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里杨洋为什么要跳“拉面舞”?

南方周末
2017-08-07 10:35

当偶像成为一部电影的核心,,它称不上是一部电影,充其量是一部100分钟的在电影院上映的偶像写真秀,除了粉丝们会盯着流口水外,其他观众要么根本不会走进影院,要么可能是全程翻白眼看完。

最近,杨洋、刘亦菲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时,在宣传上可谓卯足了劲,但票房和口碑都被《战狼2》远远甩在身后。作为人气偶像加持的大IP,《三生三世》的票房成绩和走势,并不能称得上理想,问题到底出在哪?

杨洋的“拉面舞”:撩拨的是粉丝

必须承认,看《三生三世》的头几分钟时,笔者以为是在看《熊出没》,在一片颇为虚假的热带雨林里,一群动物在欢腾地奔跑。之后刘亦菲饰演的白浅上神去东海赴宴,那“华丽丽”的布景,像是进入了城乡结合部的儿童乐园,充斥着一种廉价塑料的质感。这个塑料质感,倒像是有先见之明一般,它奠定了整部片子的基调。

剧情很快步入正轨,白浅与夜华碰面了,此时的白浅已经丧失了前世的记忆。可夜华哪管那么多,开口就亲昵地唤她“浅浅”,配上杨洋标准的挺直的腰杆、魅惑的眼神和低音炮,旁边的女粉丝已经蠢蠢欲动了。

接下来就是让不少观众尴尬的一幕了。夜华入住白浅的青丘,并做起了饭。原来仙侠也跟我们凡人一样要煮鱼烧菜,夜华在揉面的时候,拉面变成了他手中的彩带,他就在白浅的周围舞起来了。很显然,编导们是想表现夜华在撩拨白浅。可惜啊,“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很多观众想到的是成都一位拉面小哥,一边播放着黄龄的《痒》,“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啊,痒”,一边扭捏着身体竖着兰花指跳舞。

0.gif

镜头有意给杨洋特写,一个潇洒的甩头,以及坏坏且得意的笑,动作表情都对向银幕前观众,女粉丝们终于按捺不住哇哇大叫了。这下我终于明白了:这部电影就是拍给杨洋以及刘亦菲的粉丝看的,在那一瞬间,女粉丝们都以为杨洋是在撩拨自己吧。

粉丝们的看脸时代

如果追踪近10年来中国大陆的文化现象,粉丝文化的崛起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个。虽然追星文化一直存在,但近年来的粉丝文化还是呈现出不一样的态势。其中不可忽视的一点是,粉丝们进入了一个看脸时代,颜值即正义。

以前的追星文化也看脸,但更多人对于偶像的支持,是因为偶像有才华。比如出道之时的周杰伦和朴树,颜值上并不突出,可粉丝们热爱他的才华,他们积极地买偶像的录音带,这样的支持对于一个艺人的成长至关重要,也能够促进演艺圈的进步。

现在的粉丝文化,当然也有人在意才华,但更多人看的是脸,偶像的颜值高于一切,只要偶像好看,那么他什么都是对的。所以只要是偶像参与的作品,无论质量多糟糕,粉丝都会支持;偶像的演技再差劲,粉丝都会积极鼓励,到处安利;偶像有什么负面新闻了,粉丝都是“我不听我不听,你等律师函吧”……

粉丝文化的主体,主要是90后、95后甚至00后等几乎完全在互联网语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他们更具消费能力,因此他们更愿意为偶像买单,他们对偶像爱的供养,本质上也是钱的供养。

年轻粉丝们强大的消费能力,深刻影响了影视工业的生产流程,并催生出了大量粉丝电影。传统的影视制作虽然也考虑到观众需求,但其主导思路仍是“我拍给你看”,粉丝电影则是“你想看偶像我拍偶像你看”。前者是导演、编剧主宰,从策划剧本到准备拍摄,甚至即将发行之前都还没有跟受众有太多接触;后者是粉丝主宰一切,演员是谁、怎么拍、什么时候宣传,都是基于数据分析,从立项起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预热炒作。

《三生三世》就是最典型的粉丝电影,它从一开始的选角都是粉丝投票产生的。阿里影业原CEO张强曾透露:“我们最初开会讨论的演员人选,和网友想象的演员差距非常大。民意太强大了,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来开发和运营产品是我们的出发点。因为大艺术家容易犯低级错误,而我们在内容上相信大数据,尊重网友投票。”于是阿里影业借助自己擅长的“大数据”,通过多次专业的线下调研和书迷访谈,并且参考网络投票大范围票选,最终在近20万人次参与下,刘亦菲以高达11万得票率力压高圆圆、杨幂、唐嫣等各路女神,成为呼声最高的女主角人选。果不其然,最终女主角花落刘亦菲。

“拉面舞”终究只属于粉丝

即便杨洋的“拉面舞”让不少观众鸡皮疙瘩掉一地,从商业角度来看,其实也无可厚非。因为这舞蹈是跳给粉丝们看的,这撩拨指向的也是杨洋的粉丝。《三生三世》又不是《刺客聂隐娘》,迎合粉丝诉求让粉丝掏钱消费,也算是盈利的一种捷径。

因此,除了“拉面舞”之外,《三生三世》还给了杨洋、刘亦菲那么多特写,让两人梨花带雨哭了那么多回,把两人的吻戏床戏拍得那么唯美那么“长”,也算是对粉丝们“尽职尽责”了,杨洋刘亦菲的粉丝也会在观影后给电影打上10分,并且说“值回票价”,因为他们的诉求得到了满足。

但粉丝电影的致命软肋在于,如果它只是一部拍给粉丝看、并且粉丝才喜欢看的电影,那么它注定只能是一部小众的电影,并很难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因为支撑起一部大体量、大投资的商业电影,不可能只靠偶像的粉丝,它更需要的是千千万万的路人观众。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三年来《从天儿降》《怦然星动》《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爵迹》等纷纷都扑街,因为它们除了偶像外,一无是处。反观同样在热映中的《战狼2》,它没有主打哪一位“小鲜肉”却每日收获2亿元票房,就在于它是一部合格的类型片,它让许多潜在的观众走进影院。

从类型片角度看,作为一部仙侠玄幻电影,《三生三世》就应该有仙侠片的基本特色:搭建起一个成体系、有价值观、有逻辑的玄幻世界,电影的特效就应该给观众足够的信服感,如果有更大的野心话,它还可以像《指环王》一样传递出某种价值观。可是,当《三生三世》只是一部粉丝电影,当它一味迎合粉丝诉求时,它自然就偏离了一部商业类型片的许多基本规范。

比如合格的演员和演技,实话说,刘亦菲和杨洋的演技还是有所进步的,但还是显得太过稚嫩,两人恋爱的感觉更像是高中生谈恋爱,而且杨洋能不能不要演什么都只顾着耍帅;比如合格的剧本,《三生三世》为了凸显出杨洋和刘亦菲的颜值和深情,硬是把仙侠玄幻剧写成了悲情偶像剧;比如合格的布景和特效,电影的部分特效还成,但那上世纪90年代小镇影楼的廉价布景,真是叫人看得尴尬,反正粉丝们看脸这些都是细枝末节……

《三生三世》糟糕的口碑和低于预期的票房,折射的是粉丝电影的普遍困境:当偶像成为一部电影的核心,从剧本创作到拍摄、后期制作和宣传,全部围绕着偶像展开时,那么一部电影的本质——它的剧本、表演、拍摄、制作,都可能被忽略。这时它称不上是一部电影,它充其量是一部100分钟的在电影院上映的偶像写真秀,除了粉丝们会盯着流口水外,其他观众要么根本不会走进影院,要么可能是全程翻白眼看完。(来源:南方周末)

(编辑:梁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