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马格伦:美股有望再创新高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姚瑶 上海报道
2017-10-30 16:22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经济顾问/前外汇策略师/投资顾问/无人机创业者,这是比帕·马格伦(Pippa Malmgren)拥有的“斜杠”人生,“斜杠”指的是不满足于“专一职业”,而选择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

可以说她的多元人生源于她的家庭教育,马格伦的父亲Harald Malmgren,先后为四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担任过首席贸易谈判代表,父亲在她的人生中扮演了政治、经济学习启蒙者的角色。

“后来我加入了金融业,在投行的交易部门待过,我尝试去扮演政治和市场间桥梁的作用。慢慢地,我在业界形成了能够用易懂的语言解释经济现象的名声。然后,就接到了小布什总统的电话,当时我们在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见了面,他邀请我为他的竞选担任顾问。他当选后,又邀请我做金融市场顾问。那期间,我们经历了安然事件和911事件,这是我在白宫的工作经历。权力容易让人陶醉,当进入椭圆形的总统办公室时,人们往往只说总统喜欢听的,而不是真相。”10月25日,马格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马格伦毕业于伦敦政经学院,据该校官网的校友介绍记载,在911恐怖袭击之后,全球75%的美债交易能力崩溃,美国股市崩盘,而马格伦只有7分钟和半页纸的空间给小布什提供建议。

“我一直在做的是用易懂、清晰的语言来解释经济,尤其是那些难以量化的现象。我现在的一个身份是投资顾问,帮助各类型的机构投资者理解投资趋势,他们往往都非常擅长以数字和模型等来理解经济,但如果只看数字,就像是只用一只眼来看世界一般。” 马格伦说。

在专访过程中,马格伦就好比是一个全球宏观策略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享了宏观政治经济和她投资观点之间的互动。

“在2007年5月,我卖掉了所有资产,包括房子,全家搬进了租赁房,因为我预感大危机要到来了。在危机过后,我趁房价低位买入了房产。此后,全球央行开始大幅量化宽松政策, 为市场注入18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还有史无前例的低利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产生通胀,抬高资产价格。”马格伦在她的著作《信号》中,表示自己不仅看到了金融危机的到来,后来还预测到了“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

展望股市有望再创新高

《21世纪》:随着全球股市不断走高,全球央行又进入加息周期,有些市场人士认为,市场太过沉溺于当下的流动性盛宴中,可能危机就在不远处?

马格伦:关于货币政策正常化,我认为全球央行会加息,但只会是一点一点加,这就好比18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被注入市场,在大海一般的资金流中,他们只取出其中的几杯。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有大量被闲置起来的现金,这些资金还在等,他们想买入股票,但大多股市都是创记录高位,他们不想高位入场,基金经理期望看到10%的下跌然后入场,但这还没发生。他们坐不住了,出现2%下跌的时候,就入场了。但全球债市前景并不利,因为目前全球债务是全球GDP的3倍,另外政府想推高通胀,这对债券非常不利,在通胀升温的环境当中,持有现金也是不利的,所以钱往哪里去呢?答案是实体经济,我关注到机构投资者的资金正在流入股市、私募股权、创办商业或者是提供融资。在这样的环境中,资产价格还会继续上涨、不断创新高。我倒不认为市场会出现崩盘,更有可能出现融涨(melt up)。可能有人会认为,如果再出现危机,政府将缺乏弹药去营救经济,尽管利率已经很低了,但他们还可以继续印钞。

我认为通胀正在重返世界经济,我所看到的信号是,好多商品的尺寸变小了,但价格不变,比如说最近可口可乐的罐子缩小了10%,相比以前,其实消费者支付了更多的钱。这是公司在成本上升中,确保利润的手段。在我看来,这是通胀回来的信号,到了一定地步,商家就会不得不涨价。

《21世纪》:最近你注意到了哪些全球宏观趋势?

马格伦:我把墨西哥比做新的中国,该国劳动力价格比中国低了20%-40%,生产质量又是遵循美国标准。现在,墨西哥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码头、运河和能源项目相继落地。

印度的班加罗尔一直以来是世界软件编码之都,但班加罗尔的成本越来越高,甚至比美国硅谷还高。我注意到,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可能是未来的编码之都。这个主要缘起于有许多硅谷的程序员去当地做公益项目,他们到了那里后,萌生了开办编码学习中心的想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为拉各斯成为下一个班加罗尔储存了巨大的潜力。

中国正在从低附加值的产品升级到更高附加值的产品,以前生产玩具,现在生产高铁、核电站等等,中国品牌正在向国际市场进发。我对中国公司的建议也是,应该从制造商品升级到建立品牌。

美国对中国赴美直接投资态度料将缓和

《21世纪》:美国政府在9月份叫停了一宗中资的半导体制造商收购案,对此有何看法?

马格伦:美国仍然有国家安全出口管制,不想让中国进入美国的一些高科技领域,欧洲倒是想把有关技术卖给中国,以此从中获益。不过,美国一直强调保护军民两用技术,但其实这比较难区分,很难说一种技术只是民用的,或只是军用的,美国近期对此的态度日趋严厉。美国仍然需要和想要外来投资,我认为美国需要中国去投资基建设施,美方的态度未来会缓和下来。半导体一贯被认为与军事关系紧密,仍将是个敏感领域,但我预计对一般的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态度会出现缓和。

 《21世纪》:我注意到,去年11月你成为了英国政府部门的顾问,具体是在做什么呢?

马格伦:目前我正在为英国政府就“脱欧”提供顾问工作,政府正在启用越来越多外部顾问来确保他们了解、理解实际情况,我在白宫工作室累积了一定的贸易反侵销、反补贴领域的经验,传统而言,作为欧盟成员国,英国都会将类似的案子提交至布鲁塞尔进行处理,不过,因为“脱欧”,现在他们需要建议一套相应的法律法规了,我在制定方面提供了一定的想法。

另外,我在英国制造商用无人机,五年之前,我决定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我与人共同成立了一家商用无人机公司,大疆无人机是我们主要的零部件供应商,机器的系统是在英国设计和完成的。我们进行了融资,目前已经有客户在非洲使用了。所以我也为英国政府提供了制造商的一些看法和经历。

金钱就像是流水,只会流向效益最大的地方,钱更喜欢流向阻力最小的经济当中,如果英国的税收、监管被提升到了高于欧盟的水平,那么英国将遇到大麻烦,但我并不认为政府会这么做。

(编辑:赵海建)

姚瑶

21世纪经济报道海外部记者。长期跟踪中国企业、机构及个人的跨境投资资金流向,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动态,还包括东亚地区宏观经济和重大产经新闻。曾多次参与达沃斯论坛和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等大型国际会议报道,曾获2016美国道富集团亚太区金融机构新闻奖年度最佳新晋记者。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