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规模超5000亿银行发行的一年内同业存单拟纳入 MPA考核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奇 北京报道
2017-08-11 21:10

8月11日,央行发布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提出拟于2018 年一季度评估时起,将资产规模 5000 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 MPA 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对其他银行继续进行监测,适时再提出适当要求。

报告称,上半年央行继续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总体而言取得了较好效果。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中性,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利率水平总体适度,人民币汇率预期稳定。2017年6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同比增长9.4%;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 12.9%,比年初增加79678亿元,同比多增4362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8%,保持在年初预期增速之上。6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5.67%。6月末,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 93.29,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7744元,较上年末升值2.40%。

下一步,央行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和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的总体思路,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创新金融调控思路和方式,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增强调控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总需求管理,为结构性改革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更加注重改革创新,寓改革于调控之中,把货币政策调控与深化改革紧密结合起来,更充分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完善调控模式,强化价格型调节和传导,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畅通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着力强实抑虚,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同时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一是保持总量稳定,综合运用价、量工具和宏观审慎政策加强预调微调,调节好货币闸门。适应货币供应方式变化和金融创新发展,密切关注国内外形势变化对流动性的可能冲击,更准确地监测和把握全社会的实际融资状况,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合理安排工具搭配和操作节奏,“削峰填谷”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加强和改善宏观审慎管理,组织实施 好宏观审慎评估,逐步探索将更多金融活动和金融市场纳入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为了更全面地反映金融机构对同业融资的依赖程度,引导金融机构做好流动性管理,拟于 2018 年一季度评估时起,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 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对其他银行继续进行监测,适时再提出适当要求。

二是促进结构优化,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围绕实体经 济全面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水平,继续优化流动性的投向和结构,强化信贷政策的重要作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促进融资便利化,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继续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全力做好制造强国建设的金融服务,扎实做好钢铁、煤炭和煤电等去产能的金融服务。继续做好基础设施建设及铁路、船舶等重点行业和领域转型调整的金 融服务,加大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以及养老等新消费领 域的金融支持力度。以市场化为主,坚持可持续性和互利共赢原则,丰富并用好各种投融资方式,深入推进金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扎实做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金融服务,深入推进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农业基础设施、一二三产业融合、新型城镇化等重点领域的支持力度,严格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完善对普惠金融的货币信贷支持政策,发挥好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宏观审慎评估有关政策参数、信贷政策导向评估等对普惠金融业务的正向激励和引导作用,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健全金融扶贫工作机制,开展金融精准扶贫政策效果评估和示范区创建,加大金融精准扶贫力度,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贫困地区的信贷投放。开展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优化小微企业融资环境。加大创业担保贷款实施力度,深化科技金融结合试点, 积极探索金融支持创业创新市场化运作的长效机制,加大对科技、文化、消费、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国民经济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持力度。

三是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完善金融调控机制。进一步督促金融机构健全内控 制度,增强自主合理定价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从提高金融市场深度 入手继续培育市场基准利率和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不断健全市场化的利率形成机制。探索利率走廊机制,增强利率调控能力,进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金融市场及实体经济的传导。加强对金融机构非理性定价行为的监督管理,发挥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重要作用, 采取有效方式激励约束利率定价行为,强化行业自律和风险防范,维护公平定价秩序。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加快发展外汇市场,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原则,为基于实需原则的进出口企业提供汇率风险管理服务。进一步深化外汇管理制度改革,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支持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积极发挥本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稳步推进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直接交易市场发展,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的框架和基础设施,坚持发展改革和风险防范并重。密切关注国际形势变化对资本流动的影响,完善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

四是完善金融市场体系,切实发挥好金融市场在稳增长、调结构、 促改革和防风险方面的作用。积极促进债券市场产品创新,丰富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推动绿色金融债券评估认证相关事宜,推进资产证券化。进一步完善金融债券发行管理制度,积极发展商业银行柜台债券业务,优化债券及衍生品交易机制,健全市场化的风险处置机制,维护债券市场平稳运行。稳步推动债券市场双向开放,完善相关政策 制度安排,进一步完善“债券通”等市场基础设施跨境合作,给境外发行人和投资人创造更加友好、便利的制度环境。加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和统筹管理,维护市场安全高效运行和整体稳定。加强债券市场管理协调和跨部门监管协作,切实发挥债券市场在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优化资源配置方面的作用。

五是深化金融机构改革,通过增加供给和竞争改善金融服务。继续深化大型商业银行和其他大型金融企业改革,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优化股权结构, 形成有效的决策、执行、制衡机制,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把公司治理的要求真正落实于日常经营管理和风险控制之中。继续推 动农业银行“三农金融事业部”深化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密切 监测评估改革成效,不断提高县事业部服务县域经济的能力和水平。继续推动落实交通银行深化改革方案,不断提高其市场竞争力。推动全面落实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方案,会同有关单位根据改革 方案要求和职责分工,抓紧做好健全治理结构、业务范围划分、完善风险补偿机制、制定审慎监管办法等后续工作,通过深化改革加快建立符合中国特色、能更好地为当前经济发展服务、可持续运营的开发性和政策性金融机构及其政策环境。继续推动资产管理公司转型发展。

六是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采取多种措施,切实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根本,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保持总量稳定、促进结构优化。加强风险监测预警,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防范化解银行业不良资产风险,控制不良贷款增量。统一资产管理业务的标准规制,强化实质性和穿透式监管,减少监管套利,规范市场秩序。严格执行差别化信贷政策,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坚持积极稳妥去杠杆的总方针不动摇,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稳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积极稳妥化解累积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有效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继续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履行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把握好政策力度、节奏,稳定市场预期。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继续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加快完善存款保险风险监测和早期纠正机制,充分发挥存款保险市场化风险化解机制的作用。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坚持综合施策,有效处置金融风险点,防范道德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编辑:闫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