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配角到主角,中广核的英国路径

21世纪经济报道 师琰 伦敦报道
2017-08-12 07:00

中国近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建新核电站,核电项目管理经验非常丰富,也培养了一大批核电建设人才。这是同为核电大国的法国也比不了的,而英国更是二十多年未建过新核电站,人才、经验都奇缺。

近日一条看似不起眼的消息,在核电业引起不小震动--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简称中广核)7月下旬透过其官网披露,当月9日至15日,波兰能源部副部长率该国核能司司长及首席专家一行考察了中广核,洽谈关于波兰首座核电站合作的相关事宜。

那些怀疑者可以打消念头了,中广核当初以英国为跳板进入欧洲市场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

中广核参与英国欣克里角C系列核电站建设,被中国视为“一带一路”上的明珠项目。这个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最大一笔投资历尽波折,从2013年受邀开展前期研究,其间反复谈判,终于在去年9月尘埃落定,随着与法国电力集团和英国政府签署新建核电项目一揽子协议以及今年3月主体工程顺利开工,这家中国核电企业稳步推进各项发展计划,不单在英国站稳了脚跟,进军欧洲其它国家核电市场的筹码也在顺势增加。

前中国驻英商务公赞周小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力赞中广核在英国参与新建核电项目标志着中国核电在发达国家舞台首次亮相。“中广核是中国核电走向西方市场的开路先锋,”他说,“先熟悉市场、熟悉规则,然后再由配角变为主角,这也是个非常重要的过程。”

“华龙一号”

波兰预计今年底就会确定其核电站首选及备选地址。该国过去倚重燃煤发电,煤电占到全国总发电量八成。2014年,波兰政府确立核电计划,拟在2030至2035年间建成两座总容量600万千瓦的核电站。去年负责建设波兰首个核电站项目的波兰能源集团已开始具体的核电站环境及选址研究。

按照波兰媒体此前报道,法国电力集团(简称法电)和阿海珐、美国西屋、加拿大SNC兰万灵、韩国电力等核能集团,都曾对参与兴建波兰首座核电厂兴致浓厚。

就在这次访问期间,中国国家能源局与波兰能源部签署《中波关于民用核能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波兰客人专门参观了大亚湾核电基地以及建设中的“华龙一号”示范项目“防城港”核电二期,考察了中广核核电技术研发及中国核电设备制造的情况,并表示欢迎有经验、有资质的国际企业参与波兰核电项目,形成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中广核则称,有意愿、也有信心成为波兰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

中广核的底气,有相当一部分正是来自在最老牌核电生产国英国市场证明的实力。除了参股参建欣克利角C(HPC),中广核还将参与赛兹韦尔C(SZC)和布拉德韦尔B(BRB)两个核电站的建设。其中,前两个项目均由法电主导,采用其反应堆技术,第三个实施的项目布拉德韦尔B将使用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计划建设两台“华龙一号”机组,中方占该项目66.5%的多数股权--这也将是中国企业首次以主导者身份开发建设发达国家核电项目。

今年1月,英国核能监管办公室和英国环境署宣布已正式受理“华龙一号”进入英国通用设计审查(GDA)的申请。3月,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进行了核岛廊道第一罐混凝土浇筑,标志着这一旗舰项目主体工程顺利开工。

6月,中广核旗下三家英国子公司集体挂牌,包括投资英国BRB核电站的项目公司布拉德韦尔电力有限公司、负责“华龙一号”落地的通用核能系统有限公司(GNS)这两家新公司,以及两年前成立的英国核电项目管控平台通用核能国际有限公司(GNI)也同步迁入新址。

就在上个月,“华龙一号”的GDA准备阶段技术准备工作全部完成。按照原计划,最晚在11月中旬前,中广核与法电的合资公司GNS将正式向英国当局提交初步安全报告,完成GDA第一阶段全部审查工作。

据该项目负责人介绍,GDA最主要是针对新建核反应堆设计通用安全性和环境影响进行评估,整个GDA审查分为四个阶段,耗时五年左右,周期长、难度大、投入也大。全球有五种堆型申请了GDA,其中只有法国的EPR技术在花费66个月后通过了审查,美国的AP1000在已通过美国监管当局审查的情况下,仍被提出几十项改进意见,前后耗时约10年,才在今年3月底获得通过。

因此,一旦“华龙一号”通过英国严格的GDA,将产生很好的示范效应,增强海外市场对“华龙一号”的信心。

中广核董事长贺禹也曾公开表示,英国是中国展示核技术的最佳舞台。“还有什么地方比英国这样一个拥有先进、成熟、严格监管的市场更适合展示我们的实力呢?”他说。

超支延期风险

对一个实施周期长达几十年的系列新建核电项目来说,即便已开工走上建设正轨,出现些许波折也难以避免。

法电上月初就意外宣布,在对欣克利角两座压水式核反应机组(EPR)的计划进行“全面审核”之后,建造预算需要提高,与最初报价相比,费用将增加8%也即18.45亿欧元,达到224亿欧元;而工期也存在延后15个月完工的潜在风险。

法电强调,预算首次失控的额外花费将由法电集团(承担该项目66.5%出资)和中广核(承担33.5%出资)按比例分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英国政府当初之所以主动邀请中广核参与进来,一方面是出于资金考虑,一方面是看重其核电项目管理经验,甚至中广核的项目管理经验远比资金更重要。

曾参与当年谈判的周小明透露,英国人希望利用中国近几十年新建核电站的丰富经验,保证新建核电项目能按期完工,并把成本控制在预算内。

中国近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建新核电站,核电项目管理经验非常丰富,也培养了一大批核电建设人才。这是同为核电大国的法国也比不了的,而英国更是二十多年未建过新核电站,人才、经验都奇缺。

法国核电业在欧洲有两个采用第三代法国技术EPR的在建项目,进展均远远落后于施工计划,其中法国北部的弗拉明维尔项目延期六年、超预算70亿欧元;另一个在芬兰的项目延期十年、超预算50亿欧元,甚至因此拖垮了法国阿海珐集团,导致后者被迫由政府出手重组。而中广核在广东台山的核电项目,同样是采用EPR技术,但施工进度与原计划一致,建设成本也只有法方的一半。

到2030年,英国全国八座核反应堆七个将退役,占到供电20%的核电必须有新的能源供应如期衔接,因此英国政府希望中广核参与以确保如期交工,未来考虑采用中方技术,也是为了避免新建核电站技术过多集中在拥有多数场址的法电一家手里。

在欣克利角C项目中,是法电主导,中广核只是作为配角,要真正展示自身技术实力,只能等到第三个项目,如果一切能按照最终协议推进,中国将主导这个项目的开发、运营,并采用自主的“华龙一号”技术。

不过,面对超支和延期风险引发的外界担忧,中广核对外回应安抚称,欣克利角C项目尚处于工程建设初期,法电的评估结果是基于项目目前主要风险的预判,而根据工程建设经验看,现阶段做出项目超支和进度延后的结论,还为时尚早。

中广核还表示,作为合作伙伴,一直全力支持法电开展识别降低造价和缩短工期的机会,充分发挥中广核在核电工程建设方面的优势和经验,紧密配合法电推进该项目。

不过,中广核也迅速决定派出“救火队长”郑东山,这位英语、法语流利、拥有丰富国际化管理经验的老核电人已离任中广核集团副总经理,将担任中广核英国项目群总负责人,以加强英国项目的推进和管理。

一位中国核电业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主导中广核英国项目的郑东山亲自来英国掌舵,有利于解决目前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遇到的困境,也会帮助另外两个核电项目顺利推进。

(编辑:辛灵,如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xinlingfly200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