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洗澡蟹”是就业市场选拔机制的产物,求职者意图在众多竞争者中美化自己的“标签”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永杰
2017-11-11 07:00

中山大学副教授 陈永杰

每年秋季,很多有意毕业后出国留学的大四毕业生,都会集中找大学老师索要推荐信。然而,这些推荐信的目标,绝大多数都是一年学制的授课式硕士课程。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最近的几篇报道,称此群体为“洗澡蟹”,亦即洗澡式地沾点海水的“海归”,并对这类学历的国内认可度及其就业前景感到担忧。

从庚子赔款被用于资助西洋留学开始,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中,留学和“海归”一直被赋予了一种漂亮的色彩。但事实上,几十年来留学的诱因与动机一直在变化之中,这种变化在过去十年尤其巨大,不必再以仰观容闳和詹天佑这类留学名人的视角来期望留学。在当下社会,“洗澡蟹”的出现,仅仅是企业筛选求职者机制的产物。

高等教育与个人的经济收入之间是什么关系?大多数人习惯用人力资本的视角来看,亦即教育提高求职者的工作能力,然后,由于聘用他们的单位得以提升生产效率,所以他们能获得更高的工资。对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或更早读大学的群体,他们找工作相对容易,不但可以选择的单位相对多、工资体面,并且大多数可以解决户口。人力资本理论完美地解释了他们的体验。然而,这种体验却不适用于最近十年的求职者——当整个社会的教育水平普遍提高,不可能所有人的收入都马上相应提高。如此一来,在大家都能上大学的年代,怎样令自己更容易获得收入高的用人单位的青睐,就是求职者不得不去思考的一件事。他们能找到的工具,只能是学历这个标签。

把高等教育更多地看成是一种标签,正是筛选理论的观点。不妨看这样的例子:同样以本科生为招聘对象的岗位,HR在扩招前很难找到合适人选,但到了今天,他们发出去一个招聘信息,半天就可能收回来过百份简历,学历都合资格,那怎么挑选呢?标签随之水涨船高,就成了必有之义了。

在当代中国,公务员考试的笔试环节,一个普通高校的毕业生可以与名校毕业生公平较量,再激烈也很公平。但是在市场部门,尤其是强势企业的招聘,就来得额外残酷:基本上是先筛选学历,再决定面试名单。毕竟HR的精力有限,无法全部人都面试,那就只好用学历这个标签来把看似最好的竞争者筛选出来。对于求职者而言,学历这个标签,有学校指标也有学历层级指标。如果无法在高考中改写前者,唯一可以改变的是后者。

这就是考研热与出国热,以及出国热之中为何“洗澡蟹”盛行的就业市场背景:企业的HR借用国内外高校的招生门槛来实现对海量求职者的“提前批”筛选。

应该承认,这是一种市场行为,供求之间的不平衡,在经济学者看来,市场会自动调节。然而,在几十万人出国留学的当下,企业HR桌上的“海归简历”,重复出了类似于本科学历那样的盛景,从而出现了标签必须再细化的必要。这就是相关报道中指出的,部分“洗澡蟹”前景不被看好的原因。说到底,现时各大企业HR团队面对的应聘者里,既不缺国内研究生,也不乏上一代“海归”的情况下,要做到再进一步细化标签,并不难。

就当下就业市场看到的情况而言,其实HR发展出来的细化标签,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对海外高校进行类似于国内高校的分类分级,另一种是同时参考求职者的本科毕业学校及专业。HR应用标签筛选依然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因为好的岗位总是求过于供。

回到最根本的问题上,就是中国的“洗澡蟹”为何会大量出现?这恐怕与高校专业设置与就业市场的需求是否相适应有关。中国的经济以制造业为主,但高校的扩招,当年为了节省成本,较多出现在并不需要实验设备的文科专业之中。文科生一般要在服务业求职,但只有高端服务业才能提供大学生期望的职位。“洗澡蟹”多集中在商经金管类一年硕士课程,正是这个问题的反映。国家目前正在推“双创”政策,如果更多的学生能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有创意和创业空间的新型专业,不扎堆在商经金管类专业,这场在求职者与HR之间,为了岗位面试机会而进行的经年“战役”,或许才会有终结的希望。(编辑 欧阳觅剑)

X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