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与停滞: 三大跑步APP掌门人“狭路亮剑”

21世纪经济报道 韩一奇 北京报道
2017-05-27 07:00

运动APP的社交功能,使得用户可以分享运动排名,结识跑友,加入圈子。当下,跑者对于跑步类APP的依赖不容小觑。

回顾历程,2012年国内出现了首款运动APP,随后运动软件行业在2014年经历了资本热潮,又在2016年度过了资本寒冬。

但是市场就摆在那里,2016年6月,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指出,到2020年群众体育健身意识普遍增强,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明显增加,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4.35亿。

运动软件行业当下的整体局面如何?各运动APP掌门人又如何看待自家的独特性和未来的机遇?为此,5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咕咚CEO申波,悦跑圈CEO梁峰、悦动圈CEO胡茂伟。

行业现状摸底

跑步类APP融资时间轴-09.jpg

谈及当下的行业局面,梁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不认为现在的跑步行业的APP是一个很好的局面。因为上一轮投资寒冬以后,虽然有很多产品开始进入c轮或者是在开始盈利,但是整个体育的软件活跃度其实是整体在下降的。”

他表示,“除掉部分刷流量的、或者是靠钱砸出用户数的项目还在继续讲故事以外,其他的都已经基本上是一个停滞的状态。”

不过,在梁峰看来,这一目前局面是“正常的”,因为市场还需要培育的时间。

梁峰说,“从体育本身的逻辑而不是互联网的角度上讲,中国体育的市场本来就在一个发展和培育的阶段,目前比较小。”

谈及当下行业局面,胡茂伟认为,中国庞大的人口带来大量的需求,在健康方面的市场潜力非常高。“中国有着非常大的前景。”他说。

对于用户规模,胡茂伟表示,“我们预计应该至少用户规模还有2-3倍的增长空间,接下来我们还是把悦动圈作为全球最大的健走社区的用户规模优势继续拉大,快速去扩大用户规模。”

值得指出的是,企业的背后不乏资本的助力身影,运动APP企业也并不例外。在经历了数轮投资后,各运动APP的背后亦有数家资本的支持。

经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2011年,咕咚获得盛大集团的2200万天使轮投资。2014年3月获得了A轮融资,由深创投领投,中信资本跟投的6000万人民币。同年又获得由SIG海纳亚洲和软银中国共同投资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6年5月,完成了由分众方源体育基金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

悦跑圈目前共完成了4轮融资, 2014年获得了由奇虎360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并在2015年完成了A轮、A+轮和B轮的融资。其中A轮融资由创新工场领投,金额为300万美元。A+轮金额为250万美元,B轮则是由动域资本领投的1800万美元。

悦动圈于2014年1月获得千万级别的天使轮融资。2015年获得了由松禾资本和联创投资领投、中美创投跟投的5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同年11月,获得了由前海汇能领投的1亿元B轮融资。2017年4月,完成诺基亚成长基金领投、小米科技跟投的1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

掌门人自述独特性

通过采访三位运动APP掌门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三位企业家对于公司的定位和发展战略的思考并不相同。那么,三位企业家是如何看待公司的独特性呢?

在申波看来,通过建立“关系链”,让用户享受到运动和社交相结合的互联网生活内容是咕咚独特性所在。

申波表示,“运动社交也好,生态也好,归根到底,是要建立人和人的关系链,人和团队的关系链,人和赛事、服务的关系链,同样是追求体验。”

梁峰表示,“我一直把自己公司定位体育公司,而不是个互联网公司。我们只是互联手段来解决用户的真实需求。所以我们首先要求的是用户要到线下去运动,真实的动起来,而不是所谓的一些在虚拟APP上面点开、点赞就代表运动。我们要的不是那种用户效果。”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不认为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同质性。我们完全是不一样的公司,完全不同的打法、不一样的策略。我们不需要流量,我们不会去砸钱买用户,我们也不会为了做PR宣传去把自己的数字做得多么虚高,我们只是想做体育的服务行业。”梁峰说。

胡茂伟表示,“我们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的优势是做运动里面最擅长互联网的,做运动里面唯一一个做过游戏策划,做过游戏制作人的团队,有过做游戏策划经验的团队。”

在胡茂伟看来,正是基于团队深厚的互联网经验,悦动圈得以在2014年通过游戏化的方式切入,并短时间获取了大量用户。

“互联网讲的就是怎么样迅速抓住用户的兴致,让你的产品引爆。所以我们在2014年介入的时候就判断运动记录是一个伪需求,帮助大家培养运动习惯才是真需求。” 胡茂伟表示。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