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英国提前大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21世纪经济报道 刘波
2017-04-20 07:00

刘波4月18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宣布,将于6月8日提前举行大选。这一提议仍需在4月19日由英国议会投票通过,但问...

刘波

4月18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宣布,将于6月8日提前举行大选。这一提议仍需在4月19日由英国议会投票通过,但问题不大。梅这一举动略显意外,也违反她自己不久前的表态,她在3月表示提前选举将增添不确定性。不过,从当前英国国内政治形势的发展及“脱欧”面临的问题来看,也属于情理之中。

简言之,梅宣布提前大选的主要意图是要让她领导的政府抓住“脱欧”的主动权,不受掣肘,既不受国内其他政治势力的干扰,也不被欧盟方面挟制。自去年夏英国全民公决支持脱欧后,英国又于今年3月底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可以说“脱欧”已是板上钉钉。目前对梅政府而言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在一个对自己安全的环境下,由自己主导,完成一场顺利的“脱欧”,并减少其他势力导致的震荡。提前选举就是梅为解决这一问题而想出的“最优解”。

梅在顺利“脱欧”之路上面对的第一个对手是保守党内部的“疑欧派”。“疑欧派”希望尽量彻底地与欧盟撇清关系,他们相对比较顽固,不容易安抚。他们的问题是善于激发反欧盟的民意,但缺乏执政能力,且其主张也会损害英国的经济利益,毕竟英国经济与欧盟血脉相连。保守党内部的这种分裂会对梅主导“脱欧”进程形成掣肘,但如果梅在选举中获得相当多数的选民支持,保守党席位上升,这就相当于选民对梅投出一个强有力的“信任票”,借此她就可以置“疑欧派”的反对于不顾,安心与欧盟谈判,争取英国能够以比较低的成本退出欧盟。所谓低成本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是,签署英国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从而继续维持英国经济增长所需要的欧盟市场开放。

同时,经过一次选举上台也有利于梅建立自己的威信,因为她是去年卡梅伦辞职后、其他竞争者退出后继任首相的,她还可以借此在内政方面更自由地推行自己的政策,而不是对卡梅伦萧规曹随。

梅在她的未来道路上面临的另一个对手是欧盟。虽然欧盟无法左右英国国内政局,但根据目前的谈判进度,双方将在2019年底举行最终谈判。而如果英国按已有日程在2020年举行大选的话,“脱欧”谈判的结果就将影响梅政府的选情,这将为欧盟提供一个“要挟”梅政府的机会。应当看到,欧盟并不惧怕英国“脱欧”,反而想通过在此过程中“惩罚”英国,起到震慑其他试图“脱欧”国家的效果。欧盟的谈判强势地位意味着它有迫使梅政府就范的能力。目前双方在“分手费”、未来英国与欧盟的关系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分歧,而梅政府届时将承受不了谈判破裂的冲击。然而,现在提前选举的话,下一次选举就得到2022年才举行。这样梅政府就可以在比较轻松的环境中完成和欧盟的谈判,增强自身对形势的掌控能力,争取在正式“脱欧”之后的过渡期里,英国尽量保留欧盟为其带来的好处。

梅政府面临的第三个对手是英格兰内部要求重新举行公决的党派,以及因不想“脱欧”而欲再次举行独立公投的苏格兰势力。如果梅能主导一场平稳有序且冲击不大的“软脱欧”,就能最好地堵住悠悠众口。

目前各种民调显示保守党显著领先于反对党工党,梅政府根本不怕大选。工党内部分裂更为严重,因为其现党首科尔宾明显“左倾”,他本身其实就代表着党内“草根”对“建制派”的挑战。尽管局势充满不确定性,但工党正在忧患时刻,几乎肯定会失去更多席位。在梅宣布此消息后英镑汇率走强,也说明市场对执政的保守党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获胜、政局稳定抱有信心。

英国“脱欧”常被视为一场和特朗普当选类似的“黑天鹅”事件,但事实上此事的冲击也许有限,因为英国和欧盟最终“买卖不成仁义在”,不至于彻底决裂。在梅政府的精明选择之后,“换汤不换药”式的“软脱欧”可能性又大增。欧盟也许风雨飘摇,但各国通过公投等渠道让矛盾早点显露、不至于不可收拾,让各方可以通过漫长的程序和复杂的博弈管控冲击,让损害最小化,也是一件好事。(编辑 张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