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金融市场开放促金融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9-13 07:00

9月7日,全球最大上市对冲基金公司英仕曼(Man Group)以外商独资私募基金管理人身份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截至目前,中国已有四家外资私募成功注册为私募管理人,分别为富达、瑞银、英仕曼和富敦。这显示了中国正在加速金融业的开放。

私募基金的开放始于去年6月30日,当日证监会表示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商独资和合资企业申请登记成为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机构,在中国境内开展二级市场证券交易等私募证券基金管理业务。今年1月5日,中基协发布《外商独资和合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备案填报说明》,外资私募备案登记的政策正式落地。

近来,强调金融业开放的声音越来越多,比如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将开放期货市场,保监会最近也邀请10家外资保险公司负责人座谈,表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上个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中强调会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对外开放范围,其中就包括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对外开放,要求明确对外开放时间表、路线图。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之后,金融业的市场化改革越来越紧迫。事实上,通过开放倒逼市场竞争,是提高市场化程度的一个重要途径。中国金融业在过去十几年的改革开放中逐渐成长,为中国金融业带来产品演变、市场建设、业务模式、管理经验等一系列变化。

但是,中国的金融业开放进程相对滞后,在今年6月,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公开表示,个别人从自身利益出发,主张对金融业进行保护,但是保护易导致懒惰、财务软约束、寻租等问题,反而使竞争力更弱,损害行业发展,市场和机构不健康、不稳定。在过去几年,中国金融体系曾面临一些风险,比如2015年的股市严重波动,就是由一些私募基金等机构通过融资不断加杠杆制造了泡沫,去年以来银行间市场也出现大量机构加杠杆套利行为,为金融市场带来风险。也就是说,中国金融业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广泛进行套利与投机活动,不仅降低了自身的竞争力,还威胁到市场的稳定。

在过去几年,中国政府试图通过与美国签订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开放金融市场,相当程度上,金融开放是谈判中的一个重要筹码。但是,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这项协议并未达成,在今年中美领导人梅湖庄园会晤之后,5月双方共同发布《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文件,该文件称,中美双方已就金融投资和服务等领域达成共识,中方承诺对美在金融业方面加大开放力度。其中将向美国大型金融企业开放市场方面小步迈进,允许美国电子支付公司在7月中旬前申请牌照,还将给予美国信用评级公司和债券承销商更多参与渠道等。

即便不考虑中美经济合作等国际因素,从中国的国内金融供给侧改革来看,有序渐进的开放金融市场也是我们推动中国金融改革的重要内容。过去四年以来,关于中国金融改革是否要以资本账户开放为最终目标有激烈的争论。但是争论的双方都支持中国金融市场应该有序对外开放,特别是在一些具体的金融理财领域,应该允许外国金融机构进入。通过这些成熟的海外金融机构竞争,推动中国金融机构自身改革。其实以开放促改革一直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

回顾历史经验,和中国其他市场领域相比,中国金融业显然有很大的开放余地。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