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千万级注资 84岁云南白药总工程师创业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艺艺 上海报道
2017-04-19 18:32

原云南白药首任总工程师,云南滇虹药业创始人,除去这些标签之外,4月18日,坐在上海交通大学某创业讲台上的只是一个84岁的普通老人周家礽。

微信图片_20170419183146.jpg

然而,除了满头白发,你可以看到他穿着条纹衬衫和深色西装,正襟危坐。2016年3月,年过半百的周家礽选择三度创业,联合原滇虹药业的老同事,成立了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打药妆。

以84岁的高龄创业,人们好奇背后是什么驱动着这位老人?周家礽的回答只有一句话:“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84岁创业家的底气

“三年前的2014年,对我们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那年2月25日,我父亲和滇虹的全体董事聚集在公司会议室,参加了德国拜耳集团收购滇虹药业的签字仪式。”在活动现场,周家礽的女儿周晓露回忆。

90年代初,周家礽以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的身份退休,和汪伯良等人创立昆明滇虹药业,从三亩厂房、8个青年工人起步,滇虹药业发展迅速,2013年销售额1.2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44亿元),成为云南名副其实的龙头药企。

2014年,滇虹药业被全球500强拜耳集团以36亿元天价收购,成为当年颇受关注的商业大事。

但随着新管理层入驻产生的磨合矛盾等原因,滇虹药业在仅仅两年内,销售规模从十几亿急速下滑到原来的一半。

回归这段经历,周家礽面露懊悔,“当时的股东太多太复杂,最后出售的时候,我记得有51个股东,还有一些员工持股,大家意见不一”,回过头来看,他认为这场收购太过仓促,“拜耳其实浪费了当时拿到的很多药品批号”。

令人黯然神伤的往事,成为周家礽再度创业的契机。

按照规划,群优生物科技主打“药妆”概念,产品架构包括护肤品、洗发水、沐浴露、护手霜四大类,旗下有礽心、九素、裂博、征服、云蒿青等药妆品牌,将于今年和明年上市,大多拥有药学配方。

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消费者不是阿斗,他们最终会知道什么是好产品。”而其核心品牌“礽心”,就取自周家礽的名字,其将聚焦一二线城市,走单品牌店路线。

在新一轮创业中,群优生物科技试图以洗发露切入,周家礽为这款洗发露取名“征服”,“一层含义是征服其他竞争者,另一层含义是征服困难。”目前这款洗发露已有小批量样品,正在云南省药监局报备,最迟将在今年6月批量生产。

不过,周家礽最希望征服的是,或许还是时间。

目前,群优还在云南设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在上海和杭州设立了中央市场部和电商运营中心。其还将进驻保健品领域,目前已有3个保健品在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申报。

原上海家化总经理王茁千万级注资

除了周家礽,现场还有一位关键先生,2017年投资群优生物科技的Pre-A轮的上海磐缔资本创始人王茁。

除了首投植物医生,这是磐缔资本在日化领域第二个千万级的投资项目。

王茁清楚记得与周家礽的首次会议:“会议前我们接到电话说路上拥堵,老先生或许赶不上八点半的会议,但是晚上八点多我们有同事看到周老先生在附近的餐厅点了一碗面条。约定时间,周老准时出现在了会议室。当天一直聊到深夜,第二天是周末,我们又讨论了一整天。”

那一刻,两条平行线开始交汇。

然而在现场,人们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被迫出走”的上海家化原总经理,无数问题都指向他和老东家的“爱恨纠葛”。

王茁这样轻描淡写回应:“上海家化是我路过的风景”。

不过他也总结,“如果当时上海家化只做美加净和六神,而不拓展佰草集那样的高端品牌,那么今天它就只是一个像大宝一样的品牌”,他还这样抛下一句,“谢文坚执掌上海家化的时候,过于相信跨国咨询公司的意见,不够接地气。”

现在,从事日化行业项目投资的他这样解释,“在上海家化的时候,上游我只接触原料供应商,下游我只接触广告商,但是现在做投资,我每天接触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日化企业,多么广阔的天地。”

“过去的化妆品和个人护理行业,太依赖时尚营销,我们觉得还是要往科技和产品功效的方向转,磐缔此次投资群优,最看重的就是周老团队在植物药学领域的研发实力。”王茁提到。

除了以资本实力支持老先生的创业项目,王茁表示,还将为其制定战略,组建团队进驻企业,也会承担一些市场调研和投后管理的工作。

面对1万亿元的化妆品行业规模,王茁似乎颇有信心,“我们会帮助周老积极拓展单品牌店的销售渠道,成为国内药妆的新生力量。”

(编辑:于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