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成交逾2700亿,红岭创投宣布清盘网贷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7-29 11:22

昨日,运营超过8年,“智慧的投资人”超过179万,累计投资金额超过2700亿元的红岭创投,突然宣布将清盘网贷业务。其董事长周世平给出的理由是,“网贷不是红岭擅长和看好的”。这种说法令人诧异。如果不擅长,如何能闯出如今偌大的名声?如果不看好,如何能够在这个领域耕耘超过8年之久?

周世平的言辞引发了许多人的同情。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红岭创投清盘背后有许多自身方面的原因,其赖以迅速崛起的大额标等模式,正使其承受着大量坏账、盈利困难、船大难掉头“三座大山”的压力。

7月27日,网贷行业“老兵”,以大标模式、本金垫付、股债双投等著称,交易规模长期名列业内前三的红岭创投突然宣布,将清盘网贷业务。

当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公司官网社区发帖称,“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周世平在帖子中表示,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但没有利润。过渡期三年,2020年12月31日到期,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之所以不立即清盘网贷业务,一是因为还有前几年积累下来的不良资产需要处理,二是新的转型还在过渡中。

周世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会在7月31日下午召开投资者和媒体见面会,针对大家关心的话题全面交流。资料显示,2009年3月上线的红岭创投,目前已经有超过8年的运营历史,累计成交额已经达到2701.6亿元。

每月垫付等支出超千万

作为最早一批涉足互联网金融的企业,红岭创投在业内形成了其独有的运营模式,大额借款标的、本金先行垫付、大量净值标,这些做法在令红岭创投规模迅速壮大的同时,也成为其合规路上的“拦路虎”。

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其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开始进军大额融资业务。这一模式让红岭创投交易量实现了爆发式增长。根据红岭创投公开的年度报告,2013年累计成交51亿元,当年新增26亿元;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052亿,全年新增905亿。截至2017年7月27日,记者在红岭创投官方发现,其累计成交额已经达到2701.6亿元,是其2013年时的约53倍。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与大单模式相伴的是不断增多的坏账。2014年8月,周世平首次自曝广州纸业4家公司1亿元坏账;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曝出森海园林7000万元坏账;最近的一次大额坏账则是对辉山乳业5000万元债权。根据红岭创投股东大会数据,截至2016年底,公司对公项目逾期贷款余额较上年增长了12.19%。

除大单模式外,刚性兑付也是红岭创投有别于其他P2P平台的一大特点。红岭创投开办之初便在行业内首创了本金先行垫付制度,这一制度后来也被不少平台效仿。

根据红岭创投官网的说明,投资人投资的借款标逾期后由网站风险准备金进行垫付,非VIP会员在垫付执行时享受本金50%垫付,VIP会员在垫付执行时享受本金全额垫付。

这一制度保护了投资人,但由于大额坏账的存在,也令平台承受着很大压力。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红岭创投营收达到2.15亿元,但亏损达到1.83亿元。而在2015年度,红岭创投还有2977.48万元的净利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7月8日周世平曾在官网社区发帖称,平台每个月正常的费用支出超过一千万,最大的支出是垫付成本。

净值标占比达89.34%

2016年8月,银监会等部委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

《办法》发布后,网贷平台的大单模式面临迫切的转型压力,而作为这一模式最具代表性的平台,红岭创投也于今年3月28日宣布停发大标。在今年上半年红岭创投的股东大会上,红岭创投总裁项旭曾表示,大单停发之后将通过金交所以及私募基金的方式,面向高净值客户。

不过,今年6月,央行等部门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在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在此情况下,项旭所言转型之路显然并不通畅。

此外,与其他众多谋求转型的平台一样,红岭创投也上线了分期乐购等消费金融业务,不过这一领域被认为已经成为竞争红海,要想成功转型并不容易。

在网贷平台信息中介的定位下,红岭创投方面也表示,要逐步打破刚兑。周世平在红岭创投股东大会上曾表示,未来不是像现在这样刚兑了,可能采用由平台投资人自担风险的形式实施一些过渡产品,但可能不是一步到位,要进行一些过渡产品的设计。

值得注意的是,红岭创投是业内公认的“净值标”发源地。所谓净值标,是指投资人以个人在网贷平台的净投资作为担保,在一定净值额度内发布的借款标。记者查阅红岭创投年报发现,2013年至2016年,红岭创投平台上净值标的占比逐年增高,从37%一路增长到了89.34%。

业内人士指出,净值标的原理是以待收资金作为融资项目而发布,将平台长期限普通借款标的间接拆成短期标的,会加大杠杆、放大风险,尤其是净值标相当于是平台与投资人一起在制造“资产”,一旦原始投资项目发生逾期或坏账,就可能产生风险叠加,影响净值标的还款以及多个投资人的资金安全,虚增成交量的信息披露也会对用户产生一定的误导。

周世平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净值标会降杠杆,降到管理层认可的范围,目前净值标杠杆还是偏高,“我们跟金融办承诺的是8月份停发净值标,但是我们新的线上产品会大量的增加,用线上产品来置换,把杠杆降低。”

未来或转型投资银行

“正常的兑付应该用不了三年这么长时间。但是一些逾期、坏账的处理就不好说了。”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难度很大,否则也不会定三年的时间。红岭创投前期做了一些地产项目,这些项目能否在三年内收回资金还不好说。”

民投金服CEO陈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清盘平台而言,主要障碍是坏账管理与不良资产处置,目前很多平台在遇到坏账时,首先会通过资产管理公司去解决这些不良资产,成本较高,效率也没有完全的保障。有的平台会自建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采用自建催收团队,外包催收或资产转让等方式,但同样成本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红岭创投《2016年度公司工作报告》中,项旭指出,2016年清收工作进展显著,截至2016年12月31日,已收回和盘活不良资产近25亿元,初步测算,2017年可收回和盘活60% ~80%的不良资产。

此外,周世平在红岭社区披露的信息显示,2016年至今新增对公业务不良率为3.50%,预期坏账率为0。周世平表示,虽然2016年以前的不良资产仍然需要时间处置,但红岭创投总体而言,流动性风险已经初步化解。

至于未来的转型方向,周世平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投资银行应该是未来传统银行一个转型的方向,红岭现在转型做投资银行还不算太晚,“我们通过红岭控股、通过上市公司去收购、申请牌照,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做投行业务。”

“红岭控股是管理部门,不直接经营具体业务,红岭创投目前有大量不良资产,需要花三年的时间整改、清收,达到盈亏平衡,未来通过红岭控股收购红岭创投,红岭控股实现整体上市。红岭控股今后将组建金融控股集团,以投资银行业务为主,包括证券、期货、保险、融资租赁、保理、供应链金融、汽车金融、并购重组等,并间接持有各类资产交易所。”周世平表示。

不过,在投行业务资格受到严格监管的当下,这一道路的可行性不免令人心存疑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梁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