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连降未改缩水预期:监管层着重解析通道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维 北京报道
2017-11-10 07:00

资管通道业务的缩水趋势远未休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资管机构人士处获悉,证监会机构部日前在其最新一期的“机构监管情况通报”(下称通报)中,再次对机构资管业务的通道业务风险和所担责任进行提示;并介绍了两例违规案件。

监管层指出,目前有关通道业务的司法判例仍然较少,上述通报指出即便通道业务合同约定免责条款,资管机构在特定情况下仍承担风险;同时在严格的归责原则下,通道业务也无法成为资管机构的免责事由。

据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此前透露,今年二、三两季度中,机构资管中的“通道”规模累计下降超过11%。分析人士对此指出,监管层在这一时点持续提示通道业务隐患,或预示着目前政策面的降杠杆、压通道方向并不会扭转,资管机构也将在较长时间面临转型压力。

详解“通道”隐患

通道业务再次遭遇监管点名。

与以往形而上式的批判通道业务“脱离主业、没有价值”不同,此次监管层在通报中从法律认定、责任归属等技术细节,对通道业务进行了详述。

通报指出,监管层进行此次分析的目的仍是为了“引导行业正确认识通道业务法律风险,深刻理解‘通道有风险、通道不免责’。”

监管层在通报中以两起案例说明了通道业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在一家期货资管子公司嫁接通道产品出海投资港股的案例中,期货资管C公司通过投资基金子公司A的两只专户,再投向B券商的定向资管,最终完成港股投资。

通报认为,在上述结构中,受C公司投资指令指挥的“通道”——A基金专户属于“一对多”产品,而这有违证监会“一对多”产品不得开展通道业务的规定;同时,A基金子公司还存在无故支付投资顾问费的问题。

同时,作为“单一”通道的B券商由于未能勤勉尽责、落实异常交易监控而存在失职情节。

最终A、B两家资管机构均被监管层采取了行政监管措施。

“通报内容说得比较细,其实我们合规之前也做过类似的分析。”华东一家券商资管部负责人笑称,“监管的态度是不鼓励做,就算做通道,也要尽量避免可能出现的法律风险及违规操作。”

无独有偶,在另一个卷入民事纠纷的基金子公司案例中,作为涉事通道方的基金子公司遭遇合作方欺瞒拨款,但后来法院仍认定该公司存在一定过错。

“与普通投资者相比,专业投资机构在风险管理上更具优势,理应尽到专业投资机构在私募基金的资金募集、资金运用等环节所能尽到的合理注意义务。”法院认为。

通道缩水或持续

有业内人士指出,上述案例并非作证通道业务的问题,而是涉事机构操作本身存在瑕疵。

“并不是说通道业务不能做,但其实这两个案例中,资管机构的确都存在操作问题。”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投资经理表示。

而通报仍然提出,在特殊情况下,管理人仍然无法免责。例如通道业务通常会通过免责条款摘除管理人责任权利,但基于目前的司法案例审视,免责条款无法对抗第三人情况;此外在民事责任中,管理人若侵犯第三方权益且无法举证已尽责,也将默认推定其存在过错。

“考虑到管理人作为专业机构具有信息、地位等优势,需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在产生侵权纠纷时,如管理人不能证明自己已经勤勉尽责,则推定其有过错,从而须承担侵权责任。”通报指出。

在上述券商资管负责人看来,虽然监管层并未判处通道业务“死刑”,但其在这一时点再次对通道业务的风险进行警示,意味着该业务的监管环境仍处高压状态。

“去年的八条底线和基金子公司净资本监管,都是从规则上进一步收窄通道业务的空间;通报则是从法律技术提醒机构的合规问题。”上述资管业务负责人说,“但都能够看出监管层对通道业务风险的重视程度。”

事实上,在去年来的监管收紧下,通道业务的规模呈现持续萎缩。

11月4日,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也透露,机构资管规模及通道双双下降。

“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为30.19万亿元,在过去两个季度连续下降,累计降幅达10.6%。”洪磊表示,“其中,‘通道’业务下降更加显著,累计降幅达11.4%。”

“从监管通报的态度来看,降杠杆、压通道的这种趋势不会改变,通道业务持续缩水仍是大概率事件。”上述资管业务负责人坦言。(编辑:郑世凤)

李维

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版块资深记者。致力于证券行业、资产管理、金融创新领域的报道和研究。2015年获评“南方报业年度记者”;2016年发布撰写多篇报告,并接受来自路透社、中国经营报等国内外主流媒体的采访。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