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锻压“回马枪”购亿家晶视内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维 北京报道
2017-10-28 07:00

A股“抗压”方法论

三季报有条不紊地披露,既是机构投资人寻找超预期业绩的时令,也是A股备战年报成绩单最关键的节点。但是受到行业发展限制,不少上市公司遭遇盈利压力。如何改变颓势,寻求主营业务突围以及新的盈利点成为绕不开的路径,当然,其中一举一动将是市场最关注的课题。(李新江)

下半年的转型式并购正在日趋回暖。

10月27日,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已久的南通锻压(300280.SZ)终于披露了其最新的重组进展——据其披露该公司拟发行股份购买北京亿家晶视传媒有限公司(亿家晶视)70%股份。

南通锻压觊觎亿家晶视由来已久,早在去年初该公司也曾披露预案拟收购亿家晶视等三家公司股份,后来相关申请未获得监管层的核准;而如今并购标的也由去年的三家缩减为仅余亿家晶视一家。

同一天,北京某投行人士受访时认为,南通锻压再度发布收购预案,一方面是其坚持依靠收购实现转型的动机所致,另一方面也与当下并购重组政策有所回暖有关。

而在此次收购前,南通锻压今年7月已通过现金完成了对深圳市橄榄叶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橄榄叶科技)的收购,而分析人士指出,先以现金收购确定自身的双主业基调,再发布涉及发行股份的收购预案,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跨界收购的认定。

转型式收购“二连击”

时隔近两年,亿家晶视再度成为南通锻压的目标。

南通锻压披露的收购预案显示,其拟以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方式作价9.24亿元收购亿家晶视70%的股份,其中股份购买部分为38.50%,而现金支付部分则为31.50%。财务方面,亿家晶视2015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4378万元、9186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亿家晶视0.92亿元的2016年利润计算,此次南通锻压收购价格对应PE约为14倍,而截至今年上半年亿家晶视净资产为4430.86万元,这意味着此次9.24亿元的PB估值达30倍。

值得一提的是,南通锻压早在去年就在围绕此次收购走马奔波,继去年同时拟收购亿家晶视、北京维卓、上海广润三家公司100%股份方案未被证监会核准后,其一直在策划推动此次重组继续进行。

不过在最新的方案中,此前的拟收购标的——上述三家公司的100%股份如今“缩减”为亿家晶视的70%股份。

与去年抛出收购预案不同,在此次收购前,南通锻压已针对广告领域掀起多次资本运作。

今年7月初,南通锻压耗资2.5亿元完成了对橄榄叶科技的收购,资料显示,橄榄叶科技系一家基于大数据分析的移动互联网精准广告投放供应商,而这一转型已给南通锻压带来业绩起色。据其三季报披露,其前三季度和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不低于72.33%和789.69%,其原因正是由于实现对橄榄叶科技并表所致。

而在此次收购亿家晶视的预案中,橄榄叶科技的财务状况也连带“曝光”。预案显示,今年前7个月橄榄叶科技营收已达9626万元,而前三季度净利润则为1669.68万元。

按照一位接近南通锻压人士透露,在收购亿晶科技的同时,南通锻压顺利吸收了其核心团队。

“从资产体量上看,南通锻压传统业务比新收购的橄榄叶科技更‘重’,但盈利能力来说橄榄叶科技已经超过前者了,所以这次现金收购对利润的影响很明显。”一位接近南通锻压的券商分析师指出。

事实上,南通锻压向轻资产领域的转型动作不止于上述两次收购。

例如同样在7月份南通锻压还试图通过参与并购基金形式开展跨领域的资本运作,其以子公司出资不超过3亿元,参与发起火线互联网产业并购基金,并对人工智能科技、泛娱乐文化传媒、能源互联网等新兴产业进行投资。

受益重组

在最初方案被否的一年后,同样也是前次交易决定终止的仅两个月后,南通锻压缘何急于再度发起并购重组?

在南通锻压看来,此次短期内再度启动重组的原因与其主业的不景气有直接关系。

“由于传统业务所处的金属成型机床制造行业受宏观经济影响较为明显,近年来一直处于低位运行状况。”南通锻压表示,“受到整体经济环境和行业内竞争加剧、销售价格下降、人工成本增加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公司传统业务盈利水平短期内难以达到股东预期,上市公司近年来积极谋求产业转型,寻找战略发展的突破点。”

而与诸多传统工业企业转型诉求类似,南通锻压希望以此发起向轻资产类行业的转型。

“公司这样做是觉得传统的锻压业务正在不断缩水,这样下去有损股东利益。”10月27日,一位南通锻压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以这次希望通过并购切入比较看好的移动广告市场,在传统主业的基础上创造新的赢利点,也就是说公司要推动两个主业‘双轮驱动’。”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南通锻压先期以现金形式并购橄榄叶科技,也将会对此次发行股份收购动作有所助力,也可以窥见目前上市公司实控人的主要经营思路。

“上市公司先以自有资金投资了橄榄叶科技,再发行股份购买亿家晶视。”该人士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规避了跨界并购的认定,因为和发行股份购买相比,现金收购的监管相对较为宽松,而先以现金购买,再发行股份购买同类资产,虽然后一次不属于同业并购,但也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跨界。”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所涉及的交易类型不属于同行业或上下游并购,” 中介机构第一创业证券也指出,“上市公司已初步形成传统装备制造业和现代广告服务业双轮驱动的经营模式,本次交易标的公司亿家晶视与上市公司现有广告业资产同属于现代广告服务业。”

而据一位接近南通锻压的投行人士表示,此前监管层对并购重组、再融资的强化审核,对市场环境起到了净化作用,而如今并购重组从政策面也在呈现出回暖趋势,而借此之际再次筹划重组也是南通锻压如此择时的原因之一。

下半年以来,有关并购重组的政策信号的确有所松动。今年6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证券业协会会员大会上指出,证券公司不能“只盯着承销保荐,更要在并购重组、盘活存量上做文章,为化解过剩产能、创新催化等方面提供更加专业化的服务,加快对产业转型升级的支持力度”;而随后在7月份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系统年中监管工作座谈会也强调,下一步将规范和支持上市公司并购重组。

“下半年对并购重组政策有所放松,不排除南通锻压借此之际通过并购来尽快完成转型,这也是为了降低原有业务集中度过高的风险。”上述投行人士分析称。

(编辑:李新江)

李维

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版块资深记者。致力于证券行业、资产管理、金融创新领域的报道和研究。2015年获评“南方报业年度记者”;2016年发布撰写多篇报告,并接受来自路透社、中国经营报等国内外主流媒体的采访。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