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妍星和她的UTMB

21世纪经济报道 韩一奇 北京报道
2017-07-01 07:00

长长的麻花辫、斑马纹短裤、粉色的护腿这些都是马妍星的标志,圈子里的朋友会亲切的称呼她为“小卡”或者“卡神”。

60天之后,马妍星将踏上前往法国的旅途,再次去往阿尔卑斯山最高峰——勃朗峰脚下的霞穆尼小镇,这里是UTMB(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的起点,也是UTMB的终点。

300天之前,作为2016 UTMB Columbia中国战队的唯一女选手,马妍星曾在那里双臂高举,手持五星红旗越过了赛道的终点线。她用34小时5分跑完了168公里的赛道全程,最终获得女子第17名的成绩。

2016年UTMB赛前,为完赛并取得好成绩,马妍星进行了严苛的训练,但又因训练过度,不慎导致右脚腓骨小骨头骨裂,左脚第三根跖骨应力性骨折。“不停的受伤,不停的与伤痛作斗争。”马妍星说,“UTMB带给我的感受真的太多了。”

欧洲难度最高的越野赛事

七个山谷、七十一个冰川、四百座山峰,途径法国、意大利、瑞士,全程168公里、累计爬升9600米、关门时间46小时。

这场始于2003年、在阿尔卑斯山区举行的超级越野跑,经过十余年的赛事运作,已经成为了全球最顶尖的越野跑赛事——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UTMB)。

越野跑的殿堂级赛事,越野跑者心中的“朝圣之路”,各大运动品牌及运动企业的峰会,这些都是UTMB侧影。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UTMB已经在原有单一的项目上,发展成为具有6个组别,适合各层次越野跑选手参加的综合赛事。分别是PTL(团队比赛、300公里+28000米爬升)、TDS(119公里+7250米爬升)、OCC(53 公里+3300米爬升)、CCC(101公里+6100米爬升)、YCC(青少年比赛、15公里)和UTMB(168 公里+9600米爬升)。

UTMB选手的参赛名额需要通过资格审查和抽签才可获得,UTMB组别的参赛选手需要在前两年期间最多3场UTMB认证的积分赛事中获得9个积分才可以拥有资格申请。

“国内已有不少赛事具有UTMB认证积分赛。香港100、香港TNF100、北京TNF100、杭州100、大连100,这些越野跑都是拥有3分积分的国内赛事。”北京地区一位越野资深爱好者表示。

值得指出的是,跑步热浪也使国内各类形式的越野跑赛事出现了快速的发展。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国内百公里的越野跑赛事已达39场,是2015年的两倍。

“卡神”、妻子、母亲

长石资本的投资合伙人马妍星具有着奔跑天赋,2015年北京国际马拉松,她跑出个人全马最好成绩2小时50分07秒,获得女子组第八名,更是中国女子选手第一名。

但是,马妍星2016年的UTMB之旅并不算特别顺利。赛前,因训练过度,她做力量训练和弹跳训练时不慎右脚腓骨小骨头骨裂,左脚第三根跖骨应力性骨折。

“不停的受伤,不停的与伤痛作斗争,两次骨折没有让我放弃,我依然坚持训练到赛前,不管能否参赛,我都没有放弃训练,在赛前七天不到决定参赛。”马妍星说。

UTMB组别的比赛发令枪响是下午6点。

比赛的前半程,非常顺利,马妍星一度跑到排名第8。但在赛程的后半段,却因补给不当引发急性胃溃疡。

“不断吐黑色的东西,当时我以为是能量胶,其实是血块,直到完赛后去急救站才知道。”她说。

“脑子里会有很多想法告诉你放弃,也有很多理由让你坚持下去,每个人跑到最后都很累,我相信110公里以后、120公里以后,顶尖选手也会累。因为人类的极限已经到达了。”在UTMB的纪录片中,马妍星说。

在她看来,参加难度级别最高的越野赛事,除了热爱和坚持之外,更多的力量来自丈夫和孩子。

“我先生很宠我,宠我的背后他付出了很多,忍耐了很多,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我的伤而有反面的情绪传给我,一般都会积极正面的鼓励我引导我。”她说。

对儿子的教育,马妍星也有着独特的方法。“他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带他徒步,三四岁的时候就全程自己走下来。对于男孩子来说,毅力非常重要,书本上的知识他可能不会学得特别好,但是我希望他在生活中能学会一些做人的道理。”马妍星表示。

“他看到妈妈为了一个目标怎样去努力,他也会知道,也会感受到,为有这样一个妈妈而高兴和激动。”马妍星在UTMB纪录片镜头前流露。

完赛当天,她在朋友圈这么写道:“完赛UTMB,距离170公里、累计爬升一万+,完赛用时34:05:44。国旗高举,荣耀。”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