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人民币汇率实现超预期稳定 企业应理性对外投资

21世纪经济报道 谢水旺 上海报道
2017-07-29 17:54

7月29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浦发银行联合主办的“2017年中国资产管理年会-跨境金融主题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原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以“人民币汇率与企业走出去”为题,分享了他的看法。

管涛首先谈到人民币汇率,今年上半年,不同于很多人的预期,人民币不但没有破七,反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升值。总体上,境外人民币汇率相对境内人民币汇率,是偏升值的方向。

另外,今年上半年外汇储备止跌回升,上半年外汇储备增加了463亿美元。有一种看法认为是由于外汇储备的正估值效应,确实如此。但是,管涛认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伴随着人民币汇率的企稳资本外流趋势缓解。

如今年一季度,外汇储备余额同比少减1164亿美元,其中,交易引起的外汇储备变动同比少减了1268亿美元,正估值效应下降了104亿美元。这显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由于我们资本流出的势头得到缓解,导致了外汇储备止跌回升。

那么,为什么今年上半年外汇市场没有像大家担心的那样出现进一步调整的趋势,反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反弹?

管涛分析认为,一方面是有基本面影响,包括国内经济出现企稳迹象,进而货币政策转向和金融监管加强,加之外部冲击对中国的影响减弱。今年世界经济复苏的势头比较好,外需复苏带动了中国的出口复苏,这对支持国内经济的稳定增长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除了基本面的原因,当然还有监管政策的调整。应对资本流出的压力,无外乎用价格工具和数量工具,包括让汇率浮动、用外汇储备干预市场和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今年上半年以来,扩流入、控流出的效果逐步显现。比如个人购汇,去年服务贸易购汇同比增长16%,但今年上半年,服务贸易购汇同比减少2%;比如,去年二季度以来,境外机构开始重新增加人民币债券和股票资产的配置,境内的企业和机构又重新增加了海外的融资,特别是现在境内的机构和企业外币的外债已经超出历史高点。当然,企业是否要增加海外融资,关键还要根据自己的需要,然后做出理性的判断,决定是否到海外融资。

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不能忽视,保持汇率稳定的政策公信力增强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什么是最好的汇率政策,实际上是有争议的,大家认为无论是固定、浮动、有管理浮动,都是有利有弊。基本共识是认为,没有一种汇率制度适合所有国家以及一个国家的任何时期。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企稳和外汇储备止跌回升是对看空、做空人民币势力最有力的回击。

此外,近期,企业对外投资也受到广泛关注。

在7月18日发改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发言人明确指出了受到支持的海外投资:我们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支持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按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的对外投资项目。尤其支持企业投资和经营“一带一路”建设及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经营。

谈到企业对外投资,管涛认为,应该理性看待国内企业对外投资。现在中国已是世界上第八大对外直接投资的国家。不过,不要忘记中国还是一个新兴市场,中国是跨境直接投资市场的新生力量,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从国际收支来看,跨境直接投资项下一般是顺差、净流入,但2015年开始大幅下降,到2016年直接变成了逆差。分季度数据来看,我们长期资本流动呈现一种短期化的特征,这是不正常的。

理由在于,第一,资产荒不是中国特有的,全世界都缺好的资产,这是当前低利率、宽流动性大环境下的一个普遍现象;第二,从新兴市场经验来看,它们往往经历了金融开放然后伴随着金融危机。

去年年底开始,有关部门对于一些投资领域和投资行为进行了规范。这在国际上面也是有先例的。为什么要规范国内企业到海外买不动产、买娱乐公司、买体育俱乐部?

管涛表示,日本80年代末的时候,也是买买买,去美国投资,后来都出现了问题。日本经济停滞跟当年海外投资的失败也是有一定关系的,我们希望中国的企业在做类似投资的时候,要认真地汲取其他国家在相关投资方面的经验和教训。

国内企业做海外投资,最近常用的一个手段叫做内保外贷,国内母公司提供担保,到海外进行收购。很多企业反映最近一段时间对于内保外贷政策也有所收紧。“内保外贷”肯定也是有风险的。当年的韩国就遭遇过类似的事情。一些内保外贷由于海外投资损失,“外债”变“内债”,由国内母公司承担了第一付款人责任,再次酿成了债务危机,韩国因此被卷入了亚洲金融危机。

因此,特别对于很多在成长过程中的企业,随着资产规模的做大,尤其要考虑财务的稳健性。如果负债率比较高,资产流动性不好,在市场剧烈波动的情况下面就容易出现一些风险。

另外,海外投资引起了大家对国家金融安全的担心。由于2016年我们跨境直接投资项下,直接由前些年的长期顺差变成逆差,造成了我们基础的国际收支差额经常项目加直接投资的差额占GDP比重下降,这是导致有关部门监管政策收紧的重要原因。

管涛最后总结,首先,跨境资本的有序流动最终能够实现市场与政府的双赢。其次,我们要树立正确的对外投资理念,不要简单的等同于炒外汇;第三,对外投资应该结合本企业的主业发展,如果能够服务于国家的战略,能够更好地得到政策上面的支持;最后,提醒大家要避免运动式、一窝蜂地对外投资,我们应该时刻保持冷静、理性的头脑。

(编辑:马春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