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位缺口371万:如何用“互联网+”解决停车难?

21世纪经济报道 危昱萍 北京报道
2017-08-09 07:00

“买得起车,养不起车。”许林(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一线城市的停车位非常紧张,让她在考虑买车的时候百般思量。

“比如广州的珠江新城,停车1个小时都要16元了。”

事实上,停车难已成为大城市的通病。

根据北京交通委的统计数据,2015年,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达561.9万辆,而备案的停车位为190.6万辆,由此计算停车位缺口高达371万个,是全国各大城市中停车位缺口最大的城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停车位缺口大,同时现有的停车位利用率又不高,25%-30%的车位处于闲置半闲置状态。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郝志兰曾表示,根据停车普查数据,北京中心城区停车位缺口85万个,而夜间公共建筑闲置空余车位63万个。

为此,北京市想出了多种办法增加供给、盘活存量。北京市力争今年出台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的草案送审稿(下称“草案送审稿”)就提到,鼓励设置立体停车设施;实行智能化管理,建立全市统一的停车综合管理系统,建设区域停车诱导系统,停车场配建停车场诱导设施等。

建议设停车位上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了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北京交通发展年报,从2013年的157.4万个,到2014年的175.8万个,到2015年的190.6万个,北京备案的停车位一直在增长,但却难以满足需求的增长。

2015年,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就出台《关于加强城市停车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鼓励建设停车楼、地下停车场、机械式立体停车库等集约化的停车设施。

而后,各大城市纷纷开始兴建机械式立体停车库。根据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发布的《2016停车行业发展白皮书》,截至2016年,我国已建成机械车位409万个,位居世界首位。江苏、浙江、陕西是机械车位分布最多的省份。北京市去年新增机械立体车位超过3万个。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分院副院长戴继锋告诉记者,建设这类立体车库可节约城市土地资源,缓解停车设施供给不足。

但记者发现,因机械立体车库建设成本高(8万-10万元/车位)、维护成本高、故障频发、使用率较低等原因,据报道,海口、温州等地部分机械立体停车库“遇冷”。北京市也有类似例子。2010年兴建的安贞医院全自动立体停车库,因收费标准与运营方估算相差甚远,在连续三年亏损后停用。

对此,清华同衡静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王杰建议可多建自走式立体车库。北京市东城区北二环小街桥西南角就有一个这样的车库。

8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探访发现,青龙胡同和育树胡同交叉口处,原本是“棚改区”的地方,如今矗立着一座以深灰色为主色调的钢架结构三层立体车库,占地2100平方米,能提供283个车位。车辆沿着坡道驶入立体车库,可自选楼层泊车。与旁边停在路面的机动车相比,立体车库内的车可免受骄阳烈日的炙烤。

“半封闭的自走式立体车库,通风、光线好。顶层可综合利用,地下可拿出20%-25%的容积率用做商业。虽然停放密度比机械式少一些,但少了维护维修等费用。”王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表示,现有框架下,停车位缺乏导致车主乱停车从而影响公共秩序,为此政府确实需要增加停车供应,满足基本停车需求。

但对于个人出行停车需求,则要站在整个城市交通的视角来看,通过市场机制、价格杠杆等手段引导个人少开车。

“政府负责规范良好的停车秩序,维护公共空间,而个人应当有停车付费的理念,买车时就要想到要为停车付出成本。”程世东说。

戴继锋也表示,单纯增加停车位供应,会刺激民众更偏好开车,这反而阻碍了交通体系良性发展。

住建部出台的《城市停车设施规划导则》就指出,各类建筑物配建停车位标准应按照差别化原则合理设定下限与上限控制标准。

深圳市规划国土资源委员会制定的《深圳市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2014)中就规定,在地铁站500米范围内的居住区,其配建停车位不能超过正常停车配建标准下限的80%。

停车APP已超200款

提高停车位利用率,是解决停车难的另一个重要途径。

“在‘互联网+’技术框架下解决停车难问题,智慧停车云平台是很好的支撑,可以实现政府、企业、市民三方共赢。”王杰说。

政府可借助静态交通大数据的支持,提升静态交通方面的科学决策能力、社会治理水平、民生难题等。

北京市的草案送审稿也提出,北京市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建立全市统一的停车综合管理系统,对停车场信息实行动态管理,实时公布停车场的分布位置、使用状况、泊位数量等情况,并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城市管理综合执法、规划国土资源、住房城乡建设等部门共享管理信息。

而停车企业可通过搭建智慧停车云平台,升级转变原有管理模式,减少人的管理,提高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这类停车场同时还能为车主提供良好的停车体验,避免出现“密室逃脱”、“第二驾校”等问题。

7月31日开通的北京最大单体停车场五棵松地下停车场就配备了智能反向寻车、提前缴费、ETC快速缴费、微信和支付宝缴费及AGV机器人停车体验等智能化管理设施。

在这些设施的基础上,车主再使用停车APP的出行前进行停车查询、预订车位,实现自动计费支付等功能,就能提高停车资源利用效率,减少因寻找停车泊位诱发的交通需求。

据王杰统计,目前市面上的停车APP已有213个。不过记者体验发现,有些APP用户体验未如人意,存在停车场信息不足、充值缴费麻烦等问题。

对此,王杰表示,停车APP想要做起来,必须规划好用户服务窗口体系、财务清算和结算金融服务体系、停车交易及取证体系、欠费追缴和信用管理体系、后台监督管理体系等。“这五大体系缺一不可。”

此外,北京市还拟推出个人或单位停车位有偿错时共享。据悉,北京市西城区已有槐柏树街市政府办公区、什刹海体校等10家单位对外开放实行共享停车。

(编辑:陈洁,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weiyp@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