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流沙”日与夜:越野跑者入圈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艺艺 上海报道
2017-06-24 07:00

据公开资料,2016年商学院戈壁跑的报名费为16000元,除报名费之外,装备和训练花费少则四五万元,多则十余万。

28岁的刘晓雨(化名)并不是一个马拉松狂热粉,相反,作为一家上海基金公司的员工,她的日常工作是在格子间与经济数据打交道。不过,端午节前夕的5月22日,她飞到了甘肃,参加了一场4天3夜、直线距离112公里的戈壁跑。

刘晓雨绝对不是个例。

事实上,从半程跑到全程,从国内跑到国外,从城市跑到野外,处于极限运动“食物链”顶端的越野跑,正在形成一种不同于城市马拉松的“圈子文化”:一方面,头顶炙热的太阳,在茫茫的戈壁上穿越,被视为一场勇敢者进击的游戏,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创投圈、地产圈、金融圈人士发现,在患难与共的队友与潜在的商业伙伴之间,存在更多的可能。

勇敢者的游戏

“当时有这样的名额,我想全程走下来就好,实在走不动就坐车,”刘晓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参与“商学院戈壁挑战赛”纯属偶然。

主题为“玄奘之路”的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是2006年由长江商学院、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等商学院EMBA发起,路段设在甘肃和新疆交界、被喻为“八百里流沙”的莫贺延碛戈壁,参赛者需在4天时间内完成112公里的徒步路程。

“我们被分成A/B/C等几个组别,A组是商学院的专业选手,100多公里只是直线距离,实际距离比这个远得多,”一路上,刘晓雨经过了戈壁、盐碱地、骆驼刺、灌木丛、小沙漠等多种地形,“脚上生泡,用针挑了之后,又得穿上鞋子踩下去”的经历成为常态。

“我们12人为一个小队,2-3人结伴而行,第一天体力还比较充足,第二天是最痛苦的一天,那个时候身体到了一定极限,然后风沙特别大,由于我的背包老是翘起来,两边肩膀承受的重量不同,到了营地才发现,肩膀都被压肿了,”刘晓雨在6月21日表示。

“最大的挑战来自高温,尤其是中午的时候,地面温度接近60摄氏度,都可以煮鸡蛋了,”曾在2012年跟随联想之星等创投机构参与创业戈壁行的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侯继勇说。

而年近40岁的资深跑者王路(化名)则是因为“不过瘾”、“想要挑战更高难度”而选择了这场“勇敢者的游戏”。

2016年,在酒泉国际戈壁超级马拉松中,他花两个多小时完成20公里的邀请赛。在此之前,北上广、成都、重庆的城市马拉松都有他的身影,6月25日,他还将赶赴吉林参加当地的国际马拉松赛事。

“很多人在5公里处停下来,但那个时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其实是最痛苦的。”王路认为,尽管全副武装了防沙帽、遮阳眼镜、手杖等,但是随着赛程深入,体力耗尽、高温暴晒、伤病困扰,以及茫茫戈壁的孤独感,会从四面八方袭来。

刘晓雨也清楚记得“终点似乎就在眼前,但永远到达不了”的感觉,“尤其是第二天的最后5公里,我感觉走了1公里,但其实可能才走了100米”。

不过,戈壁的风景与城市跑截然不同,刘晓雨记得偶尔冒出来的小动物,“那里的蜥蜴特别瘦特别小,颜色和土一样”、“经过一条河,男生们都冲上去冲凉”,不同队伍之间也会拿着对讲机,互相调侃,“还有七个铁丝网的距离才能到达补给点”。

王路则记得,“沙尘暴起来的时候,刚好是女生组冠军到达终点的时候”。

“奔日子的人”

据公开资料,2016年商学院戈壁跑的报名费为16000元,除报名费之外,装备和训练花费少则四五万元,多则十余万。

尽管越野跑者一度被认为“有钱有闲,花钱找虐”,但是这项运动却得到了众多创投圈、金融圈人士的认可。

“跑步本身是一个很孤独的事,是一种属于中产的生活方式,但是参加越野跑,会有一种患难与共的感觉。”王路表示。刘晓雨则庆幸,“通过这次参赛,交了一帮好朋友,建立了革命友谊,才过去1个月,我们已经聚了两次。”

而对创业者来说,戈壁砂砾、漫天黄沙中的行走,更是一个反观创业的过程。

一位北大光华EMBA的连续创业者,曾两度参与戈壁越野跑,在他看来,耐力跑和创业没有本质区别,“都有目标,都需要热身,需要执行力,以及跑到最后的信念。”

“对很多创业者来说,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充分了解自己,对他们来说,几天的闭关,也是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的过程。”创业戈壁行的每天晚上,都会邀请参赛者做分享,侯继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天晚上12点多,帐篷外突然有鼓掌的声音”,出去后,他才发现,“是某个创业团队的女性CEO,她花了16个小时才走完当天的路程,刚刚到达营地,当时所有的人都起来鼓掌”,在他看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把创业者比作“奔日子的人”,与越野跑者的形象无比契合。

聊聊项目、寻找合适的商业伙伴,也成为徒步中顺其自然的一面。

拥有12年历史的“商学院戈壁挑战赛”,2016年已有49所国际知名的EMBA院校参与,累计参与人数八千多人。2017年“戈十二”有57所(54所EMBA,3所MBA)EMBA商学院组队参赛,包括中国大陆地区37所,港澳台地区12所,国外院校5所。

不少商学院将其视为获得团队荣誉、提升院校知名度的关键。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旭辉地产是地产界首支徒步戈壁的“铁师军团”。据一位旭辉内部人士介绍,“从2014年开始,旭辉会在十一期间组织各个事业部的中高层与核心员工进行为期4天的徒步,一开始是88公里,今年预计是128公里的徒步”。

另一个戈壁故事则颇为温馨,一位50岁的男性创业者和高中毕业的儿子一起参赛,这位平时很少和儿子交流的父亲,在几日的相处后,重新获得了儿子的理解,路程结束后,两人抱头痛哭。

5月26日,在戈壁赛结束后的第二天,刘晓雨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话,“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才能走得更远”,九宫格配图中,除了越野跑伙伴们挥舞的双手,还有一抹玫瑰色的晚霞。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