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很难低成本脱欧

21世纪经济报道 姚树洁
2017-10-12 07:00

姚树洁(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长江学者,宁波诺丁汉大学特聘经济学教授)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的公投结果让许多人感到意外和惊讶,尽管英国社会并不是真正的想脱离欧盟,可是投票的结果却显示脱欧派占多数。

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和2010年以后出现的欧洲债务危机,使由28个国家组成的,世界最大的经济和货币共同体经受了一次刻骨铭心的考验。10年过去了,有一半的欧盟成员国,还没有恢复到危机前的经济水平,包括英国。

中国、印度以及其它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迅速崛起,打破了美国、欧盟和日本为核心的世界经济三角体系。贸易不平衡,产业发展从西向东迅速转移,打破了这个三角所形成的世界经济格局。日本失去了发展的20年,美国的次贷危机成为世界性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欧债危机几乎把希腊、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的经济逼进了死胡同,严重拖累作为欧元区经济增长引擎的德国和法国。

英国与欧盟,尤其是德国和法国存在分歧,加上世界经济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冲击,以及对如何安置难民和吸收欧盟东扩以后所带来的移民问题,严重分裂了英国民众对欧盟的态度。为一次性解决对欧盟的分歧,前任首相卡梅伦主张公投,他本人其实喜欢英国留在欧盟,也认为公投的结果会如他所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投票的结果跟他意愿完全相反。

经济的衰弱是危机和脱欧的结果,也反映了英国本身的结构性问题,主要是经济增长与英国数十年来建立起来的福利制度严重不对称。脱欧是英国想省钱的一个举措,不过每周省下来1.9亿英镑的开支,可能远远抵不过脱欧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所以,英国在如何脱欧的问题上遇到了新的困难,那就是如何用最低的代价实现脱欧?

第一个问题是如何既脱离欧洲,又能同时享有最大的贸易和投资便利性。2017年3月29日,英国开始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与欧盟开启脱欧谈判,不管谈判的结果如何,英国必须在2019年3月29日之前离开欧盟,成为非欧盟国家。

英国目前有一半的国际贸易发生在与欧盟成员国之间,如果脱欧且无法达成特别贸易国的关税条约,那么,英国与欧盟的进出口贸易关税有可能比目前提高百分之十左右,这对英国这样非常开放的经济体将产生非常大的冲击。

特蕾莎·梅首相在2017年10月9日英欧的第五轮谈判中提出一个过渡方案,建议在2019年3月29日以后两年,英国依然享受欧盟成员国的贸易和投资优惠,同时英国承诺向欧盟缴纳两年的盟国费用。但这个提案却遭到德国和法国的坚决反对。

德、法要求英国必须先提出长期的财政解决方案。脱离欧盟之前,必须为英国已经承诺的欧盟投资计划和财政预算负责,尤其是为欧洲建设银行的投资计划和欧盟官员的退休金问题负责。这些费用加起来可能超过600亿欧元,比起英国两年的会员费要高出近30倍。

英国人当然不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可是欧盟的法律却无法让英国轻松地离开。就像有钱人的离婚一样,因为有钱,离婚代价就特别高。但英国选择脱欧,就是因为对欧盟的负担太重。英国人在公投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德国和法国会如此“坚持原则”,让英国为欧盟30年之后的事情买单。

英国脱欧谈判面对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欧盟成员国人员在英国的工作和福利问题。欧盟东扩以后,每年有数十万东欧人到英国工作,享受英国的社会福利。这是英国民众对欧盟很不满意的方面,尽管东欧移民为英国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使英国人口处于上升状态。但是,外来人口可以享受本国的就业和社会福利条件,确实给英国政府造成很大的财政包袱。脱欧以后,这些外来人口如何处置,既是一个法律问题,也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

英国脱欧谈判必须面对的第三个问题就是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的关系。英国是一个岛国,只有北爱尔兰与欧盟的一个成员国,也就是爱尔兰共和国有陆地的连结关系。在欧盟内部,南北爱尔兰的连通非常方便,贸易和人员来往也非常方便。脱欧以后,英国和欧盟就成为两个有根本区别的经济体,南北爱尔兰的关系如何处理,直接影响到双方的贸易、投资和人员交流的根本利益问题。不管是英国,还是爱尔兰共和国,都希望能够保留原来密切的关系,可是,原有的关系可能会影响欧盟的整体利益。

当前,英国国内的政治形势对保守党很不利,首先是大选没有取得绝对优势,其次是特蕾莎·梅的政治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是来自现任外交大臣,前伦敦市长波利斯·约翰逊的挑战。特蕾莎·梅主动邀请约翰逊进入内阁,而且成为政府班子里面的第二号人物。这个聪明绝顶、行事难以意料的外交大臣,开始与特蕾莎·梅背道而驰,可能成为断送特蕾莎·梅政治前程的主要人物。

英国内部不团结,是社会矛盾重重的表现,是英国经济复苏不确定的表现,也是英国脱离欧盟,走向“孤独”的表现。这个时候,英国可能离不开梅首相,可是梅首相可以与欧盟谈判的牌不多。

英欧最大的矛盾是欧盟对英国的不满,希望英国用血的代价脱离欧盟,以防今后其他成员国效仿。作为欧盟的轴心,德法两国最近两年的经济表现比较好,对欧盟信心增强。默克尔第四次连任德国总理,对德国和欧盟的政治统一非常有利。德法的一致,是欧盟经济复苏的基础,也是欧盟抗拒风险的基础,更是欧盟与英国谈判的基础。

就目前的形势看,英国已经明显是谈判的被动一方。一国抗拒27个国家,本来就是胳膊扭大腿的关系。除非英国采取“硬脱欧”形式,坚决不给欧盟分手费,但同时也要失去盟国贸易的优越条件。不管是“硬脱欧”,或是“软脱欧”,英国很难低成本脱欧。(编辑 李靖云)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