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银行东盟及南亚地区行政总裁马思安: 支持“一带一路”已成集团战略重点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上海报道
2017-11-14 07:00

渣打银行也在积极推动人民币在当地的普及并扩大使用。比如我们会定期举行会议,指导当地银行如何开设人民币账户,协助当地银行接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帮助他们了解人民币业务操作流程。

据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估算,2016年至2020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至少在10.6万亿美元以上,资金短缺问题是“一带一路”众多基建项目的主要挑战之一。

这也让众多外资银行看到其中的巨大商机。

11月初,渣打银行东盟及南亚地区行政总裁马思安(Anna Marrs)率领辖区内十几个国家分支机构高管前往中国,专门与渣打银行中国团队围绕一带一路基建项目金融服务进行沟通协调。

“事实上,支持‘一带一路’已经成为整个渣打集团的战略重点。”马思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

在她看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进,外资银行在其中也将扮演重要角色。首先,外资银行凭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十年的运营经验,能为中国企业提供一系列基建项目风险管理、多元化融资、项目可持续商业性规划方面的综合金融解决方案;其次,外资银行众多的分支机构,能第一时间协调解决中国企业在当地遇到的各类业务难题;最后,外资银行可以与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合作,拓宽“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募资渠道与额度,在分散资金投资风险同时降低项目融资成本。

为“一带一路”基建提供三大金融服务

《21世纪》:东盟与南亚地区当前经济发展状况如何,“一带一路”倡议在当地的落实状况与发展前景如何?

马思安:当前东盟与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有三大亮点。

一是GDP增速非常高。近年东盟地区年GDP增速达到5%,南亚地区更是达到7%。其中,老挝和柬埔寨的GDP年均增速基本保持在8%以上,孟加拉国过去几年也维持7%左右的高速增长。

二是年轻人口众多创造了巨大的人口红利效应。当前东盟与南亚地区处于工作年龄的人口占人口总数的60%,未来数年,全球30%的新增就业人口将来自南亚地区。其中,印度将是一个主要的劳动力增长大国。

三是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日益旺盛。过去10年东盟与南亚地区贸易增长了7000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不少地区基础设施相对薄弱,导致商品物流成本较高,这恰恰给“一带一路”倡议落地带来巨大机遇,“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将进一步完善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

因此,我们预测“一带一路”倡议下,约60%大型基建项目将在东盟与南亚国家落地。

目前,渣打银行在东盟与南亚地区的“一带一路”倡议合作也在提速,去年参与了40个相关的重大基建项目,比如在孟加拉国完成了中信保牵头承保的电信项目等。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对菲律宾、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等有众多港口、公路、桥梁、铁路等基建项目投资,在马来西亚有不少能源领域投资,我们都会积极争取参与,并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

《21世纪》:渣打银行为东盟及南亚地区的“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提供哪些金融服务?

马思安:我们主要提供三大金融服务。首先是项目融资,我们先对“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性质进行界定,是政府财政支持的,还是纯商业化运作的项目,因为它的资金来源有很大不同,前者我们可以寻找多边金融机构(比如亚洲基建投资银行)以及大型政策性银行提供主要的项目融资;针对后者,我们先要评估其中长期运作风险以及可持续的商业盈利性,再决定寻找哪些私营部门(主要指海外对冲基金、商业银行等)合作募资。

现在,东盟与南亚地区资金相对宽裕且多元化,很多私营机构都渴望参与“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因此有时机构为了争夺优质项目,会将融资利率报价压得很低。

其次是项目风险管理。尤其是很多基建项目的投资周期长达数十年,项目如何规避各种政策风险与经济周期切换,渣打银行通过在东南亚地区多年的运营经验,在项目交易结构设计方面做出有前瞻性的预估,并提供金融解决方案帮助化解风险。

第三,提升“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在商业领域的可行性,确保这些项目在长期内都可以创造稳健的现金流。将会在项目设计初期就考虑商业可行性,在不会浪费投资建设资金同时发挥其最大的经济效应与社会效应。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与防范外汇风险

《21世纪》:在“一带一路”倡议持续推进下,人民币在东盟和南亚地区的运用范围是否持续扩大?在你看来,人民币要在这些地区和国家成为储备货币,还需突破哪些瓶颈?

马思安:这些年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下,人民币在东盟及南亚地区的使用范畴正日益扩大,当地企业与金融机构对人民币的兴趣也在提升。其中一个明显的迹象是,尽管人民币还不是当地的主要结算货币,但越来越多基建项目都包括了美元、人民币与当地货币结算。

过去数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21个国家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在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人民币结算行,这对人民币在当地的流通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渣打银行也在积极推动人民币在当地的普及并扩大使用。比如我们会定期举行会议,指导当地银行如何开设人民币账户,协助当地银行接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帮助他们了解人民币业务操作流程,扩大人民币业务在当地投资贸易与资产储备方面的使用范畴。

《21世纪》:由于东盟及南亚地区近年汇率波动较大,一些中国企业担心前往这些国家和地区参与基建投资与开展跨境贸易,可能承担较高的汇兑损失风险,这个瓶颈该如何解决?

马思安:相比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期,当前东盟及南亚地区很多国家通过积极扩充外汇储备,以及完善政府财政收支平衡等措施,对抗货币波动的能力有了大幅提升。

但是,中国企业不能低估汇率风险。其中包括两大风险考量,一是在当前美元持续加息的压力下,东南亚国家货币下跌压力到底有多大,企业是否已经拥有全面的外汇期权交易方案,以规避汇率大幅波动风险;二是东南亚国家央行会不会调整外汇管理措施加强资本跨境流动,导致中国企业难以按时兑换资金并造成额外损失。渣打银行所能做的,是借助在东南亚部分国家的逾百年经营历史,及时洞察这些国家外汇管理政策是否存在调整痕迹,尽早向中国企业提供针对性的操作建议。

这里我介绍一个案例,不久前渣打银行为西部地区一家大型国企提供了一套跨境资金池管理体系,这个跨境资金池跨越了22个国家,涵盖了汇率管理、资金归集、现金管理、贸易融资等服务,方便这家国企能根据不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能出现的外汇管理措施,及时调拨资金或兑换货币。

《21世纪》:11月初你带领渣打银行东盟及南亚地区分支机构高管与中国团队做了深入沟通,能否透露一下双方在“一带一路”倡议落地方面形成哪些新的合作共识?

马思安:说起业务合作共识,这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

一是人员配置方面,为了满足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投资建设、贸易方面的各种需求,渣打银行在不少国家设立了中国企业海外服务处,由专职人员向中国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因此我们此行主要与中国团队讨论在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尼泊尔等国家和地区如何增加懂中文的客户经理,进一步满足中国企业的金融服务需求。

二是在加强沟通与业务协调方面,此次东盟及南亚地区分支机构高管与中国团队做了面对面沟通,了解中国企业的实际业务需求,并尝试设计相应的业务沟通机制与金融解决方案。

三是此次我们专门拜访了一些中国企业客户,了解他们对“一带一路”业务拓展的实际需求,回去后相应地优化当地业务流程结构,提供更具针对性的金融服务。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

X

分享成功