,这可以用来抵消其在国际贸易中的大量支出。但问题是,美国国内收入分配失衡,在国际投资中获得大量收入的人与在国际贸易中需要支付大量支出的人并不相同,于是就导致了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

美国希望通过汇率政策评估对主要贸易伙伴施压,并不能真正解决其经济结构失衡、大量贸易赤字的问题。这种对主要贸易货币汇率政策施压的老套路并不高明。(编辑 张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