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恒勇:预期今年9月美联储开始缩表,12月或将加息

21世纪经济报道 谢水旺 上海报道
2017-07-30 08:22

7月29日,在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浦发银行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美国国际集团(AIG)首席经济学家莫恒勇以《全球经济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为题,分享了他对美国、欧元区和中国经济的看法。

莫恒勇预期,美国经济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在2.1%左右,稍高于2009年二季度美国经济见底以来的平均增速。

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家庭经历了一个非常完整的去杠杆的过程,美国消费者去杠杆的过程已经基本结束,尽管重新加杠杆的过程比较慢 。去杠杆后,美国家庭的财务指标与危机时期相比有了非常大的改善,更加健康资产负债表使得美国家庭有更多的空间来缓冲可能的经济冲击。

尽管企业负债水平有上升, 财务指标与危机时期相比有非常大的改善。同时,金融危机后银行普遍惜贷, 不良贷款率大幅下降,资本充足率显著提高。

目前,美国金融市场的良好环境也支持经济增长,包括低利率、窄企业债利差、强劲的股市和弱美元等。

美联储有两个使命,一是促进就业的最大化,二是维持稳定的通胀。第一个目标已经达到,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降至4.4%,劳工市场在收紧,但是,第二个目标一直没有完成,但通涨过去几年都在低位运行,随着劳工市场逐步收紧,预期工资会温和上扬,但上扬的工资对通胀构成的压力比80年代小很多。

综合上述因素,关于美联储缩表和加息,莫恒勇预期,美联储在2017年9月会宣布开始缩表,预计到2020年底,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会由年底的4.1万亿美元降到2.9万亿;美联储则自己做了一个估计,两年内6750亿美元的缩表大致相当于加息一次。

莫恒勇认为,如果通涨不再下滑并且经济增速有回升,12月会有另一次加息,2018年还有两次升息。联储加息也考虑到维持金融市场稳定的需要。

不过,他也表示,美元加息的时间和频率是不太确定的,反而缩表这个事情是相对比较确定的。

莫恒勇还提到了川普政府的不确定性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他认为,特朗普固然有一些措施和政策会对美国经济有一些影响,但它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特朗普从1月份上任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他也没有什么大措施,但是美国经济仍然还是保持2%的增长。

至于欧洲经济,法国大选后欧洲政治不确定性已有所减少,欧洲经济近期表现要优于美国, 核心和边缘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有改善,然而欧元区通胀依然疲软。

在他看来,欧洲央行大概率会在明年开始逐步退出量化宽松,不过,退出量化宽松具体的时间和方式仍不确定。

谈到中国经济,中国的高负债背后是国内较高的储蓄率,外债规模很小。同时,高负债也是资本市场欠发达的反映。

第五届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了国企和金融去杠杆的重要性。给国企去杠杆不可避免地会在短期内导致增长放缓,但考虑到70%的债务属于占30%产出的国企,给国企去杠杆会是给经济去杠杆、促进长期增长的最有效途径。

总结来看,一、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债务问题,已开始采取措施降低债务杠杆,具体成效取决于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         

二、预期去杠杆的过程会是渐进的,以避免短期内对经济增长的过度冲击和影响金融市场稳定,产生“去杠杆-产出收缩-价格下降”的循环加重经济衰退。

三、中国经济增长的外部经济环境有支持也有风险: 世界经济正经历十年来最广泛的同步复苏,有利于中国出口的增长; 全球货币政策从分化到逐步统一收紧可能会引起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加上短期内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的需要,这些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大去杠杆的操作上的难度。

四、在这个背景下,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可能会以相对低的速度增长(6.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