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育遇见AI:科技如何改造传统教育?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北京报道
2017-07-29 07:00

市场缺乏热点、加之AI技术的火热,也使得“教育+AI”的投资主题下出现了一定的泡沫。以至于,很多创业团队在呈递给投资人的商业计划书中,大谈“AI+”的概念。

7月26日,“AI+教育”公司流利说宣布完成近亿美元C轮融资。这是联合领投方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双湖资本的首个AI项目。

2017年伊始,学霸君宣布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投资领投,皖新传媒、挚信资本、启明创投、祥峰投资等多家机构跟投。

除上述已经成长到一定体量的创业公司外,先声教育、乂学教育、触控未来、晓羊教育等带有“教育”和“AI”要素的初创公司,也在过去的半年中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

“教育的下一个10年,属于会应用AI的公司。从所谓的学科学习,到未来的素质教育、能力培养,人工智能一定会全面渗透。”7月,流利说创始人、CEO王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和成熟,PE/VC投资机构在研究技术、评估技术的同时,不断探索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在教育、医疗、金融等消费场景的应用, 成为AI商业化应用的重要战场。多位受访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AI技术的应用是2017年的重点投资方向之一。

"VC看的都是5年、7年之后的事情。我们相信人工智能那时会成为主流的事情。因此在这方面下的功夫也比较大。“昆仲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钧说。

“AI+教育”投资热

云启资本在投资“AI+”的方向时,有两个选择标准:第一,市场必须是千亿甚至万亿的市场;第二,应用AI技术后可以大幅提高效率。

“从这两个维度去分析,教育刚好是符合这个标准的行业。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会去看‘AI+教育’。”云启资本执行董事陈昱告诉记者。

2017年上半年,云启资本在“AI+教育”的方向上投资了包括晓羊教育在内的两个项目,另有一个项目正处在投委会决策过程中。

从AI技术角度的分类,和从教育角度的学科区隔与年龄段划分,共同将“AI+教育”主题下的应用场景进一步细分。

市场缺乏热点、加之AI技术的火热,也使得“教育+AI”的投资主题下出现了一定的泡沫。以至于,很多创业团队在呈递给投资人的商业计划书中,大谈“AI+”的概念。

多位受访者表示,相当比例的“教育+AI”项目都是“伪人工智能”,一些本不需要用AI解决的问题,也跟风的扯上AI的概念。

陈昱告诉记者,很多AI项目存在一种问题,就是估值和实际收入的不匹配。“一些创业团队抱着美好的愿望,认为未来能够实现规模化盈利。但从我们做投资的角度,不会仅仅因为有AI的概念,给出脱离项目商业实际的估值。”

他尤其提示说:“不是教育系统出身的创业者去做AI教育,在做以公立校为代表的B端服务时,往往会低估了渠道的必要性。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技术足够好就能进去,还需要非常优秀的渠道能力。”

数据、技术、商业

当下的人工智能公司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础设施的提供者,第二类着力于生产人工智能的加速方案,第三类是技术算法的驱动者。投资机构考察项目时,市场规模、效率提升、数据积累是主要的关注点。

“数据是人工智能时代的‘血脉’。”用王翌的话说,从流利说创办第一天开始,公司就在“疯狂的”、“不遗余力”的收集数据。

经过五年的积累,流利说已拥有全球最大的中国人英语语音数据库,并自主研发了世界领先的英语语音识别技术、语音评测引擎。这些新的产品带来了更多与B端合作的机会。

7月,流利说对外披露了与教育科技企业好未来的战略合作。双方合作的基础之一,正是流利说的口语评测技术。

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完全靠消费驱动、靠投资驱动的项目越来越不容易做,大家越来越关注有技术壁垒的项目。

双湖资本CEO张艳告诉记者:“AI的学习门槛和创业门槛都很高,我们一直在找有很强技术背景又有足够耐心的团队。”

当然,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仍然是各阶段投资机构项目判断的根本依据。

“无论是以新技术切入教育领域,还是在教育领域应用新技术,都要看是否是一个闭环的商业模式。”CMC董事总经理陈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选择“教育+AI”类项目时,会从技术层面关注团队是否有核心技术能力,从内容层面考察产品是否有可持续和差异化的竞争力。

“个性化教学是解决学习负担过重和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突破口。AI不是目的,用AI技术实现个性化学习才是目的。”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在今年7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

老师:辅助,还是取代?

受访者普遍认为,AI老师和真人老师在短期内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AI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教学的辅助手段,教学工作必须要由人来进行。

“教育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行业,机器已经能够辅助老师更高效的完成很多工作。教学效率的提高,是现在AI应用的最大价值。”音乐笔记创始人、CEO闫文闻认为。

他指出,当前的时间点谈AI取代教师还为时过早,但机器帮助人去完成重复性的工作,将在未来的2-3年中大规模实现。

“一方面,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肯定是更加自然的;另一方面,教育是反人性的,需要人去监督。把AI当作真正的老师,所有教学都由AI来完成,这在近期内不会发生。”陈昱分析。

从更长期时间来看,AI一定会在更广泛的环节改造学习的方式甚至教育形态。

“我们正站在一个历史的风口上。接下去5-10年,人类的学习方式将经历一些特别本质的变化。我们相信,在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上,将有不止一家中国公司,首先立足于中国,在这个最大的学习市场上做到领先,并走在世界舞台上,重新定义属于未来的学习。”王翌说。

“教育+AI”,未来或许能够带来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

过去几年中,CMC考察了很多家AI公司,流利说是CMC投资的首个AI项目。

CMC创始人、董事长黎瑞刚表示,AI技术飞速发展,在多个行业引起了商业模式变革,也逐渐成为人与内容连接的重要桥梁。

“华人文化与流利说合作,也是我们用AI去打通教育和媒体娱乐内容这个方向上的新的尝试探索。我们期待与流利说密切合作,在未来创造更多的可能。”黎瑞刚说。(编辑 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